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难道是对她已经没兴趣了吗?
    说完,他就扭头在池安夏的耳边沉声说道:“老婆,我们回家吧。”

    池安夏只好说道:“爸妈,那我们改天再过来看你们。”

    随后墨厉城便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安夏的身上,带着三个孩子就离开池家,坐进车里。

    池国雄和沈乐薇还送出了池家门外,看着他们上车走远。

    池国雄还自言自语地嘟囔:“菜还没做好,酒也没有喝上一口,就这么走了。”

    沈乐薇杵了他一下,就说道:“你知道什么?我看夏夏和厉城八成是又闹别扭了。”

    她可是过来人,早就看出来女儿跟女婿好像比以前生份好多。

    她也了解自己的女儿的脾气,有什么事都装在心里。

    但愿女儿和女婿这次只是闹点小矛盾,不会有大问题,否则她也跟着操心......

    池安夏跟着墨厉城回了海滨别墅就直接进了主卧,三个孩子也自己会房间去睡觉了。

    就见墨厉城一进来就开始扯掉领带,然后修长的手指就一粒一粒解开衬衣上的领口和袖口的纽扣,动作优雅而性感。

    池安夏看在眼里,身子一僵便有些紧张地问道:“老公,你现在要休息吗?”

    她知道墨厉城最近休息都很晚,很多时候都是她已经睡着了,他才睡。

    而且每次她醒了的时候,就见墨厉城早已经出门了。

    可是看现在的情况,他是要跟她一起睡的。

    墨厉城已经解开第三粒扣子,停下来说道:“我先去洗个澡。”

    池安夏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现在就睡觉就好。

    随后她就看着男人高大性感的身影从面前转身,迈着长腿走进了浴室里。

    她也赶紧换上一身保暖的睡袍,坐在床上上网找找室内设计的兼职。

    顺便让同行们帮她打听下林筱筱的下落。

    只要林筱筱还在室内设计这一行,应该还是能有办法找到。

    成为一位全球知名的设计师可是林筱筱曾经的毕生愿望,应该不会轻易放弃的!

    可墨厉城答应她,给她两个月的时间去找林筱筱,所以得要尽快找。

    然而墨厉城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她正在看手机。

    他走过来就沉声提醒道:“又在上网吗?”

    “哦,你洗好了?”

    池安夏心上一怔,赶紧抬起头来。

    就见他精赤着上半身,下半身只围了一条浴巾。

    刚洗完澡的原因,墨厉城额前短发上的水珠还在一颗一颗往下滴着,划过精致绝伦的脸庞,顺着肌理分明的胸腹肌往下淌着,最后没入腰间的浴巾里。

    他正一边走过来,一边用干毛巾擦拭着头顶的湿发,手臂上的肌肉也十分有型。

    这样的画面,着实让她感觉一阵儿心跳加速。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期待着他接下来扑倒自己,然后热吻到床上翻滚。

    可是现在,她竟然除了心跳加速意外,更多的是紧张和不安。

    毕竟现在她还不能满足男人那方面的要求。

    却见墨厉城直接走到床边来,俯身就吻上她的嘴唇。

    四唇相抵,池安夏心里更加紧张,肩膀跟着微微抽了一下。

    她的鼻息间还能闻到男人身上好闻的沐浴露的清香,混合着男性的荷尔蒙。

    然而墨厉城只是轻吻了一下,便沉声说道:“晚上早点睡,我先下楼去处理工作。”

    说完,他就拎起床头的睡袍穿在身上了,然后转身就朝主卧的房门走去了。

    池安夏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就这么离开了,心里反倒有些失落。

    墨厉城好像也在尽量避免着跟她亲密接触。

    难道是对她已经没兴趣了吗?

    这一整晚,池安夏反倒失眠了,碾转反侧地睡不着了。

    她是一旦失眠就喜欢胡思乱想,莫名就想到了叶老临终前对她说:“小心墨厉城!”

    再联想到叶老的葬礼上,叶寒琛冰凉的手拉着她的手,好像有什么话要跟她说。

    想到这,池安夏索性也睡不着就给叶寒琛打过去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就听见手机听筒里传来男人清冷的嗓音:“安夏,有事吗?”

    池安夏有些担心地问道:“叶少,我现在打电话没有打扰你吧?”

    她是担心如果苏澜心在他身边的话,会误会她跟叶寒琛的关系。

    就听叶寒琛直接回应道:“不会打扰,我现在一个人在书房。”

    听语气,貌似他还沉浸在爷爷刚刚离世的悲痛心情里。

    池安夏这才开口:“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问吧。”

    叶寒琛的声音更低了几度。

    池安夏直接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话音落下,手机听筒里忽然安静了好几秒钟,才听见他的声音:“你怎么这么问?”

    池安夏心上沉了一下,便说道:“葬礼那天,你拉着我的手,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叶寒琛在电话里声音低哑地回应道:“我原本是有话想对你说......”

    说到这,他又顿了一下,好像是在酝酿什么情绪。

    然而他这一顿,却让池安夏心里更紧张。

    就听叶寒琛在电话那端又说道:“算了,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你能幸福就好。”

    可听他这么反复的态度,池安夏心里更确定是有事情瞒着她。

    难不成叶老临终前的提醒,是真的隐藏了有什么阴谋?

    “寒琛,你必须得告诉我!”

    池安夏从床上坐起来,大声说道:“我把你当朋友,请你也不要有事情瞒着我!”

    叶寒琛见她这么坚持,叹了口气才肯说:“那好吧,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无疑是要让池安夏一下把心脏提到嗓子眼的节奏。

    “其实我们叶家根本没有薄老的遗嘱,那份公布的遗嘱是假的。”

    “什么?”池安夏脑袋像是被什么重物猛地砸了一下。

    “我爷爷只能证明你和薄老是隔代血亲,但那份证明也是假的。”叶寒琛又将一个直接证明她是薄氏继承人身份的物证给否认了。  “那为什么要作假?难道是有人要你们这样做?”池安夏立刻想到这里。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