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快走,再不走,我就后悔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下就让沈乐薇不淡定了,却不敢抬头看向池洋。

    她害怕,她看见他的脸就又会动摇。

    只听见池洋声音干涸嘶哑地说着:“乐姐,跟我走......跟我走......”

    没有想到,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这小子害死这么坚持要带她离开。

    沈乐薇惊讶了几秒钟,才开口说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我跟你不会有好结果,我现在都已经过了30岁,你才刚刚20岁,你以后只会越来越年轻帅气,而我只会......”

    说到这里,她心里更加忧伤难过,眼泪也一下子在眼眶里打起转。

    因为她跟池洋之间不只是年龄上的差距,还有她已经不可能再生孩子。

    万一她人老珠黄的时候,又怎么留的住正当年的他?

    所以她没有一点自信跟他会有好结果。

    然而池洋却不在乎,努力开口说着:“薄绍言还会伤了你......不要回去!”

    听到薄绍言的名字,沈乐薇赶忙抽了抽鼻尖,让溢满的眼泪没有掉下来。

    “你放心吧,这次不会了,他已经要求我留在他身边一辈子了!也只有他不嫌弃我以前的那些经历,也不嫌弃我的身体脏,所以我也已经做好决定,要留下来陪他一辈子!”

    沈乐薇为了不让池洋看见自己眼底的忧伤,故意笑着跟他说道。

    池洋看她这么坚定,勉强地勾了勾唇角,便说道:“好......我祝你幸福。”

    不知道是他灰了心,还是再也没有力气握住她的手,猛地一下就松开了。

    沈乐薇心上又是猛地一怔,抬眸看向池洋那张标准的娃娃脸。

    他有一张好像永远也长不大的脸,可是心却累得无以复加。

    此时此刻,他闭上眼睛把头别到另一边。

    就好像是在无形中表达着:快走,再不走,我就后悔了!

    沈乐薇看着这样的池洋,愣了好几秒种,这才咬咬牙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那一秒,池洋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好像是被人在狠狠撕裂一样。

    这个女人,他真是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才能让她明白自己的心。

    沈乐薇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出了房间,正好看见池安夏等在外面的廊檐下。

    于是她走过去便打了声招呼:“我已经跟他聊完了,以后不要叫我来了。”

    说完,她径直地走进还淅淅沥沥地下着的小雨中。

    池安夏怔了下,赶紧说道:“下雨了,你回去不方便,还是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沈乐薇好像没有听见她说话一样,自顾自地往大门口走去。

    池安夏只好将手垫在头顶追了上去,边追边说:“沈乐薇,你听到没有?”

    可等她追上去,竟然看见沈乐薇精致漂亮的妆容上竟然被水滴冲化了,一时间分不清是眼泪,还是头顶飞落下来的雨水。

    沈乐薇见她追上来,赶忙抬手擦了擦脸,便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好了。”

    说完,沈乐薇就又朝着大门口走去,池安夏只好冒着雨追出来。

    就见刚好有一辆黑色的豪车正好停在池家的大门外。

    随之就见豪车后车门打开,黑衣保镖迅速打开一把黑色的雨伞撑在车门口。

    沈乐薇脚步一怔,就见修长笔直的腿迈下车,随之就见男人高大冷峻的身影从车上优雅地走下来。

    黑色的雨伞半遮着男人英俊不凡的脸,但从气场上依旧能让人一眼判断出他是谁。

    看见他,池安夏脸上欣喜的笑意立刻从嘴角晕染开来。

    在这凄冷的雨夜,就像一朵花静静开放。

    墨厉城抬起漆黑如墨的眼眸,一眼就看见站在台阶上池安夏。

    看见小女人头顶的发丝上还挂着雨滴,抬手就从报表手里接过那把雨伞走了过来。

    沈乐薇心上一怔,墨厉城手里的雨伞直接越过她,就打在了池安夏的头顶上。

    她莫名地觉得一阵心酸,这样的动作,池洋也同样为她做过。

    而薄绍言却一次都没有,也从来没有接送过她。

    那个男人只有在身体需要她的时候,才将她狠狠地拥进怀里。

    就听池安夏语气惊喜地问道:“呃,你不是刚才说的才忙完吗?怎么快就过来了?”

    墨厉城低沉性感的嗓音响在身侧:“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正在路上。”

    池安夏紧跟着说道:“你来的正好,我正要送小薇回去,就让她坐保姆车吧。”

    沈乐薇转身,声音低落地说道:“不用了,被言少看见是你们的车把我送回去,就会怀疑了,他现在疑心病挺重的呢。”

    池安夏却说道:“可这段路不好打车,我还是安排车送你到外面,你再打车吧。”

    沈乐薇犹豫一下,望向池家大门口的四周,的确是是属于很僻静的地段。

    “听我太太的安排吧。”

    墨厉城将池安夏搂进怀里,忽然开口说道:“另外车上我会放上你需要的东西。”

    沈乐薇听了,这才赶紧说道:“看来只能这样,谢谢墨总。”

    池安夏见她同意就赶紧吩咐人,准备好保姆车送沈乐薇。

    等保姆车离开,她才跟墨厉城一起坐上宾利车。

    而且就连她上车都是这个男人全程扶着,生怕她走在又湿又滑的路上出意外。

    这一点让池安夏心里觉得很暖心,情不自禁将自己的脑袋轻轻靠在他宽宽的肩上。

    墨厉城看着她小鸟依人的模样,长臂一身就把她抱在怀里,让她靠的更舒服点。

    然而沈乐薇却一个人坐在保姆车里,快速地找到墨厉城说给她放好的东西。

    就见一个小小的药盒里只装着一粒白色的药片。

    她赶紧把里面的一粒药拿出来直接放进嘴里,干咽了进去。

    如果时隔一周她吃不到这个药,那她以前的毒瘾就会又发作。

    直到把药片吃进去,她才觉得心里好受很多,闭上眼睛便在后座上休息一会儿。

    等沈乐薇回到薄家大宅的时候却已经晚上9点钟,而薄绍言却还没有从酒店回来。  她只好先上楼去洗漱,却没有想到一直等到晚上快11点才等到薄绍言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