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只能你来这,我就不能来吗?
    “你快说......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要尽可能让幼宜早点醒过来的!”

    “那就是联系美国那边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

    肖若白站在一旁,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框,继续说道:“这种情况,美国那边的医院已经治疗过很多个病例,大概会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会在半年之内醒过来。”

    上次池安夏的妈妈就是他帮着联系的那边的医院,不过现在何幼宜的状况有点复杂。除非是何幼宜自己本身有特别强烈的求生**,否则短时间醒过来的可能性很小。

    何志祥终于感觉有些希望了,赶紧应声道:“好,一切你都尽快安排吧。”

    “我需要先跟那边联系,再确定什么时间转院。”

    肖若白正说着话,随身的手机就响起一阵振铃声。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墨厉城打来的,便说道:“那我先出去了。”

    何志祥点点头,目送肖若白走出病房,这才将目光转回到女儿身上。

    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现在还没醒来,他心口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

    难不成是女儿流年不利,被什么冲克了运气?

    从她怀孕住院,到现在车祸住院,都已经在断断续续住了将近三个月的医院了。

    一想到她的女儿这三个月里手的这些苦,何志祥苍老的脸上就多了几道深深的皱纹。

    如果他当初没有反对女儿跟秦成旭结婚,也就没有后面的这一切灾祸了。

    如果他让他们两个顺顺利利地结婚,也就更不可能遇上薄绍言那样的混蛋!

    如果女儿这次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如此想着,何志祥有些浑浊的眼睛里肃然落下两行泪。

    可是他现在才后悔,好像有点晚了。

    如果女儿现在能够醒过来,他愿意答应她所有的要求。

    可就在这时,病房门外却传来一阵骚乱声。

    紧跟着听见有人喊话声:“让我进去,我必须进去见她!给我闪开......”

    听见那熟悉的语气,何志祥就知道,一定是薄绍言那个家伙来捣乱了。

    现在他女儿还躺在这里没醒过来,完全都是因为这个混蛋。

    如此想着,何志祥起身便生气地走向门口。

    两个保镖正挡在病房门口,阻止薄绍言进入病房。

    孙助理也在大声呵斥道:“我们董事长有令,你不能进去,请言少马上走开。”

    薄绍言也带来几个保镖,气势一点也不示弱地喊道:“再不让开,我就不客气了!”

    何志祥正好出来,就看见这样的情景,脸上的表情立刻不悦。

    孙助理赶紧回身解释:“董事长,言少想要......”

    何志祥早用眼睛看到了,抬手示意他住嘴,然后吩咐道:“通知医院的保安,把人轰走,以后不让我看见这个家伙再出现在医院里。”

    不等孙助理传话,薄绍言赶紧说道:“伯父,请给我一个机会,听我解释解释。”

    言辞间,薄绍言已经十分恳切,大有今天不见何幼宜就不罢休的态度。

    何志祥却一脸不悦地说道:“谁是你伯父?不许乱叫!”

    薄绍言马上开口道:“何董,请您让我见见幼宜吧!”

    “到现在,我女儿还没有醒过来呢!”

    何志祥拧了拧眉,便严肃地说道:“你是忘了,我之前怎么说的吗?如果你再让我看见你,就是薄氏破产的开始!”

    薄绍言心里一沉,赶忙解释道:“何董,您听我说,那天我是被人陷害的......”

    何志祥才不要听他说下去,立刻打断道:“给我滚!不要让我看见你!”

    说完,何志祥一转身就进了病房里,将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薄绍言还想要进去,在门口大喊道:“何董......”

    结果他还没有喊出第二遍,医院里的十几个保安就一起上来了。

    看见有人在特v病房门口闹事,就赶紧拿着电棒上前来阻止:“什么人,马上离开!”

    薄绍言见上来了十几个保安,他带的几个保镖根本不是对手,只好悻悻然地走开了。

    然而他虽然离开特v病房的专区,心里却一直恼火。

    细细想来,都是因为那天晚上喝了一杯香槟酒后,才会见到沈乐薇就克制不住欲火。

    而当天晚上的订婚宴上,只有他跟墨厉城和池安夏碰杯时,才喝的那杯香槟。

    如此想着,薄绍言就怀疑到是墨厉城让人在酒水里动了手脚。

    一定是墨厉城干的!

    绝对是他!

    除了墨厉城,这世界上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上次就是在盛庭酒店,他和池安夏吃饭时误食花生酱,才导致他急性过敏!

    越是这样想着,薄绍言心里就越窝火,没想到同样的错误,他竟然连犯了两次。

    然而就在他从医院的电梯里走下来,正好一抬眸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

    那两个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刚好就是墨厉城和池安夏。

    墨厉城是刚刚将安夏送过来,正在跟肖若白说着话。

    薄绍言离得比较远,就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

    但是他能清楚地看到,墨厉城说完话就低头亲了一下池安夏的脸。

    可是看着那两个人亲密而又恩爱的画面,他的眼睛里就莫名布满了红血丝。

    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人,他绝对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更不会受何志祥的制裁!

    身后的保镖见他站在电梯门口不动,便提醒一声:“少爷,可以走了。”

    薄邵言这才回过神来,再看向医院大门口,却见墨厉城已经走了。

    而池安夏却微笑着正跟肖若白往电梯这边走过来。

    池安夏还正在关心地问道:“何小姐真的还没有醒过来吗?”

    肖若白边走边说着:“是呀,而且情况不容乐观,很可能永远也......”

    他正说着话,一抬头就看见薄绍言带着人站在电梯间的门口。

    三个人的目光正好跟对上,瞬间四周的空气都凝结了。

    池安夏赶紧停下脚步,远远地打了声招呼:“你怎么会在这?”  薄绍言大步朝他们两人走过来,语气不悦地说道:“只能你来这,就不能我来吗?”帝国总裁的天价逃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