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薄绍言,你怎么跟着我进来了?
    池安夏心里猛地一怔,回身就立刻警告道:“你快放手,否则我就要喊人了!”

    她身后跟着几个黑衣保镖,只要她一喊就会立刻过来制止。

    “那好吧,我放手。”

    薄绍言见她现在如此反感自己,只好放开手说道:“不过我希望你能现在听我说几句话,只有几句话,耽误不了你薄董事长的几分钟时间。”

    这一声“薄董事长”,让池安夏听得很不顺耳。

    可现在也甩不掉这个家伙,她只好郁闷地回应:“给你3分钟,说完就赶紧走开!”

    薄绍言俊黑的浓眉挑了挑,便说:“好,3分钟就3分钟,我现在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是真的很喜欢薄氏董事长这个位子,我现在就可以让给你,就当我为那个没出生的小外甥赔礼了。”

    一个3个月刚成型的小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换一个薄氏董事长,可是绝对值了。

    要知道那个位置可是不知道多少人在虎视眈眈着,随时就能易主。

    他当着她的面做这样的承诺,就代表他结对不会跟她争了。

    之前他还想要看叶老手里的神秘遗嘱是真是假,自从得知安夏流产竟然放弃了。

    池安夏听了却一双清澈的眼睛瞪着他问道:“你在为自己做的那些孽,赔礼吗?”

    说着,她立刻指着半空的空气就又质问道:“那你害得何幼宜流产,又害她车祸昏迷,该怎么赔?”

    “你害得一整艘贸易货船连人带货一块沉入海底,怎么赔?”

    “你伤了沈乐薇的心,害得她远离北城,你该怎么赔?”

    “你造了那么多孽,难道就只觉得让出薄氏一把手的位置来就清了吗?”

    薄绍言听她语气逼人地连续质问,浓黑的长眉立刻拧了起来,可是很快又松开。

    紧跟着他凑过脸来,就对着她语气傲慢地说道:“不然呢?还想要我的命啊?”

    池安夏见他依旧这么自负狂妄,心里就更生气恼了。

    尤其是这个男人还故意离得她这么近!

    看着他这张脸就讨厌!

    池安夏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就大声说道:“3分钟已经到了,你可以走了!”

    说完,她也不去看薄绍言脸上什么表情,就立马扭头大步朝着鸿园大门口走去。

    薄绍言还想要追上去,身后的保镖立刻挡在他面前,警告他不许再靠近。

    薄绍言只好双手插兜地站在原地,眼看着池安夏进了叶家大门口。

    叶家的佣人好像知道她要来,早已经把大门敞开。

    这几天叶家办丧事,鸿园里却格外的冷情,更是谢绝一切外人来访。

    而庄园里却早已经布置好了灵堂,叶家的所有人都全身素白的孝服加身,气氛凝重。

    叶寒琛更是重孝加身,一直跪在灵堂里不吃不喝不休息,整个人都消瘦不少。

    苏澜心也一起跟着他守灵,同样是已经憔悴不少。

    三个小小姐也跟着受苦挨饿,全都瘦了一圈。

    池安夏看在眼里,心里很不忍。

    她在灵前祭拜完,便低下身劝道:“叶少,你们已经三天两夜不吃不睡了,身子怎么熬得住?葬礼还要好几个小时呢,不如现在吩咐佣人们去做饭,一家人简单吃点吧。”

    叶寒琛一直低着头跪在那,声音微哑地回应一句:“不用,我吃不下。”

    苏澜心抬头说道:“安夏小姐,不用劝了,他这三天,也就昨晚上吃了点夜宵。”

    而且昨天晚上他是跪着跪着就晕过去的,还紧急叫了肖若白过来。

    要不是肖若白说他再不吃饭都撑不到今天的葬礼,说不定连昨晚的夜宵都不吃呢。

    池安夏心里猛地一沉,便说道:“那怎么行?刚好我在路上买了点吃的,不如现在就吃一点吧。”

    说着,她就扭头保镖大志手里接过两盒外卖敌到叶寒琛面前。

    这本来是大志见她中午没吃饭,在半路上给她买的,现在就直接给叶少了。

    可叶寒琛依旧没有抬起眼皮看一眼,好像就算山珍海味摆在他眼前都不为所动了。

    苏澜心还期待安夏劝劝他就能多吃点呢,现在也只有失望了。

    而一旁的三个小小姐见了,却像小猪见了饱食一样立刻冲了上来。

    尤其是最大的叶灵儿,不说一声就接过去,打开来就要给两个妹妹一起吃。

    苏澜心见了,立刻扭头训斥道:“灵儿,怎么这么没礼貌?快跟安夏阿姨道歉!”

    池安夏赶忙说道:“不用、不用!让她们吃吧,不够的话,我让人再去买点回来。”

    “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平时我对孩子们管教太少了......”

    苏澜心叹了口气,只好扭头交代一旁的佣人:“赵姨快去准备午饭吧。”

    虽然已经过了饭点,可简单吃点也比不吃强。

    尤其是叶寒琛再不吃,恐怕又得饿晕了。

    叶家所有佣人都还等着叶少发话,不过现在叶少奶奶吩咐了,就有人应声下去了。

    然而却没有想到的是,佣人刚刚退下去,就见灵堂外面有人直接进来了。

    那个人径直走进来,站到叶老的灵前就弯腰鞠躬。

    池安夏一抬头看过去,就见站在面前的人竟然是薄绍言!

    而且薄绍言拜祭完,转过脸来就用叹息的语气地说道:“叶少,节哀顺变啊!”

    叶寒琛依旧没有抬起头来,回了一个礼,应了声:“谢谢。”

    苏澜心也紧跟着回礼,三个孩子也赶紧停下吃东西跟着一起回礼。

    池安夏却诧异了几秒钟,然后才起身质问道:“薄绍言,你怎么跟着我进来了?”

    在鸿园大门口,她都已经让薄绍言走人了,现在跟着进来是什么意思?

    “你能进来,我为什么不能进来?”

    薄绍言挑起一边的眉毛,走近一步便反问道:“难不成你还以为是我跟踪你来的?”

    池安夏刚想说难道不是吗,就听见叶少开口说道:“言少是我请来的,因为爷爷临终交代过,薄家和叶家是世交,我们这一代不能断了往来。”  池安夏扭头看向薄绍言,眼神里依旧带着质疑和气恼......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