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我看你们谁敢碰我一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墨厉城却冷冷地开口说道:“不用了,厨房里放不下,还是让管家先送上楼去吧。”

    秦成旭怔了下,就见白管家走上前来伸手就将他怀里的花束给接了过去。

    白管家接过花束,就得赶紧上楼去先拆开全部检查一遍。

    因为墨厉城已经提前交代过,无论秦成旭今天带什么东西来都要拿下去先检查。

    现在的秦成旭已经不是墨家欢迎的朋友,而是变成了处处提防的商业间谍。

    只是秦成旭现在还没有发觉。

    他还笑着说道:“那我就去厨房给墨姨帮帮忙吧。”

    说完,他就赶紧超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生怕多被墨厉城看上两眼。

    厨房里,墨雪初已经忙得差不多了,池安夏便说:“剩下的我来,您休息下吧。”

    墨雪初转身便微笑着说道:“好了,也不用你忙了,剩下的让佣人们做吧。”

    说着,她就拉着池安夏要走出厨房,就见秦成旭走了进来。

    “墨姨,您今天可是真是太漂亮了!”

    秦成旭一进来,就笑嘻嘻说道:“竟然做了这么多饭菜,我可都已经有几年没有吃到您做得饭菜了,今天我可得要多吃点!”

    墨雪初见他是一个人来的,便问道:“怎么你自己来的?”

    池安夏也注意到,不见何幼宜,跟着问道:“是呀,何小姐人呢?”

    秦成旭脸色一转,就说道:“幼宜今天不太舒服,所以没有跟着过来。”

    其实他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有告诉何幼宜。

    毕竟最近何氏跟mc正在闹解除合作关系,何幼宜再过来不太合适。

    墨雪初微微眯了眯眼睛,便直接说道:“那我们就不等了,开饭吧。”

    说完,她就跟安夏一起出了厨房,佣人们赶紧进来,就将准备好的饭菜装盘端出来。

    秦成旭也只好跟着一起去餐厅,墨厉城和肖若白已经等在餐桌前。

    几个孩子正跑过来去洗手,宋骏跟在后面。

    等墨雪初坐下来,所有人才跟着坐下,这一大桌子人真是好不热闹......

    而何幼宜今天却被关在酒店的房间里禁足。

    何志祥已经下令,她最近几天只能酒店范围内自由活动。

    这可是让何幼宜最郁闷的了,在房间里发了好一通脾气。

    该哭的哭了,该闹得闹了,该摔的摔了,该扔的扔了,也不见何志祥去哄她。

    气得何幼宜只好跑到何志祥的套房去哭闹,却被孙助理和保镖拦在门外。

    “小姐,董事长现在正忙,您还是先回房间去休息吧。”

    “你们给我让开!我今天非要见我爸比,他要不见我,我现在就死给他看!”

    何幼宜才不听这套,立刻朝总统套房的门里生气地喊道。

    她就不信,她现在拿死要挟,何志祥还不肯出来见她?

    要知道,何志祥现在就只剩下她这一个女儿了!

    以前这招可是百试不爽,都能把她爸身边的那一连十几任秘书全搞疯了。

    孙助理也不例外,脑袋都要炸了。

    这要是影响董事长今天跟大客户视频电话,他就该卷铺盖走人了。

    可要是对小姐无礼的话,那他这个助理就更别干了。

    孙助理只得吩咐保镖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小姐送回房间去。”

    何幼宜立马生气地大喊道:“我看你们谁敢碰我一下?全都给我滚开!”

    喊完,她就抬脚就朝面前镶金的套房房门踹了一脚。

    孙助理见了,赶紧挡过去说道:“小姐......”

    那一脚就正好踹在他腿上,顿时就疼得直咧嘴。

    何幼宜还想接着闹,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说话声:“何小姐,出了什么事吗?”

    何幼宜心里一下激动起来,因为她听得出来那是薄绍言的声音。

    她转过身去,果真就看见薄绍言正站在身后不远处。

    依旧是笔挺修身的灰色暗纹西装,外面搭配长风衣,衬得他身形更加出众完美。

    尤其是整齐的短发下英俊立体的俊脸,让她从远处看见就移不开视线了。

    让何幼宜立马变成温柔的淑女,笑着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边说,她一边用手指拨弄着自己凌乱的头发。

    这幅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怀春的少女。

    这样的变化,却让孙助理和旁边的两个保镖都惊讶不止,还以为是错觉。

    他们家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对人这么温柔,这么淑女过?

    而刚刚何大小姐任性耍横的一幕,也正好被薄绍言看在眼里。

    却见薄绍言扯了扯嘴角走进两步,便说道:“那就好,请问何董今天在吗?”

    孙助理赶忙说道:“抱歉,我们董事长现在生在忙,请言少稍等。”

    薄绍言点点头,一只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一边说道:“那好吧,我就先等一下。”

    说着话,他就将头偏过去看向何幼宜,故意将衣兜里的东西套出来让她看见。

    何幼宜见了那抹粉红,心跳立刻落了一拍。

    那不就是她前天在翠山温泉池穿过的那件泳衣上围吗?

    现在竟然在薄绍言的衣兜里,难不成是来专程还给她的?

    她可不想让孙助理和保镖们看见。

    于是她故意扶着脑袋,弱弱地说道:“我觉得有点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了。”

    说完,何幼宜就朝薄绍言递了个眼色,转身就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回去。

    她边走还边心里忐忑,要是薄绍言不跟她过来怎么办?

    所以她走到自己房门口,还特意扭头往后看了一眼。

    可她一扭头,却见薄绍言高大的身影还站在那里,根本没有跟她走过来。

    这下让何幼宜心里一下懊丧起来,进门就“砰”地一声将门重重甩上了。

    难不成是薄绍言刚才故意逗她,根本没有想要把上围还给她?

    何幼宜生气地喊道:“该死的混蛋,竟然敢耍我!”

    边喊,她边抬脚就揣在桌腿上,立马疼得她立刻蹲着身子大叫了声:“啊!”

    就这么碰了一下还这么疼,可见那天她推了薄绍言一把,把他手肘磕出血有多疼。  然而就在这时,房门外面却响起两声轻轻敲门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