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真是可怜、可笑,又可悲!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接下来,还留在这间办公室里的秦成旭就开始心慌了起来。

    何志祥和孙助理倒是还算淡定,除了一场没有谈成的生意,他们可没有损失什么。

    于是何志祥便走上前来笑着说道:“事情都已经弄清楚了,我还要好好谢谢贤侄,要不然这一次我可是损失惨重了,而且我看,我们两家集团还可以继续合作的。”

    然而墨厉城俊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沉,开口道:“合作?那也得以后再说。”

    何志祥听了,脸上的笑容微地有些僵硬。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表示道:“好、好,我今天身体不舒服,那就先不奉陪了。”

    就听墨厉城嗓音冷沉地回应道:“何董慢走,恕我不送。”

    何志祥听得出来他这是在下逐客令,扯了扯嘴角便说:“那我们改天再见吧。”

    说完,何志祥还不忘扭头看了一眼站的远远的秦成旭,这才转身离开。

    孙助理什么也不敢说,赶紧跟在后面出去。

    可这下就只剩下秦成旭了,心里紧张地就好像随时会从嗓子眼跳出来。

    他赶紧跟上何志祥和孙助理,就想趁这个机会赶紧溜走。

    可他还没迈出两步,裴义便走过来就挡住他的去路。

    秦成旭一抬头,正好看见裴义那张黑脸,便听他说道:“秦律师,稍等。”

    这一声足以让秦成旭心惊肉跳,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站在几步远的墨厉城。

    就见站在那里的墨厉城冷沉如冰雕,自始至终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让人很难猜测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越是这样城府冷酷、不言不语,越是让人心生畏惧。

    秦成旭光是看着一眼,双腿就开始发颤,眼神也慌张起来。

    不等墨厉城先开口,秦成旭就赶紧说道:“厉城哥,我、我......”

    墨厉城眼眸犀利地看过来,语气冷厉如冰地问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厉城哥,你一定要相信我.......其实、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所以才......”

    秦成旭蓦地感觉喉头发紧,以前能说会道的嘴巴也一下变笨。  他只能努力拼凑自己的语言,好掩饰他现在紧张的情绪:“我这么做真的是别逼无奈......如果我不同意背着你把y3带到这来,那何志祥就不同意我跟幼宜结婚!你也知道,我是多么想要跟幼宜结婚,你也

    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我一辈子孤苦伶仃吧?”

    墨厉城就站在那里,眼神冷厉地看着他,就好像看着路边的一条狗。

    而且这条狗,还是一条吃里扒外,勾结外人的狗!

    现在这条狗还想向他摇尾乞怜,博得同情。

    真是可怜、可笑,又可悲!

    就连裴义都看不下去了,开口说道:“你做的那些事,你以为boss都不知道吗?”

    闻言,秦成旭心上一紧,刚才说的话也一下噎住:“什么......”

    就听裴义又厉声说道:“还用我提醒你下吗?”

    “提醒什么?”

    他心里更紧张了,下意识地两腿发软差点瘫在地上。

    原来他一直以来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始终没有逃过墨厉城的眼睛。

    恐怕从他一开始放过方思慧就已经怀疑到身上,接下来还有薄绍言,何志祥......

    秦成旭不敢再往下想下去,赶忙上前说道:“厉城哥,我知道我错了!”

    说着,他就跑到墨厉城的身前,抬手就要拉住墨厉城的手求情。

    墨厉城压根不想听他狡辩,抬手就将他甩开。

    秦成旭被他甩的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就听墨厉城语气冷沉如冰地说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墨厉城转身就朝着办公室外面走去,高大的身影就如同一座山。

    裴义和几个黑衣保镖紧随其后,还不忘把y3装回箱子带走。

    秦成旭追到办公室的门口,大声喊道:“你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原谅我......”

    可他喊得再大声,墨厉城都不想听一个字,高大冷矜的身影越走越远。

    他想追上去解释,却被黑衣保镖拦住。

    这下整个大办公室里,只剩下秦成旭一个人不知所措了。

    就算墨厉城没有当面说要怎么惩罚他,但是现在这么冷漠的态度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因为墨厉城可不是随便就原谅的人,想要毁掉一个人完全不用自己出手,就能让这个人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

    但是现在所有错误都已经铸成,他再想要挽回都不可能了。

    他现在心里唯一挂念的只有何幼宜,恨不得现在就赶紧找到何幼宜。

    他要跟她说,何志祥已经同意他们两个结婚。

    现在就可以带她一起去夏威夷完成婚礼了!

    只有跟何幼宜尽快结婚,他才有机会让墨厉城原谅他......

    就在仁信医院的病房里,何幼宜却正倚在薄绍言的怀里吃着天天的奶油蛋糕。

    只要是薄绍言给她带来的吃的,她一概都觉得好吃,恨不得一辈子都赖在他怀里。

    一边还听着薄绍言在她耳边说着甜言蜜语:“多吃点吧,我就喜欢女人有手感,那样摸起来会更有感觉,反倒我对那些瘦成排骨的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连看都不看一眼。”

    其实他说这番话,脑海里却浮现出一个清丽脱俗的身影,和一个性感妩媚的身影。

    那抹清丽的身影就是池安夏,那抹性感的身影就是沈乐薇。

    他也说不上来,怎么会一下联想到这两个女人?

    可这样的话却说到何幼宜的心坎里了,立刻笑着说道:“真的吗?那我就多吃点!”

    说着,她就赶紧用勺子挖了一大口奶油放进嘴里一半,另一半却递到薄绍言嘴边。

    薄绍言一怔,就听她笑着说道:“干嘛总要我吃胖?你也陪我一起吧。”

    薄绍言点点头,可是看着眼前这甜得发腻的奶油就想吐。

    但为了表现自己很宠爱她,只好张嘴抿了一小口。

    何幼宜这下高兴地笑着说道:“你看你,奶油都沾到嘴巴上了,我来帮你。”

    说着,她扭过身来就捧着薄绍言的俊脸,就要用自己的小舌,去舔他嘴角的奶油。  然而这一幕,却被刚刚走进病房里来的秦成旭看个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