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9章 什么?为什么还要我去?
    说完,邵锦川便往房间外面走出去,将房门“砰”地一关。

    随后就吩咐外面的佣人:“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要把他放出来!”

    那个佣人一脸难色地说道:“邵先生,我们可......”

    邵锦川不等他说完,就大声喊道:“今天谁放他出来,就给我滚出薄家去!”

    见姑老爷现在也变得这么厉害了,那几个老佣人也不敢多说话了。

    接下来邵锦川就进了厨房,将家里私藏的所有酒全拿出来倒进马桶里了。

    那些个佣人都觉得心惊胆战起来.

    这要是邵言少爷醒了,估计能把所有人都轰出去。

    也就姑老爷自己敢这么干,换成第二个人,胆都能吓破......

    直到晚饭后,三个孩子都回房休息了,池安夏心里却依旧还很不安。

    她站在主卧的窗台前,看着远处无望无际的海上夜景,便想着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这一个月来简直是像做了一场梦,而且是连续不断地梦。

    从薄绍言回到北城来,就注定了不会太平。

    然而现在的结果让人唏嘘,更让人叹惋,本来好好的人最后落得这样的结局。

    墨厉城从浴室出来,刚好看着她又在窗台前发呆,不由得欣赏起来。

    像镜面一样的玻璃窗映衬出小女人娇美的身影,头顶的灯光打在她身上,完美地勾勒出她的身体弧线,好像周身都散发着一圈淡淡的光晕。

    尤其是水光纹理的真丝长裙,更更让她凭添了一些婉约优雅的气质。

    看着这样美好的妻子,他竟有些冲动。

    那种冲动深藏在身体里,就想立刻抱住她,吻她。

    墨厉城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便低沉着嗓音问道:“老婆,在想什么呢?”

    池安夏这才从远处收回神来,赶紧回答:“哦......没有什么,只是在想人生。”

    墨厉城眉心皱了皱便说道:“想什么人生?我们不如研究研究生人吧?”

    池安夏立刻扭过头来就说:“真讨厌!”

    说着,她就要从墨厉城的怀抱里挣脱出去,才不要跟他研究生人。

    那个孩子刚刚才没了半个月,就算再想念墨厉城,现在也得要克制,再克制。

    可是墨厉城现在主动开跟她**,她也不想拒绝,感觉只有跟他如此近亲才不会想那些烦心的事。

    更何况墨厉城跟本不想放开她反而,抓着他的肩把她扭过来就一低头吻住。

    最后池安夏也只能随着他的节奏,慢慢地将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

    趁着外面美好的夜景,温馨浪漫的氛围在两个人之间慢慢散开。

    身体里被隐藏的那些激情也慢慢被唤醒起来。

    然而这样亲密的接触一下就让墨厉城的身体渐渐发热起来,呼吸也粗重了。

    池安夏感觉到他的身体反应,赶紧抬起头,就说道:“等等,不行,还不行......”

    她可心里很清楚,她现在离上次流产还没有满了月,只怕还不能房事。

    可是她这一抬眸,就看见男人漆黑的眼底满是期待和深情。

    这让她一下心理矛盾起来。

    要知道这半个月里,他肯定已经憋坏了,哪里还忍得住?

    要不是因为考虑到她还需要休养好身体,说不定就连这15天他都不想忍下去。

    就听墨厉城一边亲吻着她白皙的脖颈,一边沉声说道:“没事的,我只想亲你。”

    他边说,嘴唇便往安夏微微敞开的领口处移动。

    池安夏这一下彻底没了抵抗力。

    接下来她只怕是墨厉城忍住了,她都要忍不住想要他。

    恐怕再被他亲吻几分钟,她都要全线崩溃,只想跟他进行夫妻义务。

    她立刻低头将额角抵着男人的下巴,便深呼吸地说道:“不要,不要了,我要去洗漱了......现在太晚了......”

    说完,池安夏就用手猛推了一下男人结实健硕的胸膛,转身就要往浴室的方向跑。

    墨厉城见她要跑,只好抱住她说道:“好了,好了,我们现在说点正事。”

    池安夏任由他抱着,立刻问道:“什么正事?”

    就听墨厉城抱着她的腰身认真地说道:“明天薄氏要开董事会议,你得要去一趟。”

    池安夏迅速回头,看着他漆黑的眼眸疑惑地问道:“什么?为什么还要我去?”

    她还以为他又要跟她聊婚礼的事情,没想到又是源于薄氏集团的事。

    上一次她在会议室将薄绍言踢出薄氏,才让他变成这样。

    要是她这次还要去,不知道还要发生什么事。

    明天的薄氏董事会议上,恐怕所有的高层和董事都要大换血了。

    墨厉城看着她不安的眼神,便说道:“你必须去,而且还得要努力成为董事长。”

    这让池安夏更接受不了了,赶紧反对:“我不要当什么董事长,你也知道,我根本不懂做生意那一套,就算要我当,恐怕我也当不好。”

    然而这样的问题对于墨厉城来说,一点也不是问题。

    就听墨厉城异常冷静说道:“做生意简单,我可以教你,或者我直接安排人管理。”

    池安夏听他说的这些话,刚刚身体里复燃的那些激情蓦然间一下消失。

    就好像刚刚跟她在这里**的男人跟现在的墨厉城不是一个人。

    总之跟墨厉城讨论商业商的事情,她就一点也兴趣了。

    但她还是得认真地问他:“那我什么都不用做,只用听你的吧?”

    墨厉城点点头,眉心微微皱起来说道:“可以这么说,但是我只要你明天听我的安排就好,以后管理上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还是只管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女人去接触那些肮脏的买卖,更不想让她接触那些尔虞我诈。

    可是眼下想要抵制文森特借薄氏抻压mc集团,就只得让池安夏掌控薄氏。

    要知道,文森特早已经派人侵入了薄氏的内部。

    要不是上次池安夏以继承人的身份制止,恐怕现在薄氏就已经是文森特手里的枪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文森特控制了薄氏,更不能让mc集团再有损失。  池安夏见墨厉城皱起眉心,便点头答应:“那我明天要怎么做?”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