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 是不是......孩子已经没有了?
    ,精彩小说免费!

    池安夏捂着肚子,低头一看,就见身下竟然已经流出血来了。

    看着那鲜红刺眼的液体,她眼前猛地一暗。

    如果再这样下去,孩子一定会保不住。

    她只能忍着剧烈的疼痛,拿出手机给肖若白打电话。

    可是没想到,她的手刚颤抖着把手机拿出来,只摁了一个拨号键她就晕了过去。

    紧跟着她就什么不知道了,就连什么时候被人发现也不清楚了。

    她就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可是梦里却一直都是噩梦,怎么也醒不过来。

    梦里她好像迷了路,一直找不到出口。

    她只能听见有孩子呼唤她的声音:“妈咪,妈咪......”

    她听得出来那是辰辰和月月在喊他,可她想回应却喊不出来。

    她好像看见墨厉城的身影,带着两个孩子在找她,可好像根本看不见她......

    等池安夏昏昏沉沉地再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医院的特v病房的病床上了。

    她耳边还能听到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你确定,薄绍言已经跟方思慧见面了吗?”

    池安夏没有听清他说话的内容,可是却听的出来那是墨厉城的声音。

    果真等她睁开眼睛后,就看见病床不远处站着两个高大的身影。

    墨厉城就离得她很近,近到坐起身就能够到他。

    可是她现在身体虚弱的,就连坐起身的力气都好像没有。

    紧跟着就是裴义报告的声音:“是,今天上午两个人的确碰过面,我们放在薄绍言车上的窃听器可以分辨出来,那女人就是想要窃取y3核心芯片的间谍,方思慧。”

    “那窃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了吗?”墨厉城的脸色立刻阴沉下去。

    “他们已经初步达成协议,一旦y3核心芯片窃取成功,美国总部就立刻在薄氏集团注资300亿美金,让薄氏打造跟mc一样相同的科技公司,大批量生产方针智能机器人。”裴义接着说道。

    “该死!必须阻止!”墨厉城两只手掌迅速握成拳头,声线也冷沉至极。

    “boss,要不要现在就把薄绍言做掉?”裴义立刻表示道。

    “还要等什么?你快下去准备吧!”

    池安夏的意识一点一点恢复,就越是听清墨厉城跟裴义的对话。

    她以前只知道薄绍言跟墨厉城一直不对眼,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阴谋。

    看来薄绍言推到她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就更有可能是真的。

    可是墨厉城为什么要一直瞒着她?

    听裴义的口气,好像是要杀了薄绍言。

    池安夏震惊地低呼一声:“厉城......”

    因为她的声音太小,墨厉城却根本没有听到。

    就听墨厉城冷沉着嗓音吩咐道:“你先下去准备吧。”

    裴义立刻应声转身就出了病房,墨厉城这才转过身来看向病床。

    正好看见池安夏已经醒了,墨厉城便赶紧走过来说道:“安夏,你终于醒了!”

    池安夏眸光疑惑地看见墨厉城,便赶紧问道:“老公,我怎么在这?”

    这一出声,她才发现自己有多虚弱,声音细弱地都好像蚊蝇。

    墨厉城上前来就说道:“没事了,你醒来就好,你已经昏迷了一整晚了,知不知道这一晚上我有多担心?”

    说着话,他就已经坐到了床头的沙发上,温热的大手一下握住池安夏冰凉的小手。

    好像他并没有怀疑,自己刚刚跟裴义的对话已经被她听见了。

    池安夏看见他漆黑无底的眼眸里满是心疼,心里猛地一沉。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被薄绍言推倒后才失去意识的。

    而推到她之后,她记得自己身下出了血。

    想到此,池安夏立刻担心地问道:“是不是......孩子已经没有了?”

    墨厉城立刻沉声安慰道:“安夏,别担心,孩子没了,我们以后还可以再有。”

    可池安夏现在心里一下难过,声音也呜咽起来:“孩子,呜......”

    说这话,她的眼泪蓦地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簌簌而下。

    “别难过,我们不是还有辰辰和月月吗?”

    墨厉城赶紧安慰道:“他们可是盼着你早点回家呢,所以你要赶紧养好身体才行。”

    池安夏一双眼睛眼泪汪汪,投过模糊的视线看着眼前的男人,哽咽地说不出话。

    她心里明白既然那个孩子已经没有了,那就是跟她没有缘分。

    可是一想到是自己没有保护好那个孩子,心里就疼得厉害。

    话还没说话来,眼泪就又涌了出来。

    仿佛眼前还闪过薄绍言猛地推了她一把的画面。  墨厉城抬起大手帮她擦着眼泪,一边又说道:“若白刚刚来过,他说那个孩子本来就发育的不太好,可能跟你刚刚怀孕的时候压力太大有关系,所以这次流产也是因为自然淘汰,好在我们都还年轻,将

    来想再要几个孩子都能生的。”

    说着话,他俯身就抱住池安夏,让她在自己怀里好好哭一次。

    看着她难过,他自己又何尝不难过。

    可更多的是自责,如果昨天能陪她一直检查完,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其实那个孩子发育都还算正常,被流产出来的时候已经成型了。

    但是现在他只有编出这样的话来安慰安夏,只想让她尽快释然那个失去的孩子。

    池安夏听见他这样说,虽然有些安慰,可还是忍不住流着低泣:“老公,我.......”

    现在她已经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怪只怪自己当初没有对薄绍言有太大的防范意识。

    她还以为薄绍言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嘴上说些狠话,不会对她怎样。

    没有想到这一次,薄绍言竟然对她对手了!

    哭了好一会儿,池安夏才平静下来。

    墨厉城的衬衣已被她哭湿了一片。

    刚好墨雪初走到病房门口,看见这一幕,脚下的步子一怔。

    肖若白跟在后面提醒道:“墨姨,您怎么不进去了?二嫂说不定现在已经醒了。”

    墨雪初拧着眉心,看着病房里儿子和儿媳,叹了口气便说道:“算了,我就不进去了,你也不要说我来过了。”  肖若白不解,立刻好奇地问道:“可是您已经走到这了,为什么不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