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你这个混蛋臭小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闻言,何幼宜吃惊地问道:“什么?他什么时候走的?”

    现在已经是不早了,就算回城区也会很晚吧?

    难不成是因为她拒绝了他,没有脸见她,所以才这么晚着急着走了吗?

    服务员微笑着回答她:“言少出了温泉池就走了,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何幼宜听了,心里一下失落起来。

    这不是明摆着撩完就跑吗?

    但现在她也只好点点头,应了声:“知道了,把晚餐送检我房间。”

    交代完,何幼宜便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就去换衣服了。

    而薄绍言此时此刻正在路上一面开车,一面接电话。

    电话是秦成旭从美国打过来的:“我已经改签今晚的机票,明天上午就能到北城。”

    薄绍言立刻问道:“那我要的东西,你有没有带回来?”

    “我已经拿到手里,明天到了北城我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你安排好地点,我见面后再详谈,记住,不能让墨厉城发现。”秦成旭在电话里谨慎地说道。

    闻言,薄绍言勾起唇角便说道:“你放心,绝对不会让墨厉城知道。”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那小子还在担心墨厉城会知道!

    就听秦成旭又说道:“那好吧,等明天我下飞机给你打电话。”

    正在这时,薄绍言的车载电话上忽然又打进来一个电话。

    他边开车边侧眸看了一眼,便说了声:“ok,挂了。”

    挂上秦城旭的电话,他就赶忙接通另一个电话。

    就听女人语气温柔的问道:“邵言,你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

    薄绍言直接说道:“我今天晚上有个重要的应酬,要晚一会儿才能回去。”

    沈乐薇想也没想,就笑着回答:“好吧,你就忙完早点回来。”

    “嗯,知道了,你不用等我,早点睡吧。”

    说完,薄绍言便抬手就将电话挂断。

    一扭头,他正好看见副驾驶上的一抹教研的粉红色。

    随即,搏杀阿银凉薄的唇角不由的微微勾起,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意。

    这就是何幼宜刚才在温泉池里穿的那件的泳衣上围,还散发着女人特有的香气。

    他虽然不是对女人怜香惜玉的男人,可是这么多年来,身边围绕的女人数不胜数,所以他早就知道什么样的手腕可以让女人对他死心塌地。

    要是何大小姐一旦坠入他的情网,那何氏财团中有一天会握在他的手里。

    至于秦成旭,不过是他暂时可以利用的工具,利用完就随时可以踹开。

    最后还不是他跟墨厉城斗到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只是让他心里唯一过意不去的,就是邵锦川可能不会再认他这个儿子了。

    果不其然,等薄绍言回到薄家大宅,就见邵锦川跟沈乐薇正坐在客厅里等着他。

    而且一看邵锦川的脸色,就知道他最近心情很不好,沈乐薇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有些打瞌睡。

    薄绍言看着情景,不紧不慢地走进去便问道:“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有睡?”

    沈乐薇听见他的声音,便立马放下茶杯,起身说道:“邵言,你终于回来了。”

    说着,她就从沙发前绕过来,走到薄绍言的身边。

    而邵锦川还坐在轮椅上,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就听沈乐薇走到他身边,小声说道:“我一直劝叔叔去休息,可是叔叔不听。”

    薄绍言听了,便走到邵锦川面前,语气冷冷地说道:“没有什么事的话,您就早点回房间休息吧。”

    说完,他就转身要直接上楼去,不想跟自己的亲生父亲多废话一句。

    邵锦川微微抬了抬眉头,这才说道:“我想提醒你,以后不要跟墨厉城作对。”

    薄绍言正要上楼的脚步一顿,扭头便说:“您这什么意思?这么担心我会输给墨厉城!”

    提到这个名字,他就觉得可笑,当初他管那个人叫小舅,现在又莫名其妙成了他亲哥,这种混乱的关系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也就薄家这种豪门,才能让人产生这种让人匪夷所思的关系吧。

    “你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想输的太惨,还是尽早收手吧。”

    邵锦川见他听不进去,就郑重其事地警告道。

    可是这样的话落在薄绍言的耳朵里,却觉得分外刺耳。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当面跟他说这种话,也就是邵锦川这个亲生父亲敢。

    换了另一个人,他就分分钟让那个人从自己眼前消失,从北城彻底消失!

    就见薄绍言立刻冷着俊脸,便说道:“你就这么不放心吗?那你赶紧去找个寺庙稍稍高香,祈祷菩萨保佑你下半辈子有人能给你养老送终吧!”

    说完,薄绍言就转回身去,迈开大步就朝楼上走了上去,连回头都不回头。

    沈乐薇也只好赶紧追了上去,边追边劝:“邵言,你怎么可以那样跟叔叔说话?”

    邵锦川看着他上楼去,嘴里骂了半句:“你这个混蛋臭小子......”

    可是他心里又何尝不知道,这个儿子又怎么可能是墨厉城的对手?

    他是真心不希望,自己的这两个儿子继续互相斗下去了。

    恐怕斗下去的结果是两败俱伤,最后让渔翁得利!

    薄绍言也是十分生气地回了房间,原本今天不错的心情也弄得很郁闷。

    他脱下身上的风衣外套时,一个不注意扯痛了被碰上的右手肘,不禁闷哼一声。

    沈乐薇跟在他身后,一边接过来帮他脱外套,一边问道:“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薄绍言却冷着脸说道:“我没事,不用管了。”

    可是沈乐薇帮他脱下外套,一眼就看见他右手肘的衬衣上好像有些血迹。

    这让她心上一惊,赶紧扶住他的胳膊关心道:“这里好像有点严重,快让我看看!”

    薄绍言的半边身子跟着一怔,脸色冷漠地回应道:“只不过是碰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

    说着,他就从女人的手上抽回自己的手臂,然后就进了浴室。

    沈乐薇看着他的背影,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只是薄绍言刚进了浴室里,她就听到薄绍言的外套里有手机震动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