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来人啊,快来人!人都死光了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成旭走进来,脚下的步伐猛地一僵,嘴里不由自主地喊道:“幼宜,你们......”

    正用舌头舔着奶油的何幼宜心上猛地一惊,扭头就看见是秦成旭进来了。

    看得出来,秦成旭看见她跟薄绍言在一起即震惊又气恼。

    尤其是看着薄绍言的眼神,恨不得想要杀人。

    何幼宜赶忙问道:“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你还问我,是怎么来的?”

    秦成旭上前来就骂道:“我打你的电话,你拒接,却跟这个混蛋在这里鬼混!”

    他想都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从美国回来,看见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幕。

    何幼宜立刻不高兴地说道:“我跟你已经分手了,我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秦成旭立刻指着薄绍言,就问道:“你就是为了这个混蛋,跟我分手对不对?”

    何幼宜不承认,也不否认:“反正我已经跟你分手了!你还想......”

    不等她说完,薄绍言却开口说道:“你不用理这种男人,我来解决好了。”

    说着话,薄绍言高大的身影就从座椅上站起身来,便朝秦成旭轻蔑地笑了笑。

    秦成旭见他站在自己面前,更是气得头脑发胀,嘴里念了一句“混蛋”,

    说着,他就抬起拳头,就要朝着薄绍言矜贵的俊脸上打去。

    却见薄绍言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连躲都不躲。

    就好像他能料到这一拳打不到自己。

    果不其然,没等秦成旭打过来,何幼宜就立马扑过来护住。

    紧跟着便听见何幼宜朝秦成旭发脾气:“你想要打他,就先打我好了!”

    秦成旭自然下不去手,气得拳头握得直响:“幼宜......”

    可是这个女人却当着他的面,正护在另一个男人身前。

    更可气的是,薄绍言还朝他轻蔑地笑着。

    那笑容仿佛是在嘲笑一条落水狗!

    这更让秦成旭气得咬牙切齿:“你竟然还护着这个混蛋,你还对得起我吗?”

    何幼宜瞪着眼睛,就说道:“你早就跟你说‘分手’了,孩子也已经流掉了,你还想要怎么样?难不成你是觉得在我身上没有捞到好处,所以还想要纠缠我吗?”

    被她这样说,秦成旭的眼睛一下发红,不可置信地问道:“什么?孩子......”

    说话间,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到何幼宜穿的病号服下得小腹处。

    那里面可是他期盼好久的孩子!

    为了这个孩子,他才跟何幼宜重新和好。

    为了这个孩子,他心甘情愿在医院伺候了何幼宜整整1个月。

    为了这个孩子,他不惜背叛朋友至亲,也要守护她们母子。

    为了这个孩子,他心里每时每刻不在计划着将来跟她们母子的幸福时光。

    然而现在,这个女人竟然亲口跟他说,“孩子也已经流掉了”!

    “对,已经流掉了!”

    何幼宜又郑重其事地说一遍:“我现在已经跟你彻底没有关系了!”

    说着,她就指着病房门口,又大声喊道:“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秦成旭听她这么一喊,心里窝憋的那些委屈和恼怒一下就受不住了。

    这个昔日里被自己像公主一样宠着、惯着、让着、哄着快要7年的女人,竟然一翻脸就这么无情,指着他就跟指着一条狗没什么区别。

    越是想到昔日里他对她有多好,他现在就有多愤怒!

    如果可以,他这一拳真想打在她的脸上。

    可是最后,他却把何幼宜往病床上猛地一推,伸手就抓住薄绍言的脖领子。

    就听秦成旭声嘶力竭地喊道:“混蛋,都是因为你!”

    他也顾不得这里是哪,就只想着要好好教训一下薄绍言这个家伙,抬手就打了过去!

    何幼宜被推到在病床上,脑袋被摔得一懵,肚子也一下撞到床沿上。

    不过她也顾不得自己难受,赶忙扶着床沿回身看去。

    却见秦成旭的拳头还没有打到薄绍言的脸上,自己就反倒被薄绍言狠揍了一拳。

    那一拳被打在秦成旭的嘴角上,不禁立刻闷哼了一声:“嗯......”

    随即就感到嘴里有颗牙松了一些,嘴角也破了皮。

    接下来,秦成旭也发疯似的,又跟薄绍言对打了起来。

    何幼宜再也看不下去了,大声喊道:“你们住手!都快住手,松手呀.......”

    然而秦成旭和薄绍言都没有收手的打算,就算脸上都挂了彩也没停下来。

    看着两个男人为了她依旧你一拳我一拳的打着,何幼宜莫名地心慌着。

    要是真的出了人命,那她可不好收拾了!

    她只好对着病房门外又喊:“来人啊,快来人!人都死光了吗?”

    听见她在病房里喊叫,才又护士跑进来问:“怎么回事?”

    看见病房里两个男人在动手,小护士也是被吓了一跳,尖叫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这下急的何幼宜只好自己上前去劝阻,扯着薄绍言的衣服便说:“邵言,别打了,这里是医院......”

    可就在她扯着薄绍言的时候,秦成旭反手就照着薄绍因的鼻子打了过去。

    这一拳,立刻让薄绍言感觉感觉鼻腔里猛地酸痛难耐。

    还有一股咸腥的液体顺势流了出来。

    等薄绍言缓缓神,抬起手就往鼻尖上擦了擦,就见果真流出来的是血。

    看见那抹鲜红的液体,何幼宜跟着就叫了一声:“啊!血......”

    还没有叫完,何幼宜眼前一暗就晕了过去。

    自从她看见自己流产出来的血,她就格外怕见到红色。

    薄绍言一见她晕了,赶紧扶着她边回病床边喊道:“幼宜,幼宜!你怎么了?”

    看见何幼宜忽然晕了,秦成旭心上一怔,站在一旁,不知道自己的手要不要伸过去。

    他爱了将近7年的女人,现在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他的心就好像被一把什么钝器活生生地宰割着,心里早已经是鲜血淋淋。

    就在这时,保安和其他医护人员赶了过来,就开始给何幼宜检查。  而秦成旭却被两个保安给直接拖出了病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