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你说什么......我睡了两天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好像还有一点知觉,嘴里还嘟囔着:“小薇,别走......”

    “邵言......”

    这让沈乐薇更加担心起来。

    她也顾不得别的,赶紧从地毯上站起身就要跟着薄绍言一起下楼。

    却不料她刚跟上几步,就被池安夏身后的另外两个保镖挡住了。

    沈乐薇脚下的步子一怔。

    她赶紧抓住池安夏的手臂,求情道:“安夏,求你让我跟着言少去医院,好不好?”

    池安夏半边身子僵了下,便扭头问道:“你真的想去陪他?”

    她这么问,是因为心里是有恻隐之心。

    她让裴义把沈乐薇叫过来,不是让只她看看薄绍言而已。

    她心里知道沈乐薇以前爱慕薄绍言,薄绍言也对她多少有感情。

    趁这次的机会,说不定他们两个重新能回味以前的感情。

    那样薄绍言也不至于再那么记恨墨厉城了吧?

    “对、对!我想要陪着他!”

    沈乐薇着急地快要哭出来,眼圈都红了,“安夏,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让我跟着去吧!”

    池安夏说道:“我会让你去,可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沈乐薇马上表示:“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求你......”

    池安夏打断道:“我希望你这次永远留在他身边,能做到吧?”

    这个女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依旧跟以前一样私生活混乱。

    她是担心她还会像以前一样什么样的男人都跟。

    就听沈乐薇马上就表示道:“我发誓,我永远也不离开他,否则不得好死!”

    池安夏这才同意:“好,你可以跟着去了,但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说完,她抬手就示意身后的保镖方行。

    “我会记住的!”

    沈乐薇立马就冲了过去,朝着薄绍言被抬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可等池安夏转身也要走,一低头便看见房门口掉落的那张房卡,走过去便捡了起来。

    正好酒店的管理人员也赶了过来,就问道:“墨太太,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池安夏站起身来,便微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刚刚那位先生急性过敏,我已经派人送那位先生去医院了。”

    酒店的管理人员便恭敬地说道:“那太谢谢您了,您请慢走。”

    池安夏点点头,便带着那张房卡离开了酒店。

    墨厉城已经在楼下的宾利车里等着。

    看见池安夏走出来,便伸手就帮她推开了车门。

    池安夏看了眼保姆车已经去了医院,便走到车前走了进来。

    墨厉城紧皱的眉心,漆黑的眼眸冷冷地看着保姆车离开的方向。

    等她坐上车,他才扭过头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薄绍言会对花生过敏?”

    池安夏明亮的眼眸眨了眨,就笑着回答:“我是猜的。”

    她本来想的是,既然墨厉城能遗传这种过敏症,说不定薄绍言也能。

    6年前她亲眼看见墨厉城发生急性过敏有多严重,现在就看见薄绍言的情况好像更重。

    从这方面看,他们两个人是亲兄弟一点也不用怀疑了。

    于是她轻声问道:“老公,你是在担心薄绍言吗?”

    墨厉城立刻脸色冷沉如冰,收回视线来说道:“我才不担心,他死了才好!”

    池安夏知道他说的是薄绍言,便又问道:“真的吗?你不关心他,那为什么今天还特意来酒店楼下等着?”

    就见墨厉城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里就沉声说道:“我担心谁,你不清楚吗?”

    忽然距离拉近,池安夏一抬眸,就看见那双漆黑的眼眸里都是她的倒影。

    那两个小小的影子告诉她,这个男人一直担心的只是她。

    她调皮地笑了笑,便说道:“好了,我知道了。”

    “知道还要问?”

    说着,墨厉城一低头就吻在她嫣红的唇瓣上。

    拉菲红酒浓郁甘醇的气息,立刻让他皱起俊眉。

    这无疑是在提请他,刚才她跟薄绍言光吃饭就吃了将近一个小时还喝了酒......

    薄绍言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面他身体和四肢都被一条火蛇死死缠绕着。

    他想逃逃不掉,想挣扎也挣扎不了,只能跟着那条火蛇一起燃烧。

    不知道究竟睡了多久,他才浑浑噩噩地醒过来。

    可是一睁眼,他就看见眼前是一片白色,而且空气里还充斥着难闻的消毒水味。

    薄绍言确定这里不是他在酒店的房间,很可能是医院的病房里。

    而且头顶的上方还挂着输液的药瓶,药液一滴一滴顺着软管正滴下来。

    他想抬手把扎在手面上的枕头拔掉,却发现抬都抬不起手来。

    他想坐起来,可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他不过就是跟池安夏吃了一顿饭,怎么就会便成这样?

    尤其是身体里滚烫到快要烧着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快要死了。

    就在薄绍言意识迷迷糊糊的时候,有一个红色的身影从病房门口走了过来。

    紧跟着便是女人温柔而关切的说话声:“邵言,你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了?”

    他扭头看过去,就看见一个十分眼熟的女人趴在他的床头,还很紧张看着他。

    而且这个女人头顶的发丝凌乱,身上的衣裙都是褶皱,就连脸上的妆容都已经是残妆,像是一连两三天没有休息过。

    视线终于清晰,薄绍言才看清眼前的女人是沈乐薇。

    终于又看见她,他才确定他不是在做梦。

    他的确在昏迷前见过她。

    那肯定是她拿自己送到医院里来的吧?

    薄绍言这么想着,干涸嘶哑地问了声:“小薇,我怎么在这?”

    因为身体无力,他说话的声音也有些虚弱。

    沈乐薇赶紧抓住他的手,一脸心疼地说道:“邵言,医生说你是急性过敏症,已经给你抢救过三次了,你还一下睡了整整两天,你可是把我吓坏了!”

    说这话,沈乐薇一下红了眼眶,强忍着自己没有哭出来。

    幸好前天送来的及时,要不然他可能永远也醒不了。  薄绍言却忽然沙哑着嗓音问道:“你说什么......我睡了两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