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我就愿意这一辈子都陪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乐薇赶紧抓牢自己身上的浴巾,便柔声说道:“等等......”

    “有什么好等的?我已经等不及了!”

    薄绍言说着,便一把揉住她的36d大月匈,就要搂着她往床上扑去。

    在医院里陪着何幼宜这一整天,他的脑子里就时不时想起她这个妖精还在家里等他。

    现在刚一回家来,就见到这个女人刚刚洗完澡,对于他来说就是最盛情的邀请。

    可沈乐薇的心情却截然相反,扯扯嘴角就说道:“我是想问,你的鼻子怎么了?”

    薄绍言被这一提醒,俊脸上的表情瞬间不悦起来。

    这让他一下就想起,在医院里被秦成旭打得那一拳,刚好就是打在他的鼻子上。

    那个可悲又可怜的家伙,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惹恼他,看来是真活腻歪了!

    今天晚上他就让人把那个家伙好好收拾一顿,以免以后还给他惹麻烦。

    沈乐薇见他脸色难看,赶紧关心道:“还想还伤的不轻,要不要我帮你上点药?”

    薄绍言扯扯嘴角,就语气不屑地回应她:“不用了,看来你还是很关心我,舍不得离开我,你这样让我更舍不得放你走了!”

    却听沈乐薇说道:“是,我已经想通了,以后不想再离开你了。”

    这样的话自然让薄绍言很高兴,抱着她就亲了下来,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骨头里。

    可沈乐薇却把脸往旁边一撇,又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个心愿,希望你答应我!”

    薄绍言火热的嘴唇落在她的脸颊上,一边吻一边答应她:“好,别说一个,100个都答应你。”

    “很简单,我只希望......”

    沈乐薇清醒地说道:“只希望能跟你正大光明地逛逛街,吃吃饭,看看电影。”

    这是她曾经最想要的结果,跟他能像所有情侣一样正大光明地在一起。

    不像现在,像是一个完全被隐藏的地下情人!

    永远也见不得光!

    然而这样简单的要求却被薄绍言一口否定:“那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沈乐薇听了,强忍着心里的酸楚,说道:“可是我只要一天,就是两天后。”

    “为什么非要那天?”

    薄绍言正在亲吻着她脖颈的动作猛地一下僵住。

    那一天是他答应何幼宜去见何志祥的日子,也要跟何志祥商定两个人订婚日子。

    沈乐薇不想等他拒绝,就直接说道:“因为那天是我的生日,我就只有这么一个愿望,如果你那天陪我,我就愿意这一辈子都陪你!”

    却听薄绍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嗓音低沉地开口道:“好,那天我陪你。”

    这样的答案,让沈乐薇有些意外。

    但更多的事惊喜!

    那天不是她的生日,而是她随口编出来的。

    她只想着找个合适的日子,自己想办法从薄绍言身边离开而已。

    男人呼出的鼻息全喷洒在她的脖颈里,顺势吻住她的锁骨,立时在那留下一枚痕迹。

    接下来,薄绍言抱着她直接滚到床上,铺天盖地的亲吻便随之而来,最后带着她直冲云霄,

    这一下让沈乐薇心里又摇摇晃晃地不确定起来,她真的要离开他了吗?

    然而两天之后,也正好是何幼宜出院的日子......

    当天晚上,方思慧就被带到码头的一个船坞里。

    裴义和四个保镖负责审讯,却没有想到这一整晚都没有问出什么来。

    裴义要严格执行boss的命令,关于方思慧幕后的主使,还跟什么人勾结都要问出来。

    然而距离boss给的时间规定马上就要过去,可是这个女人却依旧不想说实话。

    最后困得不行了,方思慧居然恬不知耻地要求:“我困了,我要睡觉哈......轮流睡我吧,兴许让我舒服了,我就什么都告诉你们。”

    说着,方思慧就打着哈欠,故意将衣扣敞开就想要在椅子上睡一觉。

    裴义看着这不要脸的女人,又看看身边这么多兄弟,只想吐口水淹死她。

    如果是干净的女人,兴许他直接下令让兄弟们过过瘾了。

    可是这样肮脏又诡计多端的女人,谁知道她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此时此刻,裴义只好黑着脸说道:“你不是要睡觉吗?来人,把她衣服扒光了。”

    身边的几个弟兄浑身一怔,还以为是特助真想让他们跟这个女人玩一把呢。

    “还愣着干什么?没有听我说吗?”

    裴义见他们都不动手,立刻冷喝道:“把她衣服扒了,先扔进海里让她清醒清醒!”

    四个保镖这才赶紧应声,上前走过去就要把方思慧扒光了扔进又冷又冰的海水里。

    方思慧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几个男人都诱惑不到。

    她在那里杀猪一样叫着:“我不要,放开我!你们这帮墨厉城样的狗......”

    她还以为所有男人都跟秦成旭一样,只要用电手腕就能勾上手,任她摆布。

    却没有想到墨厉城这几个保镖竟然这么难搞,就跟墨厉城一样又臭又硬到啃不动!

    转眼,方思慧就被扒得只剩下贴身的衣物,被扔进齐腰深的海水里。

    而且她想跑也跑不了,两只手还被死死地捆在木桩上。

    那冰冷的海水,立时就让人在里面浑身打哆嗦。

    更何况最近几天降温,又是凌晨,水温已经接近冰点。

    “裴义,你这个蠢货!”

    方思慧恨不得骂死裴义:“跟墨厉城一样的又臭又硬,你这么对我,活该你这辈子都是单身狗,没有女人看得上你这种没种的蠢货......”

    她骂她的,裴义和几个黑衣保镖就在岸上听着,没一个人去理睬。

    除非这个女人先开口求饶,主动说出背后的主使和同谋。

    结果不到10分钟,方思慧就被冻的上牙打下牙了。

    裴义这才上前蹲在码头边上问道:“怎么样?清醒了吗?”

    就听方思慧哆嗦着回答:“混蛋......我、我不要......”

    裴义只好板着脸,说道:“那就再泡一会儿吧。”

    然而就在这时,裴义的手机上却忽然响起一阵振铃声。  他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赶紧起身去接听:“喂,有什么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