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4章 要是她老公,非得把他直接阉了!
    乔心暖都被他看的脸有点发烫,那种眼神好像是要从头到脚把她剥光是的。

    于是她脚步一顿,就生气地说道:“看够了吗?小心看进眼里拔不出来了!”

    “那也是因为乔小姐穿这身裙子实在是太漂亮了,都让我看入迷了!”

    肖若白这才发现自己着实有点失态,收回视线来就自嘲地笑起来。

    看来他眼光还真不错。

    给她挑选的这几件衣服都很漂亮!

    这么多年来,他可从来没有因为看见一个女人这么失态过。

    如果有的话,那肯定也是他喝醉酒,或者做梦的时候,总之一醒来就忘记那种。

    乔心暖扯扯嘴角,就说道:“你放心,衣服我会还回来的,或者我回头把衣服折成钱给你,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我换下来的湿衣服就行。”

    肖若白桃花眼微眯着回应道:“我跟你之间还用得上麻烦吗?衣服你只管穿吧。”

    乔心暖不由得挑挑眉,便说道:“那不行,我和你的关系可没那么亲近。”

    她还想问问这是哪个女人留下来的呢。

    总是没有正常交往的男女,绝对不能收对方的钱或物——这是她的原则!

    却见肖若白起身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不要现在出去吃个饭?”

    说着,他就抬起左手,示意了一下名贵腕表上的时间。

    乔心暖这才意识到,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她开口就说:“抱歉,吃饭就算了,我今天有点累,想早点回去休息。”

    说着,她就拿上自己来时的小背包,就要赶紧离开,仿佛这里是龙潭虎穴。

    肖若白见她要走,赶忙上前,伸手拦在她面前便说道:“你就这么打算走了吗?”

    乔心暖被他拦住,下意识地往后一退,正好退到墙角的鞋柜上。

    心跳猛地落了一拍,便问道:“你还想要干什么?”

    难不成为了一身衣服,他还要强行留下他吗?

    就见肖若白往前站了一步,抬起一只手就摁在她身后的鞋柜上。

    随即便听他语速缓缓地说道:“我是想说,如果你累了,我们可以在家里吃。”

    说话间,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她那双明媚的眼眸,微微眨动间就带着清纯与妩媚的两种风情,恨不得现在把她留下来慢慢细琢慢咽地品尝她的味道。

    因为两个人之间距离实在有点紧,只要他再靠近一点就会发生肢体碰撞。

    乔心暖只能收着腹往后仰着身子,瞪着两只眼睛警惕地看着他。

    “你确定要在家吃?我可说明,我不会做。”

    她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拒绝,可看在肖若白的眼里分明是邀请。

    就听他语气婉转地说道:“我可没有说让你做饭,你只用等着我,我来做。”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乔心暖再想拒绝,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她顿了一下,只好应声:“那我就勉为其难,尝尝你做的饭能不能吃吧。”

    肖若白勾唇笑了笑,桃花眼微微眯起,便说道:“那你就先在沙发那等着我一下。”

    说完,他将手从乔心暖的身后移开,身子也退后一步然后转身朝着厨房走去了。

    乔心暖这才猛地松了一口气,心脏却忽然扑通扑通跳起来。

    真是没出息!她竟然又为这个男人心跳加速了。

    要是刚才正好被他的正牌女友进来看见,那可有的解释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吸引力,她现在竟然有点期待吃到肖若白做的饭。

    为了判断肖若白确实是去厨房做饭了,她往沙发那边走的时候特意朝厨房看了一眼。

    就见那个男人高大的身影果真正在厨房忙碌着,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衣和黑长裤,腰间还系着一条蓝白格子的围裙,远远地看过去果真有点居家男人的味道。

    乔心暖看了他,竟然有一秒钟的错觉,以后找个会做饭的男人结婚也不错呢。

    然而她很快就清醒过来,长得帅又挣钱多,又会做饭又能怎么样?

    还不是照样在外面花天酒地,左搂右抱地不回家!

    要是她老公,非得把他直接阉了!

    如此想着,她朝肖若白做了一个咬牙的动作,就转身朝沙发前走了过去。

    而肖若白在厨房里忙活着,还没有看到乔心暖在他身后的小动作,继续忙着烹饪。

    他可是一直都喜欢自己煮东西吃,因为他有洁癖,所以一般外面的东西不会轻易吃。

    今天他想给乔心暖做一顿拿手的海鲜烩面,但是把大虾和海蛎从冰箱里拿出来,清洗完又犹豫了一下。

    他可还没有确定那个丫头究竟能不能吃海鲜,万一过敏的话就不好了。

    肖若白只好把手擦试一下,就转身去客厅打算先问一下。

    然而他走到沙发前,刚好张口,就看见乔心暖竟然半仰着沙发里打瞌睡呢。

    看着那丫头抱着抱枕,脑袋歪在一旁的沙发后靠背上的样子,他不禁笑了起来。

    看来今天她是真的累坏了,那就不要打搅她,让她在那好好睡一觉吧。

    不过肖若白又担心她着凉,特意去楼上拿下一跳毛毯来。

    因为怕吵醒她,他还轻声地走到她身边,俯低身子才将毛毯帮她盖好。

    然而乔心暖就好像睡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肖若白看她睡着这么沉,就在她头顶上方看了好一会儿。

    他忽然发现这个丫头长得真是越来越耐看,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不算多精致,可是却给他很舒服的感觉,长而密实的眼睫紧紧闭着,一根一根都能数的过来。

    小小的鼻梁下,嘴唇略厚还有点上翘,粉红粉红的颜色很诱人。

    这张小嘴就像是两片樱桃果冻,诱人欲亲芳泽。

    这个丫头真的越看越像是在哪里见过了。

    难不成真的是他某次喝醉酒后,或者是哪个午夜梦回的时候见过?

    然而他也一时想不起来,只想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嘴唇上吻一下,轻轻地,柔柔地。

    乔心暖感觉有人在亲她,捧着她的脸像是在吸允果冻一样。  一下一下地,让她心里发痒......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