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别着急,我们可以先预热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两兄妹可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呀!

    可是现在都去哪里了呢?

    尤其是林筱筱,会不会也像她一样,已经结婚生子了?

    就在池安夏这片刻走神的功夫,却听见墨雪初深深地一声叹息。

    她猛地回过神来,就听婆婆继续说道:“所以这一次,我和厉城的心情都不很好,我还好,跟你把这件事说说,心情也好一些了。”

    “那为什么不给秦成旭一次机会呢?”

    池安夏赶忙说道:“谁能一辈子不犯错,也许他现在也已经知道自己的错了。”

    墨雪初听了,眉心皱了皱,便说道:“那你能保证,他以后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吗?”

    “呃......”池安夏一下噎住,尴尬地拢了拢耳边的碎发。

    “所以人这一辈子就有一次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机会!”墨雪初直接说道。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无话可说了。”

    池安夏顿了下,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不过,厉城也这么想吗?”  墨雪初却又叹了一口气,就说道:“厉城的想法恐怕更复杂,就连我这个做母亲的,有时候也猜不透。可能他会觉得忽然失去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朋友,所以一时觉得心里很空虚,可是对这个朋友做过

    的事情又不想原谅,所以他心里即难过又矛盾吧。”

    然而就在听婆婆说话的空档,池安夏随身的手机忽然响起一条短消息提醒声。

    池安夏只好等婆婆把话说完了,她才把手机拿出来看。

    却见上面显示的信息是沈乐薇发来的。

    池安夏愣了下,又不好当着婆婆的面查看,只好先收起手机。

    就听墨雪初正说着:“你现在和厉城是已经是夫妻,所以一定要多理解他。”

    池安夏赶紧点头应声:“是,妈妈,我一定会理解他的!”

    跟婆婆讨论夫妻之间的事,的确是有些尴尬。

    更尴尬的是,她的手机又紧跟着响起一声短消息提醒声。

    墨雪初带着微微严肃的眼神看过来,让她更不敢把手机拿出来看了。

    但没想到,墨雪初下一秒脸色就有些缓和,然后说道:“我有点累了,你出去吧。”

    池安夏这才赶紧起身,点头说道:“好的,那您先休息会儿吧。”

    说完,她就赶紧从沙发前离开,就转身出了房间。

    墨雪初看着儿媳离开的身影,眉宇间却多了一抹惆怅。

    她今天何止是为了秦成旭心情不好,更是因为这样的下雨天又想起那个人了。

    虽然她现在跟一大家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肯陪她坐下来谈谈心。

    哪怕只是安静地欣赏一下外面的雨景,都没有人陪了......

    外面雨声还没有停,可是天色已经黑下来了。

    沈乐薇拿着手机连续给池安夏发了几条信息,可是都还没有等到她的回复。

    眼看着薄绍言马上就要回来,可是她在这个房间里只能来回踱步。

    她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难道是池安夏说话不算数了,还是已经把她给忘了?

    难道真的要她一辈子留在薄绍言身边,给他做这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如果真的是那样,估计她想要自己逃出这个薄家宅院是不可能了,除非......

    她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的名字,可是还没有等她想清楚,就听见楼下传来车辆鸣笛的声音,紧跟着就有人冒雨跑去开大门。

    沈乐薇很清楚,那肯定是薄绍言的劳斯莱斯古斯特回来了。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便从楼下传来上楼的脚步声,还有佣人的说话声:“少爷好。”

    也就在这时,沈乐薇手里的手机才响起来电铃声。

    她猛地一怔,就见是池安夏打来的。

    可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她接着电话被薄绍言撞上也可就糟糕了。

    如此想着,沈乐薇只好拿着手机进了浴室里,快速地打开水龙头才敢接起来。

    电话一接通,就听见池安夏的说话声:“喂,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沈乐薇着急地说道:“你快点告诉我,什么时候救我出去?”

    却听见池安夏在电话那边说道:“抱歉,我还没有计划好,但是这件事我没有忘了,正在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沈乐薇直接打断道:“我不要等你想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我现在就想离开这!”

    然而话音刚刚落下,就听见浴室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沈乐薇心下一惊,便赶紧将手机拿下来挂断了。

    现在薄绍言就在外面,随时可能进来。

    就听见男人的说话声响在浴室门外:“小薇,你在里面吗?”

    沈乐薇赶紧扭过头去,紧张地对着门口喊了一声:“等一下,我还没有洗好!”

    果然,薄绍言听见她的喊声,这才没有推开门走进来,而是转身离开了。

    沈乐薇这才放松下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可是为了不让薄绍言的怀疑,赶紧将这部手机关机藏了起来。

    等她再出来,身上只裹着一件干净的浴巾,头发上也挂着正在滴水的水珠。

    可她刚一开门,就看见薄绍言高大的身影正慵懒地斜倚在床头,身上的外套早已经脱了,领带也扔到一边,衬衣更是解开了整排扣子,袒着一片小麦色的胸膛。

    沈乐薇一抬眸,正好撞上薄绍言正直勾勾的眼神。

    那野性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攻势,就好像随时会扑过来,将她整个人吃干抹净。

    沈乐薇心上一惊,赶紧扭过身去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个衣服。”

    毕竟她刚刚洗完澡,身体只被一块浴巾包裹着,更像是来诱惑男人的。

    可她还没有转身,薄绍言就走过来就将她搂进怀里。

    “别着急,我们可以先预热下。”

    沈乐薇心里猛地一怔,随之便听见男人微哑的嗓音响在耳侧。

    她太清楚这个男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刚好她身上的浴巾下面没有穿一件衣服。  然而薄绍言抓住她的肩膀,薄唇贴上她的耳珠就允了起来,一只大手也跟着放在浴巾的一角,就要给她扯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