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真是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家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乐薇深呼吸一口气,便说道:“我没有看见他跟女人从酒店出来,但是却看见秦成旭跟他一起下的电梯,估计跟邵言今天见面的人是秦成旭吧。”

    可是电话对面的池安夏听了,却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秦成旭怎么可能会跟薄绍言一起见面?

    要知道薄绍言跟墨厉城现在可是形同仇敌,秦成旭更不该跟他见面。

    然而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池安夏只好赶忙问道:“那薄绍言现在去哪了?”

    沈乐薇看着行驶在前面的车辆,一边回答道:“他今天感冒了,可能是要回薄家大宅去......”

    “休息”两个字还没有说话口,就见薄绍言的座驾直奔着出城的高速驶去。

    那个方向可不是去回薄家大宅的,那又能去哪?

    沈乐薇心上一怔,就说道:“不对......他好像是要出城。”

    “你别紧张,薄绍言比以前要成熟很多,我相信以前的教训他还是记着的......”

    “安夏,你不要安慰我,他是怎么样的人,我心里很清楚。”

    不等她说完,沈乐薇就打断道,语气有些微恙。

    池安夏还想说什么,就听沈乐薇又说道:“我先挂了,有事再联系你。”

    说完,沈乐薇便挂上了电话,又嘱咐司机道:“麻烦师傅,一定要跟上前面的那辆豪车,距离不要太近,不要被他发现。”

    薄绍言是怎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了解。

    薄绍言这次回来就是来找墨厉城报仇的,又怎么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以前的薄绍言桀骜不驯,又狂妄自大,可现在的他却已经知道收敛锋芒,择机而动。

    真是不知道现在的他要是真的跟墨厉城较量起来,到底谁胜谁负?

    而让沈乐薇心里最纠结的是,薄绍言的心里一直还没有放下池安夏。

    时间能改变一切,却没有改变他的初衷,也没有改变她的心意。

    天空越累越阴沉,沈乐薇的心情却越累越压抑......

    池安夏挂上电话,就扭头跟墨厉城说道:“老公,薄绍言刚刚跟秦成旭在盛庭酒店见面了,这件事你知道吧?”

    “嗯,我已经知道了。”

    墨厉城的俊脸冷沉,微微颔首,竟一点也不意外。

    池安夏怔了下,错愕地问道:“可是秦成旭为什么要跟薄绍言见面?”

    不过比她更惊讶的却是肖若白,刚做完手术就跑出来问:“什么?秦成旭那个家伙还真跟薄绍言勾搭到一起了吗?”

    池安夏怔了下,便反问道:“什么?难道不是老公安排的吗?”

    墨厉城挑了挑一边的剑眉,目光幽冷地看了眼肖若白。

    随后他才开口说道:“没有,是背着我去见的。”

    这更加让池安夏疑惑了,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她没弄清的?

    要不是沈乐薇大早上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清楚薄绍言会和秦成旭偷偷见面。

    就听肖若白非常生气地说道:“真是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家伙!你们等我下,我这就去找他问清楚。”

    说着,肖若白便要转身去准备,就想着要找秦成旭当面质问他。

    可他刚转身,便听到墨厉城沉声说道:“不用了,我已经有安排了。”

    肖若白这才冷静下来,随口说道:“那就好。”

    然而这对于池安夏来说,就更云里雾里了。

    她赶紧拉住墨厉城的大手,便关切地问道:“老公,究竟出了什么事?”

    却见墨厉城俊脸沉着地说道:“一两句跟你说不清,现在我得马上去开个会。”

    说着,墨厉城就从沙发上站起身,将池安夏从沙发上拉起来,便交代道:“你现在回家照顾好孩子们,等我回去再跟你把所有事都说清楚,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你就跟原来一样就行。”

    既然狐狸终于露出尾巴,那他就要尽早做到防范措施,以免后患。

    池安夏听他这么说,便回应道:“好的,你去吧。”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现在的她已经充分相信自己的丈夫。

    越是遇到紧急的事情,越是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她就越要跟她站在一起。

    只有这样的时刻,她才要更加支持他,而不是随便听信别人说的话,让他分心。

    墨厉城见自己的小女人现在这么通情达理,搂过她的腰身来就低头亲了一口。

    这让肖若白看在眼里,瞬间感觉又被虐了,闭了闭眼睛就当没看见......

    直到薄绍言的劳斯莱斯开到郊外的翠山脚下,沈乐薇坐的出租车就不能再靠近了。

    就听司机师傅说:“小姐,我只能送你到这了,前面是私人山庄,出租车进不去。”

    沈乐薇深呼吸一口,闭了闭眼睛眼睛便说道:“好吧,那就到这里吧。”

    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薄绍言的座驾开进里面专用停车场,却不能跟着进去了。

    而薄绍言将车停下后,便换成了电缆车直接坐到翠山山顶。

    他想着,何幼宜那丫头现在一定等得着急了。

    昨晚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想必她也已经想好接受他。

    那秦成旭那个家伙就算已经不听他的话,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薄绍言刚进了会所却见何幼宜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薄绍言心上一怔,转身出了房间,抓住一个女服务员便问道:“何小姐人呢?”

    “言少,我......”

    女服务员被他这一抓,激动地小心脏都要立刻跳出来了。

    薄绍言可对这种普通货色的一点也不感兴趣,大声又问一遍:“人到底去哪了?”

    女服务员赶紧支支吾吾地回答:“何小姐她、她早上就、就走了......”

    “该死!人走了,怎么不早告诉我?”

    这可让薄邵言一下心情不悦,扯着女服务员的衣领就呵斥道。

    女服务员被他狰狞的俊脸吓得脸色都泛白,说话就更不利索了:“我我、不知道......好像早上跟你打过电话,然后我也不知道......”

    听她说也说不清楚,薄绍言干脆一把松开,转身就往回去的方向走。

    女服务员却吓得两脚一软,瘫坐在地上。  她们这些下层员工才没有见过言少发这么大脾气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