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5章 可不可以给我来一杯柳橙汁?
    宋骏听她语气这么客气,便笑着回应:“这有什么麻烦的,就让他们一块玩吧。”

    小雅和子煜也常去海滨别墅找辰辰和月月玩,孩子们在一块会玩得更开心。

    池安夏听他答应的这么痛快,赶紧说道:“那太谢谢宋哥了!”

    宋骏依旧笑容温和地回应:“别跟我客气,快去吧。”

    “好的,那我这就走了。”

    池安夏说完就跟孩子们打招呼:“宝贝们,你们要乖哦,妈咪很快回来接你们!”

    辰辰和月月听了,赶紧扭过头来说道:“妈咪,你放心去吧,我们会很乖的!”

    在车上,池安夏已经跟他们打好招呼了,只是孩子们不知道她要去哪。

    见孩子们没有一件,池安夏挥挥手就转身上了车。

    宋骏看着目送池安夏离开,回身便说道:“小雅,快请你的好朋友们去我们家吧。”

    宋娴雅点点头就说道:“你们快跟我回家,今天美怡妈妈说要给我做好吃的!”

    可是一提到她的美怡妈妈,墨希辰漂亮白净的小脸上就不太喜欢了。

    那个阿姨每一次看见他和妹妹,就摆出一副难看的嘴脸。

    甚至又一次,林美怡还故意在他和妹妹的饭菜里多加了盐,害他们根本吃不下去。

    想到此,辰辰就觉得一阵恶心,拉着小雅的手就说:“我们就不去你家吃饭了,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吃披萨吧。”

    月月也跟着哥哥一块说:“我们去吃德克士吧!我好像吃那里的海鲜披萨!”

    辰辰扭头看了一眼小吃货的妹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提到吃,月月可是总能一下想起来要吃什么。

    只有小峰站在一旁,一直不说话。

    小雅立马回应道:“好呀,好呀!我们就去德克士吃披萨吧!老爸,好不好?”

    宋骏看着小雅今天这么高兴,只好答应道:“那好吧,我们今天就不会家吃了,一块去吃德克士吧,等哥哥回来让他直接去哪里找我们。”

    这一下小雅可是高兴坏了,都忘了在牙医那拔牙的时候掉了多少小眼泪了。

    说着话,宋骏就让孩子们都坐上车,开着车直接去了附近的德克士......

    也降临,酒吧正是灯红酒绿、杯光交错中。

    池安夏很少来酒吧这类地方消遣,看见酒吧里昏暗的光线,就有点不适应。

    几个喝得有些醉醺醺的男人看见她这张陌生的面孔,还想走近来调戏下。

    毕竟像她这样良家妇女的打扮在酒吧里是很少见的,更何况她也长相出众脱俗,一眼就能让人注意到。

    就见其中一个瘦高个上来就喊:“美女,我们老大想请你喝杯酒。”

    池安夏看见这样的人就没有好脸色,冷喝一声:“滚开!”

    旁边就有个胖点的过来就说:“吆,这大姐挺厉害,我们老大喜欢!”

    说着,两个男人就想把她拉到他们老大那边去坐。

    不等池安夏开口,就听有人呵斥道:“都管我滚开!”

    那两个混混一扭头吓得脸色瞬间都白了,赶紧转身溜走人了。

    池安夏抬眸看过去,就见正是薄绍言走过来,占到了她的面前。

    而且薄绍言今天竟然穿了一身灰色圆领套头衫配黑色长裤,脚上竟然是双运动鞋,就连头发都有些凌乱,脸上还冒出一些胡须的青茬。

    她都很少看见薄绍言这么休闲随意过,诧异了下就打招呼道:“刚才没认出你来。”

    薄绍言扯扯嘴角,就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坐下陪我喝一杯吧。”

    说着,他就转身朝着后面的酒吧吧台走了过去,而吧台上早已经放着一杯威士忌。

    池安夏只好先跟着坐过去,就开口问道:“薄绍言,你真的知道筱筱在哪吗?”

    薄绍言就知道她会最关心这个话题。

    他喝了一口威士忌,才回答道:“那是当然了。”

    池安夏紧跟着追问道:“那林萧然呢?他们兄妹有没有在一起?”

    薄绍言看着她说道:“林萧然我就不知道了,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林筱筱在哪。”

    池安夏有些着急地说道:“那你快告诉我,我一直找了她很久。”

    “那你还没有告诉我小薇在哪?”

    “这个......”

    池安夏还是犹豫了一下。

    毕竟沈乐薇走之前跟她说过,以后再也不想回来了。

    想了想,她才开口说道:“你先告诉我林筱筱在哪,我就告诉你沈乐薇的消息。”

    薄绍言就知道她不会这么容易说出来,笑了笑说道:“那好吧,跟我喝杯酒,我就告诉你。”

    池安夏一下愣住了,没有立刻开口说话,她更不想再这种环境下喝得醉醺醺的。

    愣了片刻,她才试探性地问道:“可不可以给我来一杯柳橙汁?”

    薄绍言摇头拒绝道:“不行,既然来了就得要陪我喝酒。”

    池安夏见跟他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跟酒保说:“那给我来杯啤酒。”

    薄绍言见她今天终于肯跟自己喝酒了,略有些沧桑的俊脸上浮现出一些惊喜和意外。

    曾经他和她刚认识的那年,他怎么要求甚至央求她陪自己喝酒都不来。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这个小女人还是答应了。

    既然要喝酒,那就跟她和一样的吧。

    于是薄绍言扭头就跟酒保交代道:“给我也换成啤酒。”

    酒保立刻点头应声,将一瓶啤酒现场打开,分别倒在两个杯子里递过来。

    池安夏看着酒保把两杯啤酒都倒满了,端起一杯来就大口喝起来,一口气喝到一半。

    可是由于喝得有点急,还没喝完就猛地一阵咳嗽起来:“咳咳咳......”

    薄绍言立马抬起大手就伸过去给她拍背,边拍边关心道:“你干嘛喝这么急?”

    池安夏把他的手立马挡开,把酒杯放下就问道:“这样可以了吧?咳......”

    说着,她就又咳了几声,眼泪都咳出来了。

    她不是一点酒量都没有,而是这几年都没有大口大口喝啤酒了。  薄绍言见她喝得这么卖力,指着酒保说道:“把报纸给本少爷拿上来。”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