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我会让你跟墨厉城都后悔的!
    ,精彩小说免费!

    她跟他刚刚才在楼下见过面,怎么突然跑到楼上的检查室来了?

    而且现在肖若白又刚走,医生还没有回来。

    她还能闻得见,他身上的酒气依旧很重。

    万一薄绍言借着酒劲想对她做什么,都没人阻止!

    想到这一层,池安夏心里就开始担心起来,下意识地就将手护住在小腹上。

    她被他羞辱也好,伤害也罢,只要不碰她肚子里的孩子,她都可以忍。

    就见薄绍言目光直直地盯着她清亮的眸子,就说道:“我想要跟你好好谈一谈!”

    池安夏心跳一惊一惊地问道:“你要谈什么?医生一下就回来了......”

    她想示意他,在这里不要乱来,这里毕竟是医院。

    而且这个医院还是肖若白的。

    可是她这样的提醒,只会让薄绍言更不悦。

    薄绍言抓着她的手,就厉声说道:“那我们现在就换个地方谈谈吧!”

    说着,他就抓着池安夏细软的手腕,就要将她从检查室里拖出去。

    池安夏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只要不出了这个医院,那薄绍言就不能把她怎么样了。

    她跟他出了检查室,便言辞镇定地说道:“快放开我,前面就有医院的保安,看见你这样对我,那些保安会误会你这是绑架我,快松开!”

    薄绍言听着她在后面叨叨姑姑,却根本没有松开手,就怕一松手她就跑了。

    他很清楚,这个小女人还是耍点小聪明的。

    但医院里的保安的确是很多,刚刚他才被那些臭保安从16层轰下来。

    为了不必要的冲突,薄绍言一转身就将池安夏拉进了旁边的楼梯间里。

    到了楼梯间看见私四下没人,他才将她的手松开。

    池安夏赶紧抬手揉着生疼的手腕,便强装镇静地说道:“薄绍言,我只给你10分钟的时间,如果医生发现我没回去的话,就一定会到处找我,找不到我,恐怕还会报警的!”

    她这是在警告薄绍言,不能对她做出无礼的事情,也是想防患于未然。

    可是她现在却是在跟一个喝过酒的男人说话,就怕他听不进去。

    警告完,她才又说道:“说吧,你要谈什么?”

    就见薄绍言拧起一边眉头,直接问道:“告诉我,14号那天是不是给我下了药?”

    池安夏心里咯噔了一下,便支吾地回答他:“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却不料,她话音还没落下,薄绍言一把就抓住她的肩膀,就大声喊道:“池安夏,你还要给我装到什么时候?别告诉我,那天的事情你一点也不知道!”

    “我......”

    被他这一喊,池安夏心里更是一片惊慌和焦虑。

    她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可是墨厉城之前没有跟她说过14号那天晚上的计划。

    她只是事后才知道,薄绍言跟沈乐薇见面是墨厉城安排的,视频也是墨厉城安排的。

    薄绍言见她还不说,一把将她摁在楼梯扶手上就问道:“看来你很清楚,对不对?”

    池安夏感到后腰抵在冰凉的扶手上有点难受,只好先点头承认。

    “是,我是知道一点,可那又怎么样?事情是你做的,你还想不承认吗?”

    “该死!你跟墨厉城都一样该死!”

    薄绍言吼完,眼睛里就充满了猩红,就好像要随时吃人的猛兽。

    池安夏看着他狰狞可怖的俊脸,心里惊慌地说道:“你为什么到现在还在怨别人?我知道是,厉城安排你们见面也是为了让你及时清醒过来,珍惜你应该珍惜的人!”

    她本来为他的终身幸福考虑,才将沈乐薇安排到他的身边,可是他却不懂珍惜。

    他不珍惜沈乐薇就算了,竟然还要去勾搭何幼宜,害得何幼宜流产。

    可是他又有没有想过,他已经害得沈乐薇终身不孕了?

    她真想问问他,为了自己的私欲,还要害多少人?

    薄绍言却大声喊道:“我说了,那不是我做的,那是墨厉城陷害我的!”

    池安夏边推他边大声说道:“那不关厉城的事,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报应.......”

    “那就是墨厉城的阴谋!”

    薄绍言抓着她的肩膀,发疯一样地大声吼道:“是他在我喝的香槟里下的药,否则我真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更不会被何幼宜见了房间发现我跟沈乐薇!”

    池安夏听他这么吼着,心里猛地一怔,手上推搡着他的力气也弱了下来。

    她从来没有听墨厉城说过,那天晚上叫人给他的酒水里下药的事。

    可是墨厉城从来没有提过,那也不代表没有做过。

    尤其是,墨厉城原本就是一个腹黑又心机颇深的男人,手腕向来强势又狠辣。

    就听薄绍言又吼道:“你到现在还想要替他隐瞒着,你真是越来越让我觉得讨厌!”

    吼完,他抓着她肩膀的大手就猛地一推,就将池安夏往楼梯上推了过去。

    池安夏重心忽然失稳,瞬间整个人就跌了过去。

    还好是倒在上台价的楼梯上,否则她这会儿已经从那滚了下去。

    但是这一摔倒,她的后腰也一下撞到了又冷又硬的台阶上,立刻隔得就生疼了。

    薄绍言却还在发疯一样地喊道:“你别以为我还爱着你,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跟墨厉城都后悔的!”

    喊完,他就用力拉开楼梯间的门就大步往外走了出去。

    池安夏忍着疼想要站起来,可刚起来一半,肚子疼得她就立刻倒了下去。

    看着男人离开的身影,她只能喊道:“薄绍言,你站住,啊!邵言......”

    可回应她的只有剧烈的摔门声,还有迅速远去的脚步声。

    她只能捂着肚子,一点一点往门口爬过去。

    只有赶紧找到人救她,她才能保住肚子里这个小生命。

    可是,可是,她的小腹越来越疼,以至于她连爬到楼梯间门口的力气都没有。

    看着门口就在眼前,她的额头上冒出一颗一颗黄豆粒大小的汗滴,用尽力气喊道:“来人,救我!快来人......”  然而她还没有喊几声,就感觉肚子里又剧烈地疼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