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怎么什么事都跟我扯上关系?
    但当着叶家人的面,她只能点头说道:“那好吧,既然是叶少请来的贵宾,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薄绍言看着她,就又说道:“这么巧,刚好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离我远点!我跟你无话可说!”

    池安夏立刻打断她,便转身往一旁的角落走了过去。

    谁料薄绍言就想一块甩不掉的膏药一样,紧跟着就走过来。

    这下气得池安夏心里都想炸毛,回身就冷声问道:“你还想要跟我到哪?”

    却见薄绍言站在她面前,开口说道:“只要你告诉我小薇在哪,我就走开。”

    池安夏清澈的小鹿眸微眯着,疑惑地问道:“什么?你问我沈乐薇?”

    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向来自命不凡的大少爷居然挂念着沈乐薇。

    为了追问沈乐薇的下落,他今天竟然这么粘着自己?

    薄绍言抿了下薄薄的嘴唇,又重复一遍:“对,只要你告诉我沈乐薇在哪。”

    池安夏真想好好讽刺讽刺这个大少爷一顿:“当初在你身边的时候不珍惜,现在人走了,你才想着把人追回来吗?告诉你,已经晚了八百年了!”

    可是在叶家灵堂上,她只能先忍着脾气,就说了一句:“想知道?做梦!”

    说着,她就想走出灵堂,到外面去透透空气。

    可就在这时,从外面跑进来的佣人喊道:“孙少爷,不好了!”

    灵堂里所有人都猛地一怔,全都扭头看过去,池安夏的脚步也猛地一怔。

    就见那个佣人跑进来就大喘着气报告道:“少爷,大门......大门口来了好多、好多记者......”

    叶寒琛这才慢慢抬头看过去,声音微哑地训斥道:“慌什么?不就是几个记者吗?”

    可池安夏听到那句“好多、好多记者”,心里就猛地一惊。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薄绍言,就问道:“该不会是你带来的吧?”

    叶家早就已经答应,暂时不会对外公开叶老的死讯,外面的记者又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什么事都跟我扯上关系?”

    薄绍言撇撇嘴巴,就又说道:“再说,叶老的葬礼,被记者知道不是迟早的事吗?”

    池安夏听他这口气,就生气地问道:“这么看来,那些记者真的是你叫来的?”

    薄绍言不承认,也不否认,反倒问道:“这又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搞得这么神秘,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阴谋吗?”

    池安夏清亮的眼睛瞪着他,气恼地回道:“还不是为了防止你这种人的阴谋破坏!”

    叶寒琛没有心思听他们争执,现在要紧的是处理外面的媒体记者。

    眉心皱了皱,随即吩咐道:“先把大门关紧吧。”

    今天是爷爷下葬的日期,他可不想让爷爷收到外界媒体的打搅。

    不过今天应该前来悼念的亲朋古旧,他倒是已经一一通知了,就等着下午来送葬了。

    所以说现在大门外的记者也可能不是薄绍言叫来的,而是从别的宾客口中得知的。

    不管怎么样,只要今天下午把爷爷的棺椁顺利安葬了就可以了。

    只要不让还在监狱里准备服刑的二叔知道就行。

    中午过后,北城上空的天空更阴沉了几分,好像随时都要下雨是的。

    墨厉城和肖若白也是下午两点多才到的叶家鸿园,就已经有十几个宾客已经到了。

    肖若白也一概往常的休闲风格,换上全黑的西装,整个人严肃冷峻了不少。

    而墨厉城也早已在车上换好了一身黑西装,身影要比肖若白高大沉稳多了。

    两个人一进来,立刻就有人上前来打招呼:“墨总好。”

    墨厉城微微颔首表示了一下。

    就听肖若白惊喜地指着前面的假山说道:“二哥,二嫂在那边呢!”

    墨厉城这才转眸看向灵堂外的假山处,就看见池安夏就在跟几个宾客在聊着什么。

    而薄绍言的身影也在四周晃荡着,准备随时等安夏身边的保镖不注意跑过去。

    看着情景,墨厉城俊脸一沉便朝着假山的方向走了过去。

    肖若白见他朝安夏那边走过去,也赶紧跟上。

    池安夏正在跟几位前来送葬的宾客正在说着关于叶老葬礼的话题。

    不过其中一位男宾客却更关心:“薄夏小姐,今天怎么是一个人来的?”

    不等池安夏回答,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便响在身后:“谁说她是一个人?”

    话音落下,男人修长的手臂伸过来便将池安夏的肩膀搂在怀里。

    池安夏心上一怔,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墨厉城。

    就见刚才的宾客全都转过脸去尊敬地称呼道:“哦,墨总您好!”

    墨厉城微微点头,低沉着嗓音回应道:“大家好,请关照下我太太的慈善基金会。”

    这些宾客也是北城有些知名度的人物,听墨厉城这语气赶紧应声:“好的,墨总。”

    虽然这些人这样说着,可是提到捐款做慈善就纷纷走开了。

    可池安夏见人都走了,抬手就将墨厉城搂在肩上的手拂开,故意移开两步。

    墨厉城见她现在跟自己故意保持距离,还觉得奇怪:“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池安夏转过身去,冷静地回应道:“我没事啊。”

    墨厉城仿佛没有感觉到她此刻的故意疏远,点点头说道:“那就好。”

    这几个小时里没有接到她的电话,他心里还有点担心来着。

    肖若白忽然从身后蹦出来打招呼:“二嫂好啊。”

    池安夏看见肖若白,礼貌地点头回应:“好。”

    肖若白还有心情调侃道:“二嫂今天很漂亮,怪不得那些男人总缠着你。”

    池安夏在这种场合可没有什么心情笑得出来,只是朝他撇了撇嘴表示很无奈。

    今天没有看到宋骏,估计是现在还在为墨厉城忙于处理工作上的事。

    只不过肖若白刚说完,就在灵堂里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可是那个身影只是在他眼前闪了一眼就不见了。  肖若白愣了一下,就扭头跟墨厉城说道:“二哥,咱们现在应该进去祭拜一下吧。”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