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您在说什么,要我小心厉城吗?
    不等她说完,池安夏就震惊地问道:“什么?叶老不行了吗?”

    helen立刻点头说道:“对,就是我刚接到的电话,叶少亲口说的。”

    闻言,池安夏心上猛地一沉。

    半个月前,叶老刚刚把她扶上薄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

    也就是半个月前,她去叶家的时候,叶老的气色还算不错。

    她还想着跟墨厉城补办的婚礼上邀请叶老当证婚人,请柬都已经备好。

    可是谁想到,她今天刚刚坐到薄氏董事长的位置,竟然传来叶老不行了的消息!

    为了避免池安夏被大门口的记者骚扰,裴义已经从外面进来接她。

    就听裴义上前说道:“太太,boss交代过,您先回别墅。”

    池安夏才顾不得其他,她赶紧吩咐道:“不回去,马上去叶家!”

    说完,池安夏就走出薄氏大楼,直接走到保姆车前,拉开车门就上了车。

    helen也只好赶紧跟上,在她后面上了车。

    门口那些记者立刻就追了过来,想要堵着她的车采访。

    裴义立刻下令黑衣保镖将这帮媒体记者给挡开,让池安夏赶紧离开。

    池安夏才顾不上接受采访,她只是下意识的感觉应该见见叶老最后一面。

    毕竟她在国外的那几年,都是叶家在帮助她。

    虽然之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可那也无损叶薄两家的世交。

    等池安夏到了叶家的鸿园时,就见叶寒琛和苏澜心正等在走廊里。

    三个叶家千金此时也乖巧地站在一旁,谁也不敢吵闹。

    整个叶家的气氛紧张而又凝重。

    看见池安夏来了,叶寒琛迎上去说道:“安夏,你终于来了!”

    池安夏见状,便着急地问道:“叶少,现在叶老什么情况?”

    叶寒琛看着她说道:“肖院长正在房间里抢救。”

    池安夏不太相信,紧张地问道:“怎么会这样?半个月前不是还回复不错吗?”

    却见叶寒琛脸色沉沉的,苏澜心的脸色也不太平静。

    就听苏澜心上前解释道:“因为昨天言少来闹过以后,老爷子就不好了。”

    池安夏猛地想起来,昨天下午看见薄绍言站在薄氏大楼的楼顶大闹。

    原来他之前已经来叶家闹过了。

    这个害人精,这是要害多少人才罢手?

    叶寒琛见她担心,便声音清冷地说道:“我们还是现在这等着吧,估计会没事。”

    然而没多一会儿,穿着一身白大褂的肖若白便从叶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所有人一下都紧张起来,全都走上前去问道:“老爷子怎么样了?”

    池安夏也不例外,赶忙上前问道:“三哥,叶老怎么样了?”

    就见肖若白一边用消毒湿巾擦着手,一边说道:“叶老醒了,家属们可以进去了......”

    闻言,叶寒琛和苏澜心也顾不上别的了,听了一半就进了叶老的房间去了。

    只有池安夏耐心地听着肖若白把话说道:“不过情况依旧不太好。”

    池安夏心上一怔,便赶紧问道:“情况真的很差吗?”

    肖若白点点头,声线有些低沉地回答:“我已经尽力了,这会儿神仙来了都没用。”

    池安夏听了,心里更不好受,恨不得现在就把薄绍言拉出来打上100棍子。

    可是现在就算是把薄绍言打死了没有用了。

    正在这时,池安夏随身的手机忽然响起手机铃声。

    她便赶紧把手机拿出来,见是墨厉城打来的就赶紧接听起来。

    却听墨厉城在电话里问道:“你从薄氏出来,怎么没有立刻跟我回电话?”

    池安夏这才想起来,赶紧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刚从会议室出来就收到叶老病危的消息,就直接从薄氏大楼赶过来了,一时间忘了给你打电话了。”

    就听墨厉城直接说道:“我已经知道了,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池安夏不禁在心里小声嘀咕:知道了还打来电话干嘛?

    就听墨厉城又说道:“你在那里也好,一旦叶老过世,就让叶家立刻封锁消息。”

    闻言,池安夏心里猛地一怔,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她赶紧问道:“为什么要封锁消息?”

    哪有死人了不对外发消息的?

    墨厉城直接说道:“不要问为什么,你按我说的去做。”

    又是按他说的去做,池安夏郁闷地回应道:“好了,知道了。”

    却听墨厉城又在电话里说道:“忙完叶家那边,就赶紧回来吧。”

    池安夏心里不由得更加郁闷了。

    真是控制与越来越强了!

    挂上电话,就听见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哭声,还以为是人已经没气了。

    池安夏不由得抓心,却见苏澜心带着三个孩子走了出来。

    那三个孩子还一直哭着喊:“爷爷,呜呜......”

    池安夏赶紧上前去问:“情况怎么样了?

    苏澜心便说道:“安夏,你快进去,老爷子想要见你。”

    池安夏心里怔了下,没想到这个时候叶老却要见她。

    肖若白听了,也赶紧给池安夏使了一个眼色。

    不过池安夏现在也顾不得问了,赶紧转身进了房间里。

    就见房间里,叶鸿天正躺在床上,跟叶寒琛交代着遗言。

    池安夏就站在门后,不敢上前去打搅,但是看着老爷子的气色就更担心了。

    叶老爷子眼睛只能睁开一点缝隙,说话也不太清楚:“你们要好好过日子......不要让梁栋回来......”

    叶寒琛只听见爷爷说不要让二叔回来,赶紧拉着他的手说:“我知道,爷爷!”

    他明白,要是二叔回来,叶家立马就能遭殃,肯定没太平日子了。

    然而接下来,叶老爷子说话就含含糊糊不清楚了。

    估计是叶老叶子看见安夏进来了,浑浊的眼睛里立刻闪过一道光亮。

    然后就见叶老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指向安夏,示意她走过去。

    池安夏走过去,便柔声说道:“叶老,您一定要挺住!”

    可叶鸿天却自知大限已到,哆嗦着声音说道:“......小心、小心墨厉城!”

    池安夏心里猛地一惊,赶紧问道:“叶老,您在说什么,要我小心厉城吗?”  因为叶老说话一惊含糊不清,说以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