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5章 以后我的事,也不用你管!
    墨厉城和宋骏一起看向办公室门口,果真就见秘书身后站了一个女佣。

    而且这个女佣就是海滨别墅最近新来那个。

    墨厉城见了,却沉着脸问道:“谁让你来送饭的?”

    没等女佣回话,就听宋骏笑着说道:“还能有谁?肯定是安夏特意吩咐人送来的。”

    那个女佣这才低头回应:“是、是太太担心先生最近肠胃不好,所以叫我送来的。”

    宋骏温和地笑着说道:“那看来我等你一起去餐厅吃饭,还真是多余,你这有人关心,我可没有,那我就先走了!”

    墨厉城还想说什么,就见宋骏从沙发上站起来就朝着办公室门外走了。

    再回眸,就见那个女佣已经拿着保温桶走了进来。

    墨厉城在座位上坐稳,便说道:“放下吧。”

    说完,他就随手拿起一份文件来,准备在上面批阅。

    可是女佣把带来的保温桶往沙发旁边茶几上一放好,却站在一旁不走了。

    好像这个女佣第一次看见这么又高又大的办公室,两只眼睛一下子都不够使了。

    等墨厉城批完那份文件,一抬眸见她还没走,立刻说道:“那个谁,你可以走了。”

    那个女佣这才从赶紧收回视线来,低头说道:“先生,我、我叫小惠,我、我得等您用完餐,然后把餐具一块拿回去,所以......”

    听这个新女佣磕磕巴巴地说话,墨厉城皱起眉心便说道:“不用了,你回去吧。”

    叫小惠的女佣这才赶紧点头应声:“好,我这就走,先生再见。”

    说完,她就深鞠了一躬,就赶紧走出办公室。

    墨厉城见她走了,这才将目光移向茶几上的保温桶,果真是安夏以前用过的那个。

    确定了是安夏叫认送来的饭菜,他这才从大班椅上站起身,朝沙发前走过去......

    薄家大宅今天本来很安静,因为薄绍言是一直睡到中午才醒的。

    却没有想到,他刚醒,崔老便上门拜访了。

    听那个老家伙说了一番“肺腑之言”,薄绍言就命人打发走了。

    崔老临走前还再三说道:“言少一定要尽快考虑好,大家可是都等着你回归董事会呢!”

    他早就饿得没什么心思听那个老家伙瞎逼逼了,挥挥手就说:“我知道了,你走吧!”

    等人一走,他就转身吩咐厨房:“赶紧给本少爷准备午饭!”

    佣人赶紧低头应声:“是,少爷。”

    薄绍言这才晃着还发沉的脑袋,就进了餐厅里。

    他一进来,就立刻有佣人恭敬地给他摆放好碗筷。

    就见餐桌上只摆着两道口味清淡的素菜,邵锦川正坐在餐桌对面吃饭。

    见他进来,邵锦川这才抬头问道:“人走了?怎么不留下来吃饭?”

    薄绍言听得出来他是问崔老,不耐烦地坐下便说道:“烦都烦死了,还想要他吃饭?”

    他都已经被池安夏踢出薄氏,现在还来找他挽回大局,当初干什么去了?

    而且那个崔老以前就跟他作对,早就想让他下台呢。

    现在池安夏坐上了集团董事长的位子,这个老东西就想来拉拢他,简直再开玩笑!

    然而他刚说完,邵锦川便皱着眉心严肃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不允许你在跟厉城和安夏做对,既然你已经离开薄氏高层了,那你现在就好好在家反省反省!”

    “反省?我要反省什么?”薄绍言一听就更加火大,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反省你最近做的那些事,该不会酒一醒就又忘了吧?”邵锦川问道。

    “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薄绍言听他这教训的语气,就立刻反驳回去。

    “你以为我愿意管呢?”邵锦川眉心皱的更深了,立刻说道。

    “你不是从小就没管过吗?”薄绍言紧跟着反驳道。

    两个人说这话,就立刻剑拔弩张起来,就好像随时要吵起来是的。

    吓得餐厅的老佣人都赶紧先闪一边去了,生怕言少发起脾气来他们遭殃。

    这些老佣人们可是知道,言少从小就缺少父爱,缺少母爱,所以才成现在这种脾气。

    邵锦川见他还是这么叛逆,也郁闷地说道:“好,我不管,明天我就出国走人了!”

    薄绍言听他这么说,就不高兴地问道:“什么?你该不会是要去见墨雪初吧?”

    邵锦川才不想跟他解释,把筷子往桌面上一拍,大声说道:“以后我的事,也不用你管!”

    说完,邵锦川便站起身来就朝餐厅外面走去了。

    薄绍言见了,立马生气地喊道:“总之,你想要去见那个女人,就不行!”

    说着,他就拿起碗来就要往地上扔。

    一旁的老佣人赶紧劝道:“少爷,别砸了!您再砸,我们就又得重新买餐具了!”

    薄绍言抬到半空的手这才缓缓回落下来,可是脑海里一瞬间想起的是沈乐薇。

    要是那个小女人在,说不定他跟邵锦川的关系已经缓和很多了。

    只要她在的时候,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还有些意思。

    起码每天他都盼着吃饭的时间,可是现在......

    薄绍言闭了闭眼睛,把脑海里那些影像和画面立马挥走。

    就见他立马扭头就呵斥道:“还站那什么?要把本少爷饿死吗?”

    老佣人赶紧端着新炒的菜放在薄绍言面前,点头哈腰地说着:“少爷请,少爷请!”

    伺候少爷吃饭,向来得要多加几个荤菜,这已经是薄家的老规矩了......

    接下来的三天里,池安夏都在帮叶家处理叶老的后事,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

    因为叶老生前的遗嘱,要将叶家家产的一部分无偿捐给yun基金做慈善。

    不管作为两家世交,还是出于别的原因,池安夏都不能袖手旁观。

    而且叶家也遵循承诺,没有公布将叶老离世的消息。

    薄氏集团的内部也风平浪静,在董事会议上宣布的几位高层也顺利述职进入高层。

    这一天,池安夏从叶家回来,便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她睡到半夜口渴醒过来,口干舌燥地嘤咛一声:“老公,我好渴......”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