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我希望你能买一个戒指送给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薄绍言却一边在她后脖颈上啃咬,一边说道:“不要什么?不要停吗?”

    说这话,他一只手已经把试衣间的门上了锁,另一只手就将她后背的拉链全部拉开,大手就在她精致的蝴蝶骨上拂去,顺势往下。

    顷刻间,这个小小的试衣间就变成了最暧昧的场所。

    沈乐薇被抵在试衣间的墙板上,整个后背全是男人鼻息间喷洒的热气。

    而她却偷偷地拿起手机,从她的角度快速拍了一张自拍照。

    照片上正好照上薄绍言的正脸,却只照上她的半张脸。

    拍完照,她赶紧转过身来说道:“等等,这里不方便,不如我们一会儿换个地方。”

    这里可是试衣间,只有薄薄的木板隔着,一点动静就会被旁边的人听到。

    薄绍言显然是有些忍不住了,搂着她的腰身便说道:“可我不想等了。”

    说着,他就要低头吻上她的嘴唇。

    沈乐薇却一抬手就挡在他的薄唇上,然后说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们说好了,今天我所有的要求,你都会答应我的。”

    薄绍言听她这么说了,只好无奈地说道:“好吧,一会儿换个地方好好疼你。”

    沈乐薇笑了笑,转过身去,就是示意道:“那就帮我先拉好拉链吧。”

    薄绍言为了让她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只好先忍着了。

    谁让这个女人现在让他有点放不开手呢?

    等帮她拉好拉链后,薄绍言咽了咽口水才转身移开试衣间。

    等沈乐薇再从试衣间出来,身上已经穿好了那身迪奥最新款连衣裙,娇艳欲滴的桃红色大裙摆将她的气质衬托得更加美艳迷人,尤其是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加性感出众。

    再配上10公分的高跟鞋,脸上呆上一副超大的太阳眼镜,简直比明星还有魅力。

    薄绍言看着这样不可方物的女子,眼睛更加移不开了。

    他看过她清纯的样子,也看过她性感美艳的样子。

    这个女人的确是最清楚怎么打扮自己,对男人来说最有吸引力。

    然而沈乐薇一抬眸迎上他灼热的目光,心里却觉得还是少点什么。

    最后到了珠宝专柜,她才转身说道:“邵言,我希望你能买一个戒指送给我。”

    薄绍言唇角勾了勾便答应道:“没有问题,你喜欢哪一个?随便挑。”

    沈乐薇听了,感到有点意外,却还是坐下来挑选了一枚戒指。

    只不过她挑选的这枚戒指只是一对简单的铂金指环,上面没有一丁点的宝石装饰。

    薄绍言看着她最好选好了,便贴过脸来说了一句:“小薇,你知道,我不可能跟你一起戴的,所以不如再好好选一枚带钻石的戒指吧。”

    闻言,沈乐薇一整天的心情都立刻便差了很多。

    这个男人竟然舍得花那么多钱给她买衣服、鞋子,却不愿意为她戴上对戒。

    就听专柜的导购小姐说道:“小姐,那我给你推荐这几款单品吧。”

    说着,就用手给她指向柜台里几枚更漂亮的钻石戒指。

    却听沈乐薇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就要这一对,给我包起来吧。”

    说着,她就把自己看上的这对铂金对戒交给导购包装,薄绍言看了也只好默认付账。

    这个时间正好也快中午了,薄绍言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铂金腕表,便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吃饭了,吃完饭赶上下午场的电影。”

    沈乐薇听着他已经把时间安排的这么紧密,笑了笑便应声道:“拿我们去吃饭吧。”

    等导购小姐将对戒包好,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地离开了珠宝专柜。

    可两个人刚一走,便有好多人在身后议论起来。

    有人说:“这是哪个三线明星吗?这么快就攀上了言少,真是有福气!”

    有人说:“啧啧,言少居然喜欢的是这样妖艳的女人!”

    还有人说:“肯定是玩玩的吧?想加入豪门的女人那么多,也得要有背景才行呀!”

    甚至还有人说:“就言少这么风流英俊的男人,身边有多少女人都正常,想要换随时可以换!”

    别人说什么,沈乐薇已经不在乎了。

    她反正已经下定决心,今天就找机会从薄绍言的身边离开。

    等出了商场,正好看见切对面的泰式餐厅。

    可是薄绍言却没有带着沈乐薇去那里,而是要带她去已经预定好的饭店。

    这个时间出入商场的顾客比较多,沈乐薇担心被挤到,随手就挽住了薄绍言的臂弯。

    薄绍言明显地身子怔了下,好像不太愿意被她挽着手臂。

    毕竟这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想跟她太亲近。

    可是沈乐薇却迅速地贴上来,就跟他亲密地说道:“邵言,你等等我。”

    薄绍言回身看了一眼,这才看见沈乐薇脚上的高跟鞋崴了一下,走路有些困难。

    他无奈之下,只好赶紧俯下身来去帮她查看脚踝有没有伤到。

    却不料这一幕,刚刚好就被正在斜对面的泰式餐厅二楼用餐的人看见了。

    何幼宜只是无意间往窗外看了一眼,却没有想到,正好看见薄绍言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

    看见他跟那个女人竟然如此亲密,她手里正拿着的餐具蓦地停住。

    那怎么可能是薄绍言?

    肯定是她看错了!

    肯定是!

    薄绍言明明在电话里说,他今天很忙,又怎么可能跟另一个女人出现在这里?

    何幼宜不敢想下去,她唯一想的就是赶紧找薄绍言求证。

    于是她赶紧把手机拿出来,就给薄绍言打去电话。

    可是她一连打过去两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这一下让何幼宜心里越来越没底了。

    难不成真是池安夏说的那样,薄绍言接近她是另有目的?

    这让她越想越恶心,尤其是想到自己为了薄绍言还把自己的孩子流掉了,就想吐。

    然而就在她越来越难过的时候,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铃声。

    何幼宜下意识地看了眼,就见是薄绍言打来的。  这下她赶紧把电话接了起来,就生气地质问道:“喂,你刚才怎么不接我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