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难不成这又是一轮阴谋?
    难不成是她听错了吗?

    叶老没有理由在临终之前,跟她说这样的话呀!

    可叶老就像是完成使命一样,整个人都一下没了精神,就连眼里的光也忽然消失。

    叶寒琛见爷爷呼吸一下弱下去,跪在床头就大声喊道:“爷爷,您快醒醒!爷爷,您不能就这么丢下我,丢下叶家呀!爷爷......”

    然而不管叶少怎么呐喊,都好像唤不回叶鸿天眼底渐去的神采。

    这个年过9旬的老人忽然脸色安详,好像正在神游天际一般。

    就算叶少知道这是爷爷的最后弥留之际,可还是认不出失声哭了哭来。

    就听他大声喊着:“爷爷,您不要走,您走了我们怎么办?爷爷,呜......”

    池安夏看着眼前的情景,心情也一下纠结起来。

    虽然叶老这也算是喜丧,可是老爷子临终前说的那句话却让她一下难以使然。

    她多希望是自己刚刚听错了,没有听到那句“小心墨厉城”。

    可是那个声音却在她耳边像立体声环绕是的。

    难不成这又是一轮阴谋?

    她以前不信墨厉城,才导致分离6年。

    可是现在她除了墨厉城,还能相信谁?

    墨厉城现在不光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还是她掌管薄氏的支柱。

    不过现在,她还是得赶紧安慰叶寒琛:“寒琛,别难过,叶老走了也是一种解脱,我们得要高兴地送他走,那样他老人家才没有牵挂。”

    就像她奶奶走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平和的,证明没有牵挂了。

    可能老人现在离世一点也不痛苦,而是去了另一个世界。

    虽然她不信神鬼,但现在也只得安继续慰叶寒琛。

    说着,池安夏便将手伸过去轻轻拍了拍叶寒琛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哭了。

    她还没见过一个大男人哭得这么伤心过。

    可是她这样的安慰,对于叶寒琛来说一点用也没有,哭得更难过了。

    这时,房间门口却传来肖若白的声音:“叶老已经去了吧?”

    池安夏回眸,看见肖若白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便点了点头。

    肖若白便走进来,就帮叶鸿天检查了一下。

    最后确定是真的已经过世了,肖若白才转身说道:“叶少,节哀顺变吧。”

    可叶寒琛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依旧趴在叶老床头呜咽着。

    肖若白只好跟池安夏站在一起,为叶老默哀。

    毕竟血浓于水,他们这些外人只能旁观,替代不了当事人的悲伤。

    这一点,池安夏心里是很清楚的,就仿佛奶奶去世的那几天,她整整三天吃不下饭。

    苏澜心在们外听见动静赶紧进来,抱着叶寒琛便抽噎地安慰:“寒琛,别哭了,爷爷已经走了!我们现在得赶紧给老爷子穿寿衣了,要不然等人僵了......就穿不上了。”

    叶寒琛这才稍微缓和下情绪,哽咽着哭道:“爷爷,您走好......”

    说完,叶寒琛便伸出手放在叶鸿天还睁着的眼睛上,缓缓地往下拂了下。

    果真叶鸿天的眼睛闭上了,就再也没有睁开。

    最起码叶老走的时候,想见的人都见到了,除了那个大逆不道的二儿子。

    然后叶寒琛和苏澜心跪在地上朝叶老磕了四个头,声音依旧呜咽着。

    池安夏和肖若白也赶紧站在床前,深深鞠了四躬。

    然后池安夏还得要跟叶少说:“寒琛,接下来好好给爷爷准备后事吧,但是......”

    墨厉城给她在电话里交代过得事情,她此刻真的有点说不出口。

    肖若白见了,便替她说道:“叶少,叶老去世的消息,请暂时不要对外公布。”

    叶寒琛已经难过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只是趴在床头呜咽着。

    池安夏看在眼里也很难受,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然而接下来,叶家还是听了肖若白的话,暂时没有对外公布叶老死讯。

    只是池安夏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叶老的死讯暂时不能对外公开。

    她知道,叶老在这次她成为薄氏继承人上起了重要作用。

    可是她却疑惑,这和隐瞒叶老离世有什么关系?

    还有薄绍言昨天来叶家,又究竟为了什么?

    叶老真的是因为薄绍言气死的?

    然而现在没有人跟她解释这一切,毕竟人死为大,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

    墨厉城坐在mc国际大厦的顶层办公室里等着,一直等到中午快过了饭点。

    宋骏便急匆匆地走进办公室来,便问道:“你怎么也还没吃午饭?要不要一块下楼去餐厅吃?”

    墨厉城漆眸微抬,随口便回应道:“不着急,我在等一个重要的消息。”

    宋骏只好走进来,一边坐下一边说道:“那好吧,我等你一会儿。”

    谁料,他刚说完,墨厉城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墨厉城看了一眼,就立刻接了起来。

    就听裴义在电话报告道:“boss,崔老离开薄氏大楼以后,就去了薄家大宅。”

    墨厉城听了,漆黑的眼眸微微眯了眯,便沉声问道:“现在还在那里吗?”

    裴义继续报告道:“是,可我们的人进不去,还不能知道薄家大宅里的具体情况。”

    不用说,墨厉城也能猜出几分来,崔老一定是去跟薄绍言讨论这次董事大会的事情。

    于是他薄唇抿了抿就又问道:“知道了,太太什么时候回来?”

    裴义恭敬地回答:“太太正和肖医生一起帮叶家处理后事,可能要稍晚才能回去,boss是有什么话,要我交代太太的吗?”

    闻言,墨厉城怔了一下,看了一眼宋骏便说道:“没有,让她早点回来就行。”

    坐在沙发上的宋骏听他这语气,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除了安夏,大概换个别的女人,墨厉城才不会这么关心呢。

    明明很想让对方早点回来,却又不好意思说。

    可惜,他到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女人!

    然而等墨厉城挂上电话,宋骏便笑着说道:“这才分开几个小时?看把你想的!”  墨厉城刚想要反驳回去,却见秘书敲门进来报告道:“总裁,别墅那边有佣人过来,说是来给您送午餐的。”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