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2章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本少爷!
    话音落下,墨厉城已经把手机按成静音模式,回身就将粥碗端了过来。

    然后他舀了一口粥,先放在自己嘴边尝了尝才递给她。

    见池安夏还不想开口,他说道:“你现在连饭都不吃,让我怎么安心去工作?”

    看着这个男人又固执又关切的眼神,池安夏只好张开嘴巴,勉强吃了一口。

    见她肯吃东西,墨厉城阴沉的脸色才微微有些缓和,唇角也微微勾起。

    接下来他就看她一口一口把一碗粥吃完了。

    池安夏就柔声说:“我吃饱了,想要睡会儿,你去忙吧。”

    墨厉城却沉着脸色说道:“那我等你睡着了,再走。”

    池安夏只好先在病床上躺好,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墨厉城便在病床边坐上了好一会儿,以为她睡沉了才离开。

    其实安夏还没有睡着,还能听见男人沉稳的脚步声走到病房门口。

    她还能听见他叮嘱门外的保镖:“不许任何人进来,如果有人硬闯,格杀勿论。”

    等墨厉城交代完,才迈着沉稳的步子离开病房门口。

    等那脚步声走远,池安夏却睁开眼睛,拿出手机来拨通去一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便对着手机说道:“我想要知道,14号发生的事情。”

    她知道,要想让墨厉城对她毫无隐瞒地说出实情,是不可能。

    那她就只有自己通过别的关系了解这一切了。

    只听见手机听筒里传来女人柔弱的声音:“安夏,你怎么忽然问这个?”

    池安夏便直接说道:“我流产了,是薄绍言害的,所以我要知道发生的一切......”

    沈乐薇听了心里一怔,赶紧说道:“什么?邵言害你流产了吗?”

    池安夏难过地回答:“是,那天他喝了酒,推了我一把。”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舍得伤害你?”

    沈乐薇立刻在电话里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吗?邵言心里一直有你,他这次回来也是为了你,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所以他才会......”

    “那你告诉我,14号那天,你怎么会出现在酒店?”池安夏只想知道14号发生的事。

    “这个,”沈乐薇依旧有些不太情愿,“是墨总安排的,可是不知道是谁下的药。”

    “那不是墨厉城给他下的药,还会有别人吗?”池安夏错愕地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是按计划办事,就想搞砸他的订婚宴!”

    池安夏听得出来,电话里沈乐薇的情绪有点激动。

    看来整件事确实有周密计划,也看的出来沈乐薇确实对薄绍言绝望了。

    她对着手机说道:“那好吧,这一次你就安静地离开吧,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却听沈乐薇说道:“那是肯定的,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他,就当从来不认识他。”

    池安夏听着她决绝的语气,只好对她说道:“嗯,你去找你的幸福吧。”

    说完,她就挂上了电话,却是手机上却显示着一个来电。

    而这个电话却是好久不见的叶寒琛......

    当天晚上,薄绍言才看到了北城最新的日报上报道着:

    看见这样的头条新闻,薄绍言气得直接将报纸给撕得粉碎,然后丢出车窗外。

    该死!这简直是墨厉城又在向他挑衅!

    刚刚破坏了他的订婚礼不说,现在居然公开宣布要跟池安夏举行婚礼。

    薄绍言扔完报纸,就直接吩咐司机:“停车,去酒吧!”

    前排的司机猛地一怔,赶紧将回薄家大宅的方向调头。

    薄绍言最近心情不太好,司机才不敢惹恼他。

    就算回大宅,让邵锦川看见他喝酒又得要一顿数落了。

    他倒不如直接去酒吧里,喝得醉了扶不起来再让司机把自己扶回去。

    银灰色劳斯莱斯古斯特到了他常去的酒吧,薄绍言推开车门就下了车走了进去。

    等他进去不就,不远处有几辆神秘的黑车也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七八个黑衣保镖。

    裴义确定薄绍言在里面的包厢位置,就带人随后跟了进去。

    薄绍言早已经不像以前喜欢热闹,而是开了包厢,便一个人在里面喝起酒来。

    他只想来这里买醉,所以随身的手机就算震天响了,他都懒得接。

    却不料,薄绍言喝得正得起兴,包厢里就闯进来两个衣着光鲜漂亮的年轻女人。

    两个女人走进来,就笑着说道:“言少,你一个人多寂寞,还是让我们陪陪你吧。”

    说着,两个女人就走到薄绍言身边,一个给他倒酒,一个要坐到他身边。

    薄绍言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厉声喝道:“滚出去!”

    两个女人被他吼得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赶紧说好听的:“言少,你别急呀,我们只是想陪陪你!”

    另一个赶紧打圆场:“是呀,我们见你最近心情不好,想要给你解解闷的。”

    那个紧跟着就说:“我们也知道你的订婚告吹了,那又有什么关系,世界上的女人多得是,例如我们两个......”

    没等这两个女人说完,薄绍言就气得将手里的酒杯摔在了地上。

    就听“啪”地一声,杯子应声而碎。

    两个年轻女人都吓了一跳。

    就听薄绍言大声吼道:“再不滚出去,现在就活扒了你们!”

    看着薄绍言凶狠的模样,两个女人才发觉勾搭不上了,只好赶紧起身离开。

    可偏巧这两个女人出去没有把门关好,随后就进来两个身高马大带着墨镜的黑衣人。

    薄绍言换了一个酒杯正要继续喝酒,听见门口的动静就厉声喝道:“还不快滚!”

    可是话音落下就感觉一阵冷风从外面吹了进来。

    他一抬头就正好看见两个黑衣人正拿着又粗又长的棍子,朝他脑袋砸了过来。

    薄绍言心上猛地一惊,迅速躲开。

    棍子刚好擦过他的脸砸了下去,打在他手里的酒杯上。

    他手里的那只玻璃酒杯就好像半空中开了花一样,瞬间碎裂。

    紧跟着另一边的长棍就打了过来。

    可惜这次薄绍言却没有躲过,直接打在他的肩膀上。

    疼得他立刻闷哼一声,感觉肩膀上的骨头就像那个杯子一样碎了。

    眼看着有一棍子打过来,他赶紧跳起来大喊:“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本少爷!”

    却见其中一个黑衣人立刻挥过棍子来,一边回应他:“打得就是你!”

    这一下薄绍言的酒醒了一大半,便用手臂去当,便往外逃。

    他现在也看的出来,这两个家伙今天手下一点也不留情,再不跑就没命了。

    只要跑出这间包厢,那肯定就有救了。

    薄绍言边朝包厢门口跑,边大声呼喊道:“来人!救救我!来人......”

    可是眼看着包厢门口就在眼前,一个黑衣人一把就把他拉了回来。

    紧跟着就是另一个黑衣人朝他的腰身猛踹一脚,整个人就“哐”地一声倒在酒桌上。

    就连酒桌上昂贵的洋酒一下子全都被他扑了下去,“啪啪”全摔碎在地板上。

    顿时整个包厢里都充斥着浓郁的酒气。

    而包厢门外已经有另外两个黑衣保镖把守,就连一直苍蝇都别想飞出来。

    如果有人靠近,看见那两个黑衣保镖凶神恶煞的脸,就赶紧走开了。

    就别说有人能听见包厢里面传来异常的动静了。

    再说酒店里正是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时间,更不会有人发现包厢里发生什么事。

    等约莫5、6分钟后,黑衣保镖们才接到裴义的新指令:“可以撤退了!”  包厢里面的两个黑衣保镖这才从出来,门口的保镖跟着离开......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