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这些年,你都去哪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着话,月月还伸出小手一把握住小峰的右手,兴奋地摇了两下。

    小峰猛地一惊,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惊慌,立刻抽回手去了。

    辰辰看在眼里,走下来就语气冷冷地说了声:“欢迎。”

    说完,辰辰就拉起妹妹的小手,担心妹妹会受伤。

    月月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还笑着问道:“妈咪,以后小峰哥哥跟我们住一起吗?”

    池安夏看看小峰,又看看自己的儿女,便笑着说:“是呀,以后我们要成为一家人了,妈咪也会很快办好小峰的收养手续,你们要像家人一样照顾他,知道吗?”

    月月眨眨漂亮的大眼睛便答应道:“好的,妈咪,我们肯定会的。”

    辰辰也跟着应声:“是,妈咪。”

    池安夏这才接着说道:“那就好,小峰也把辰辰和月月当自己的弟弟妹妹吧。”

    小峰依旧没有说话,黑亮的眼睛扫过辰辰的小脸,就落在月月身上。

    这是他来到这里,第一个跟他说欢迎他的人,所以他得记住。

    只不过他这眼光的眼神,却让辰辰有些小抵触。

    接下来池安夏便领着小峰去了楼上的房间,辰辰就拉着月月去楼下游乐场玩了。

    小峰的房间安排在刚上二楼的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虽然才收拾出来,也算干净整洁。

    池安夏将他领到房间里,便告诉他休息会儿,晚上开饭会叫他出来一起吃。

    随后池安夏便去安排今晚的饭菜,毕竟有墨雪初和邵锦川第一次回家里,还有小峰也来了,她就更得注重一家人的伙食了。

    接下来还有3天就是农历新年,她更得要悉心准备了。

    然而就在这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团聚时,医院里却是格外冷情。

    薄绍言躺在病床上无处可去,整个人睡得昏昏沉沉。

    等他再醒过来,就已经是大晚上了。

    就见沈乐薇依旧守在他的床边,用手支着脑袋正在打瞌睡,脑袋晃晃悠悠地快要倒。

    看见这个女人依旧像是6年前一样那么辛苦地照顾他,他心里就猛地一沉。

    时光仿佛是一下就回到了那个时候,被她悉心照顾,被她体贴呵护。

    可她就这样守着他,也不盖东西肯定会着凉的。

    薄绍言也不由得心疼起来。

    然而他现在浑身还是用不上一点力气,想要为她披上一件外套都不行。

    他只能仰着头,轻声唤她:“小薇,小薇,醒醒,小薇......”

    直到呼唤到她第三声,沈乐薇才猛地点了下脑袋醒过来。

    因为醒的太猛然,沈乐薇心上一惊,便叫了声:“什么事?发生什么事了?”

    一扭头就看见薄绍言已经醒了,正关切地看着她,才舒了一口气。

    就听薄绍言低哑着嗓音对她说道:“你那样睡会着凉的,赶紧回床上睡去。”

    沈乐薇马上扭扭头就说:“不行,我还不能睡,医生让我随时观察你体温情况。”

    说着,她就那自己的手抬起来就放到薄绍言的额头上。

    这个动作即自然又熟练,就好像在他睡熟的时候已经做过几十次一样。

    薄绍言心里忽然有些感动,看着这个两天两夜都守在身边的女人,莫名觉得她好美。

    这种美没有一点攻击性,既不惊艳,又不出众,却在他的眼里忽然就深刻起来,在心里也一下融化开来。

    他不由得抬起手臂,慢慢地扣在她的手面上,目光深深地看着她。

    “去睡吧,我真的没事了。”

    沈乐薇心上也一下怦怦直跳起来。

    这还是薄绍言清醒以后第一次握住她的手。

    虽然那双手的手心依旧滚烫地像是岩浆炙烤,她也不远抽出手来。

    她多想就这样安静地陪着他,等他重新好起来就跟他再也不分开。

    可是眼前的现实却不容她多想,薄绍言现在依旧烧的不轻呢。

    她赶紧说道:“可是你现在还是烧的厉害,要不我去找医生,帮你再开点退烧药吧。”

    说完,她就想要起身离开,就听他又说道:“我能挺得住,不要去。”

    “可是你......”

    “坐下,陪我一会儿。”

    沈乐薇听了便又在他的病床边坐下来。

    看着眼前男人俊朗无匹的脸庞,她心跳的还是很厉害。

    就听薄绍言声音低哑地开口问道:“小薇,告诉我,这些年,你都去哪了?”

    沈乐薇心上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我去了很多地方。”

    薄绍言依旧捂着她的手,声音也缓缓地问道:“那你怎么不去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

    听他这么一说,本来重逢后就对他还有感情的沈乐薇不由得更心酸起来。

    如果她去找他,他就能娶她,给她所有想要的吗?

    显然不能!

    说起来,她还得拜他所赐!

    如果当年不是因为这个男人为了挽回生意,让她去陪两个臭男人至于她会流产吗?

    虽然多年后她心里想开了,那是因为薄绍言还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

    可她心里也看明白了,她在薄绍言心里其实什么也不是。

    如此想着,沈乐薇立刻将抽回手来。

    紧跟着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找你?你会娶我,还是会爱上我?”

    薄绍言叹息一声,便眼眸深深地看着他说道:“我已经知道错了,这6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你,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很想弥补你。”

    “真的吗?你真的会弥补我?”

    她本来是想着这次陪他到康复了,就跟着池洋离开北城。

    然而就在两个人说话间,病房的窗户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窗外冷冽的寒风立刻吹了进来,还有人讥讽道:“别傻了,你是想再被他伤一次吧?”

    沈乐薇一下浑身打了个冷战,立刻扭头看过去。

    薄绍言也跟着望过去。

    就见一身黑色运动装备,身上还挂着绳索,脸上戴着黑色口罩的年轻男子闯了进来。  沈乐薇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身,警惕性地朝那个人说道:“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说了过两天我就会跟你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