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有什么事,抱着说比较好!
    说着,她就伸手往那叠特制的婚宴请柬里翻找起来。

    谁料,她还没找到,小手就一下被男人的大手给抓在了手掌心里。

    池安夏心上一怔,就听墨厉城开口说道:“不用找了,昨晚上我已经扔垃圾桶了。”

    看他这一脸严肃的,池安夏就知道他一定没有人扔。

    其实她哪里知道他给秦成旭些请柬?

    但是看墨厉城现在的表现,那肯定是真的写过。

    池安夏心里不由得一下想到自己以前的朋友,这次补办婚礼能邀请他们就好了。

    想到此,她就直接开口说道:“老公,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墨厉城微微仰着头,看着她干净的脸颊便沉声问道:“说吧,什么事?”

    然而她还没有开口说,男人的大手抓着她的小手轻轻一带。

    她整个人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

    小脸一下撞在墨厉城结实健硕的胸膛上,心脏也一下跟着扑通扑通乱跳起来。

    可她明明都跟他是老夫老妻了,竟然还有当初热恋的感觉。

    这让池安夏心里诧异,赶紧抬头说道:“喂,你想要干什么?真是的......”

    她还没有说完,就听墨厉城一边抱着她一边说道:“有什么事,抱着说比较好。”

    听他这么说,池安夏竟然忽地有些脸红。

    兴许是因为这半个月里,他和她都互相克制着没有亲热的原因。

    现在被男人修长的手臂抱在怀里,她立刻感觉到好像忽然找回了那份激情。

    然而现在她的身体还不允许,只能先克制着。

    “那我就说了,我希望我们补办婚礼的时候,能请林筱筱和林萧然来参加,他们兄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如果我的婚礼上没有他们的祝福,我觉得有点遗憾。”

    说完,池安夏心里还有点小坎坷,担心墨厉城一定不会同意。

    毕竟林家兄妹当初跟墨厉城之间发生点不愉快。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墨厉城都能原谅秦成旭,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林家兄妹?

    然而墨厉城却俊脸一沉,随后便说道:“恐怕你的愿望,我不帮你实现的了。”

    池安夏心里一下失落,垂下眼眸来就说道:“你不愿意帮我找,那我自己找好了。”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能力短时间内在全世界找到一个人,但可以托人慢慢找。

    就是那样的话,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林家兄妹了。

    “傻女人,你以为是老公不帮你找人吗?”

    墨厉城炖了一下,又说道:“不是我们没有找,而是那些人根本不想被找到。”

    池安夏有些不明白,于是问道:“根本不想回来,是什么意思?”

    就听墨厉城回答:“其实前两年我让裴义找过......”

    不等他说完,池安夏就着急地追问:“是不是找到了?快告诉我,她现在在哪?”

    却见墨厉城漆眸深幽地看着她,嗓音低沉地说道:“没有找到林筱筱,而且林萧然也早就被人从医院里带走了,那两兄妹应该是故意不让我们找到,所以我也就让裴义放弃找了。”

    池安夏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即便是补办婚礼,她也想要尽可能没有遗憾。

    再加上墨厉城现在事业还很忙,跟秦成旭的关系又闹这么僵。

    现在办婚礼的话,恐怕她跟墨厉城走回有遗憾。

    如此想着,她开口说道:“那这样的话,我想婚礼婚礼的事再考虑下吧。”

    墨厉城听了,漆黑无底的眼眸蓦地一冷便问道:“什么?你不想跟我补办婚礼了?”

    池安夏赶紧解释道:“不,不是不补办,而是想推迟......推迟两个月吧。”

    听到3个月的字眼,墨厉城浓黑而长的剑眉就拧了起来。

    他可不想为了那两个人而推迟婚礼。

    而且一推就推这么长时间!

    池安夏却坚持说道:“这两个月里我会尽力找他们,如果到时候没有找到,我就放弃,就按照你的意思补办婚礼就好,我就也没有别的要求了。”

    墨厉城听她说完,只好抱着她说道:“既然你都说了,那我答应你。”

    听到这样的答案,池安夏立刻高兴地说道:“老公,我爱你。”

    说着,她就情不自禁在他的俊脸上亲了一口。

    可这一个吻又怎么够?

    对于墨厉城来说,他已经好久没有跟她亲热了,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吞进肚子里。

    就听他低沉着嗓音说道:“不过要找林家兄妹有点难度,还是先交给裴义去办吧。”

    话音刚落下,他就圈着她的腰身低头吻了下来,堵在她红润的唇瓣上。

    四唇相抵,甜蜜而美好。

    一下让人忘了时间,忘了地点,只想好好享受这一刻。

    然而不巧的是,书房的门竟然被人忽然推开了。

    紧跟着就传来女人慌张的声音:“先生、太太........我、我不是故意的!”

    闻言,池安夏赶紧停下来,扭头就看过去。

    就见半个月前新来的那个女佣竟然站在书房门口。

    可能是因为太年轻的原因,竟然站在那眼神直愣愣地看着他们。

    这一下就让池安夏很不好意思起来,别开眼眸赶紧问道:“有什么事?”

    墨厉城看见这个不懂规矩的女佣,俊脸也一下不悦。

    就听那个女佣赶紧扎下脑袋回应道:“我、我是来请问先生,需不需要咖啡的?”

    闻言,墨厉城直接严厉的语气呵斥道:“不需要,马上给我出去!”

    那个女佣立马应声,转身就离开了书房门口。

    这时这一下也影响了墨厉城的心情。

    池安夏也觉得很尴尬,赶紧说道:“我忘了婚礼还需要请谁,我得要去研究下。”

    她边说着边从墨厉城的怀里站起身,拿起一叠还没有填写的请柬就要出去。

    墨厉城虽然有些不舍,可是接下来还得要继续处理工作。

    就见安夏拿起一叠请柬就飞快地离开他的身边,就往书房门口跑。

    看来这个小女人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不过等安夏跑到书房门口,墨厉城却忽然叫住她:“等下。”  池安夏的脚步一怔,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问道:“还有什么事?”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