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这个女人,你不清楚是谁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什么消息?看把你激动的......”

    何志祥边说着,边看向手机上的视频,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呆住了。

    视频里,何幼宜竟然穿着一身娇嫩的粉红色夏内尔泳衣,坐在冒着泡泡的温泉池里。  紧跟着就听何幼宜对着镜头,不太高兴地说道:“我说爸比,你就不要派人到处找我了,我现在正在一个人度假,过一阵子就会回去的,你要是想要我早点回去的话,那就赶紧把我的信用卡开通了,否

    则的话......”

    说到这,她故意别过头去不看镜头,继续说道:“那你短时间内是看不见我了!”

    “你这是要到哪里去了?快点马上给我回来!”

    何志祥看着这样的视频,立刻生气地对着手机大声喊道。

    可是喊完,他这才发现这只不过是一个提前拍好的视频发过来的。

    视频的画面就定格在何幼宜把那就话说完,身体周围冒着的热气都止住了。

    这下可是让何志祥气得脑仁止疼,立刻吩咐道:“马上去查,小姐到底是在哪?”

    孙助理赶紧应声:“是,董事长,可是这个......我尽量去查。”

    明明知道有可能查不到何幼宜的地址,可这也得去查。

    等孙助理走到门口,就听何志祥又说道:“回来,先去把小姐的信用卡开通了!”

    这样的结果当然是何幼宜就高兴不过的了,自己又有钱花,又可以继续玩乐。

    听着手机上的消息提醒声,她就往温泉池子的边沿上依靠,就去查看。

    手机上果真显示着:

    这下高兴的她立马笑着说道:“我就知道,我爹地还是最疼我的!”

    说完,她就拿着手机往自己粉嫩的唇瓣上亲了一口。

    走进来的薄绍言正好看见这一幕,便走过来问道:“何小姐是为什么事这么高兴?”

    何幼宜一抬头就见男人精赤着上半身,拿着香槟酒向她靠近,心跳猛地落了一拍。

    虽然她对于男人的身体并不陌生,可是眼前这男人的确是她见过最出众的。

    高大的身影,宽阔的肩膀,清健的胸腹肌,流畅的人鱼线,修长的腿。

    尤其是那张跟墨厉城有几分相似的面孔,就更心跳不止了。

    要知道在遇见秦成旭之前,她就先对墨厉城动心的,这些年都一直没有放下。

    现在她跟薄绍言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翠山山庄温泉池见面,仿佛又找回了当年的时光。

    看着这个男人直接坐在身旁,何幼宜立刻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儿的温泉还不错,虽然比我去过的北海道温泉差了点儿,可还是要谢谢你带我来这儿散心。”

    “不用谢,这里本来就一直都是我们薄家产业,何小姐就当来家里做客吧。”

    薄绍言一边微笑着说道,一边拿着红酒倒在两只透明的杯子里。

    倒完香槟,他便将其中一杯递给何幼宜,目光灼灼地看向她氤氲在雾气里的肌肤。

    虽然何大小姐脸蛋长得不是特别美,身材也不是特别好,可是在这雾气缭绕的温泉池里,全身的肌肤倒是衬得光滑粉嫩,别有一番诱惑力。

    何幼宜莞尔一笑,想要说自己怀孕了不能喝酒,却还是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酒杯。

    而且她伸手去接酒杯的时候,小手刚好擦过男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

    这轻微的触碰一下就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一下变得微妙起来。

    薄绍言跟她的酒杯碰了一下,便说道:“为何小姐大驾光临,干杯!”

    “那我也谢谢你的盛情邀请,干杯!”

    何幼宜说完,立刻把酒杯放在自己嘴唇边,就喝了一口。

    甘醇浓郁的红酒瞬间划过喉间,心尖都好像醉了。

    这一刻,她好像是在可以忽略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

    她心里清楚,被薄绍言知道她怀了秦成旭的孩子,那他也就会不再对她这么好。

    喝完酒,何幼宜扭过头去便问道:“那请我来这儿做客,家里的女人不会吃醋吗?”

    却见薄绍言身子往后一靠,修长的手臂往后伸展开,就搭在何幼宜身后的台子上。

    随之就听到他自嘲地笑着说道:“呵呵,我哪里还有什么家里的女人?想必何小姐也应该很清楚吧,当年我娶的女人早就跟我离婚了,现在还是mc集团的总裁夫人呢。”

    “你该不会说的是......”

    何幼宜拿着就被的手怔了下,最后一个字一句地念道:“是池安夏。”

    薄绍言无奈地点点头,然后自己猛地一口喝光了。

    那个名字他不愿别人提及,可是在心里却一直有她的位置。

    虽然他嘴上什么也没有说,可是眼神里却流露出一丝忧伤和阴郁的神情。

    何幼宜浅浅地喝了一口香槟,便随之问道:“那你现在,该不会还是没忘了她吧?”

    她早听说过6年前薄池两家联姻的事情,也很清楚池安夏以前结婚的对象就是薄绍言。

    关于薄绍言跟墨厉城之间的明争暗斗这么多年,她也听秦成旭提过很多次。

    现在提到池安夏,她才试探性地问了这么一句。

    薄绍言又倒了一杯红酒,一边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一直没有忘记过她.......”

    说着,他就扭过俊脸来,看着何幼宜粉嫩的脸蛋便继续说道:“不过我现在也已经决定,从今以后彻底把她给忘了,然后跟另一个更可爱的女人重新开始一段更美好。”

    何幼宜心上猛地一怔,随口问道:“那另一个女人是谁?”

    “这个女人,你不清楚是谁吗?”

    话音落下,薄绍言却十分认真地看着她,幽深的眼眸里倒映着她的影子。

    这一刻更让何幼宜心跳加速起来,下意识地预感到他嘴里说的另一个女人就是她。

    可她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嘴上故意说着:“我怎么会知道,你说的是谁?”

    就见薄绍言英俊立体的脸庞猛地凑近了几分,嗓音又低又沉地说道:“你不知道不要紧,只有我自己的心里知道就行了。”  说完,男人菲薄的唇瓣就朝着她粉嫩的嘴唇压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