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何幼宜两只手也下意识地搂住男人的脖颈,一抬头她的脸颊正好擦过薄绍言的下巴。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更让她心脏“砰砰”乱跳起来。

    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想到此,何幼宜就生气地推了一把,就说道:“你干什么?快松开我......”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她的小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叫声。

    瞬间何幼宜的脸色一片尴尬,一定是肚子里的小宝宝又饿了。

    自从知道怀孕以后,她就感觉特别容易饿。

    要是秦成旭在身边的话,她一准拉着秦成旭赶紧找家餐厅吃饭。

    可在不太熟的男人面前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太让她觉得丢面子了。

    然而薄绍言好像已经听到了,一边松开手一边表示道:“看来我应该先陪何小姐去吃点东西,刚好我知道一家新开的泰国餐厅味道很不错。”

    听他这么说,何幼宜忽然心动,赶忙说道:“好吧,那就勉为其难跟你去尝尝吧。”

    说完,她就趾高气昂地先转身朝着酒店的正门口走过去,薄绍言紧随其后。

    酒店大门外,司机已经把那辆大气奢华的劳斯莱斯停到门口。

    何幼宜一出门便看见薄绍言这辆座驾,便故意抬高下巴。

    薄绍言见了,还亲自上前绅士地帮她打开后车门,并说道:“何小姐,请上车吧。”

    何幼宜这才走上前,俯身低头缓缓地坐进车里,薄绍言将车门关上自己绕到另一边去上车......

    与此同时,沈乐薇却刚刚到了池家,一进门就询问:“池洋在哪?”

    池安夏赶忙将她迎进门,边说道:“就在里面。”

    沈乐薇听了,赶忙顺着她的手势就进了里面的房间。

    就见池洋正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好像是还在睡着,头顶还挂着已经空了的吊瓶。

    这一下就让沈乐薇着急起来,走到他的床边就俯低身子呼唤道:“池洋,你醒醒!”

    从昨天晚上,她看见阳台上那滩血水的时候,就一直在担心着。

    现在看见池洋惨白如纸的脸色,她就更不放心了。

    然而池洋好像是没有听见她的呼唤是的,依旧紧皱着眉心,闭着眼睛躺在那。

    沈乐薇见了,赶紧回头询问池安夏:“他现在什么情况?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池安夏眼睫微垂,声音缓缓地说道:“我今天上午看见他的时候就已经出了很多血,可是他又不想去医院,我只好简单给他止了血,请大夫给他输了消炎药,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不过小腹里的子弹还

    得等肖院长从外地回来帮他取。”

    她已经跟肖若白约好了,等肖若白明天一回来就立刻来给池洋做手术。

    沈乐薇这才微微放下心来,扭过头去便又问:“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这个......我也说不清了,”

    毕竟她又不是医生,只能估摸着:“也许一会儿会醒,不过我想知道,真的是薄绍言开的枪吗?”

    沈乐薇点点头,便解释道:“可能邵言是担心我有危险,所以才开的枪。”

    这样的话也就只能骗骗安夏,却骗不了她自己。

    薄绍言有多危险,她心里还很清楚。

    却见池安夏点点头,然后就说:“那好吧,你就先跟池洋单独待会儿吧。”

    说完,安夏便转身走出房间,并且把门轻轻带上。

    等她出了门,才发现外面的天空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

    这样一个又冷又湿的春雨之夜,忽然之间叫人的心里也开始湿润起来。

    一时间她的心思好像也回到了自己童年的时光。

    那个时候,父母的感情因为另一个女人的出现变得直立破碎,紧跟着妈妈就带着她离开池家,另一个女人便挺着大肚子带着女儿住进了池家。

    那个时候,她是多恨这个家,多恨那个把妈妈挤走的女人和未出生的孩子啊。

    真是想不到,时间一晃就20年过去了,现在她却要替池家守护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如果明天池国雄和妈妈一起回来看家这一幕,也一定会感激她做的这些吧。

    然而就在池安夏望着春雨发愣的时候,随身的手机响起一阵铃声。

    池安夏听得出来,那是给墨厉城设定的特殊铃声,便随手拿出来接听。

    “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吗?”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伴着沙沙的雨声落进她的耳朵里,声音格外的悦耳,让人心情也愉悦起来。

    池安夏赶忙对他说道:“我这边还没有忙完,等一会儿忙完了就回去。”

    却听墨厉城在电话里沉声说道:“刚好我也才忙完,这就去接你。”

    池安夏还想说什么,就听见手机听筒里已经传来被挂断的忙音声。

    讨厌,每次都不等她说完了再挂。

    等会儿见了,一定好好教训这个先挂电话的家伙。

    然而就在池安夏在外面接电话时,沈乐薇已经池洋的床前坐了好一会儿。

    她看着还没醒来的池洋,心里却不平静。

    这小子竟然为了见她,敢跑去薄家!

    然而这次她来见他,却是想跟他做最后的诀别的。

    “池洋,你怎么还是那么冒冒失失?你这样只会让自己难受,还能做什么?”

    “我知道你是想让我跟你去澳洲,以后再也不回来,可我真的不能跟你一起去了。”

    “因为......因为我发现自己还是放不下薄绍言,我跟他经历了很多事,真的、真的不想再错过,如果你要怪,就怪我绝情吧!”

    “答应我,以后要好好的,找个和你般配的女孩子恋爱、结婚,生孩子吧。”

    “池洋,你听得见吗?”

    沈乐薇说了这么多,却见池洋依旧闭着眼睛,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苦笑一声,继续说道:“算了,反正是我最后一次见你,希望以后不要再见了。”

    说完,她就座椅上站起身,就要离开,却感觉自己的手忽然被人握住。

    沈乐薇心上一怔,低头就看见池洋的手正吃力地握着她的手。  就听池洋干涸的嘴巴正低声呢喃着:“不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