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孩子!快救救我的孩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薄绍言俯下身来就在她耳边说道:“宝贝儿,放松点,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

    守在房门外面的保镖刚听到刚才门里传来的叫声,都愣了下。

    两个保镖立刻互相看向对方,却都愣在原地,谁也不敢先推门进去。

    大小姐可是正在跟男人**呢!

    万一他们两个冲进去打搅了大小姐的兴致就不好了。

    虽然孙助理交代过,一定要看好何小姐,不能出任何意外。

    但是孙助理也没有说,不允许大小姐跟男人私底下约会上床呀。

    就听到里面的动静从一开始就十分激烈,一直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

    就在门外的两个保镖都松懈下来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房间里忽然传出女人尖叫道:“啊!血!血......”

    这两个保镖再也淡定不了了,愣了下,一起撞开门就闯了进去。

    就见房间里一片凌乱,薄绍言和何幼宜都浑身赤条条的躺在床上。

    只不过薄绍言看见眼前的血迹一脸发懵中。

    何幼宜却脸色苍白地捂着小腹,身下已经淌出一片鲜红的液体。

    但见两个保镖忽然闯进来,薄绍言立马起身低吼道:“滚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

    两个保镖被他这阵势吓得浑身一哆嗦,赶忙转身出了房间去跟孙助理打电话报告。

    可是何幼宜已经感觉自己肚子里一阵阵的绞痛,疼得她眼泪一直往下掉。

    而薄绍言看着眼前的情景,都有些慌了,更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赶紧抓着何幼宜的手,慌张地问道:“宝贝儿,这是什么回事?”

    何幼宜声音颤抖地说道:“孩子.......快救救我的孩子......”

    “什么孩子?是你流产了吗?”

    薄绍言这才意识到,原来是她这是流产了。

    她可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她已经怀孕的事。

    可是他刚才的动作并不算激烈,甚至对于他来说已经相当温柔了。

    看着白色的床单上鲜红的血迹,猛然地让他想起6年前的某一个画面。

    那天还是沈乐薇忽然失踪,他冲进开好的房间里,却只看见床上只剩一片血迹。

    但是现在看着何幼宜还在不断流血,他只好做出决定:“那我赶紧送你去医院吧!”

    说着,薄绍言就赶紧麻利地下床穿衣服,直接用杯子把何幼宜裹着抱出来。

    等他抱着何幼宜从房间里抱出来,两个保镖也赶紧跟上。

    事不宜迟,可能要是晚一步,何幼宜就会跟沈乐薇当年一样大出血。

    何幼宜只感觉肚子越来越疼,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山,一路上都在哭。

    就听见薄绍言的声音一直响在耳侧:“幼宜,坚持住,我很快会送你去医院......”

    然而身边的保镖却不允许,一把推开薄绍言,就说道:“言少请退后,送小姐去医院是我们的事!”

    何幼宜想要捉住他的手,可是最后眼前一暗,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更加不知道自己是最后怎么到的医院......

    而仁信医院里,池安夏和墨雪初也刚刚到妇产科。

    肖若白跟着过来跟女医生交代情况:“邢医生,这位是墨太太,你得检查仔细点。”

    邢医生立刻朝他跑了个媚眼,就笑着说道:“院长放心吧,我一定伺候到位......”

    就在这时,急救科的人却忽然传进来报告:“院长,你快来,有位vip客户流产大出血,是不是要开通紧急手术室?”

    闻言,肖若白的脸色立刻一变,赶紧说道:“必须马上开通紧急手术室!”

    说着话,他都没有来得及交代完,就迅速出了妇产科。

    池安夏和墨雪初也没有计较,毕竟医院里本来就每天都有各种紧急状况。

    却见邢医生有些不高兴地嘟囔一句:“才进来几分钟,屁股都没坐热就走了。”

    墨雪初立刻冷着脸说道:“不管你们院长在不在,你们这些下属都应该精致尽责!”

    邢医生听了,脸上有些不挂,赶紧低头认错:“是,您教训的是。”

    池安夏笑了笑便说:“妈妈,您怎么比我还要紧张?”

    “我这不是紧张,而是关心。”

    墨雪初说着就轻轻拍拍儿媳的小腹处,转脸就语气严肃地吩咐道:“你千万给我看仔细了,不要给我出任何差错,知道了吗?”

    邢医生赶紧点头弯腰,恭敬地应声:“墨夫人请放心,我一定服务周到。”

    针对医院的vip客户,他们这些基层医生可不敢得罪。

    墨雪初听了还算满意:“这还差不多。”

    接下来池安夏就躺在b超检查仪器的病床上,自己主动将上衣撩起来。

    以前她第一次怀孕做检查时,在b超上看见辰辰和月月,就激动地眼泪要掉下来。

    现在又第二次怀孕检查,所以她又忍不住心里小小的激动和紧张起来。

    接下来,邢医生就动作熟练地帮她做b超检查......

    而医院的急救科里,何幼宜却已经被送进紧急手术时接受手术。

    薄绍言却刚刚赶到急救室外,额角都已经伸出一层细汗,担心她会真的出什么意外。

    却没过多久,何志祥也闻讯赶到了医院里,刚一进来就看见薄绍言也在还有些震惊。

    何志祥立马走上前来询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薄绍言赶紧转过身来,低头回应:“何董,您好,我现在也不清楚。”

    确切说,从翠山公寓到医院的急救手术室,他也在发懵中。

    但是何志祥已经猜出来:“我女儿今天见的原来是你,那她流产也跟你有关系吧?”

    薄绍言不敢否认,依旧低着头说道:“是,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令爱已经怀孕了,更不清楚令爱今天怎么会流产的。”

    说完,却见何志祥的老脸上一点责怪的表情都没有,反而多了一点欣慰。

    这却让薄绍言有些意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就在他们在手术室外等着的时候,池安夏已经检查完了,正和墨雪初往这边走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