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你真的是回来报复墨厉城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见池安夏身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修身长裙,肩上披着一条撞色羊绒披肩,加上精致的妆容和配饰,既优雅又不失女性成熟与清新。

    薄绍言不由得看直了眼睛。

    池安夏的脚步一怔,清澈的眼眸也随之就看过来。

    对上他灼灼的目光,赶紧应声:“是呀,让你久等了。”

    “等你,我愿意。”

    薄绍言却依旧直直地看着她,说道。

    池安夏收回视线,便说道:“呃,我们坐下来便吃边聊吧。”

    说完,她就朝着中央的餐桌走过去,薄绍言跟着走过去。

    因为是提前预约好的菜单,所以两个人一坐下,就等着上菜了。

    服务生打开了一瓶82年的拉菲,倒好两杯红酒,薄绍言立刻做了一个挥手的动作。

    服务生赶紧恭敬地说道:“先生、女士,轻慢用。”

    接下来餐桌前就只剩下池安夏和薄绍言两个人。

    池安夏感觉心里有点不小紧张,都没有想好要跟今天薄绍言怎么谈。

    她是听裴义报告,说薄绍言今天可能要见一个重要客人,才临时决定请他吃饭的。

    就见薄绍言端起酒杯就说道:“谢谢你今天能邀请我一起用餐,所以这杯我敬你。”

    池安夏尴尬地笑了笑,也跟着端起酒杯回应道:“好,干杯。”

    “叮”地一声,两只透明的酒杯碰在一起。

    酒杯里褐红色的液体随之摇曳起来。

    池安夏将酒杯端在嘴唇边,轻抿一口,才轻声问道:“你这次回来,要呆多久?”

    这个问题,她上次在商场见面时问过,现在却又问了一遍。

    她心底里是希望,这次薄绍言是能尽快离开北城。

    “还是那句话,你希望我留多久?”

    薄绍言喝了一口红酒,就将酒杯放在桌面上。

    池安夏的手指紧紧捏着酒杯,便问道“我说要你留多久,你真的就能留多久吗?”

    “嗯!”

    薄绍言从高挺的鼻尖里发出声音。

    目光依旧灼灼地看着面前有些局促不安的安夏,仿佛看到8年前初见的她。

    就见池安夏有些紧张地又问道:“那如果......我希望,你过完春节就离开呢?”

    她可不抱太大希望,薄绍言会真的答应他这样的要求。

    谁料她话音刚落下,就听这个男人开口说:“好!”

    好?

    他竟然说好!

    池安夏吃惊地抬起眼眸,看向餐桌对面的薄绍言。

    这么近距离地一看,她才发现这个男人依旧年轻英俊的脸庞上带着非常认真的表情。

    而且严肃的表情下,还真的和墨厉城有些相似之处,也难怪他们是亲兄弟。

    原来她没有发现,现在竟然觉得真是越来越像。

    就在这时,餐厅的服务生已经将餐车推了过来。

    服务生两份开胃菜放在桌子上,然后蔬菜沙拉和罗宋汤。

    池安夏特意看了一眼,那份蔬菜沙拉放的离薄绍言最近,心里蓦地一沉。

    等服务生离开,就听薄绍言继续说道:“不过我有个要求,那就是你跟我一起走!”

    池安夏立刻将手里的酒杯放下,便说:“那是不可能的,你还是不要想了。”

    “哈哈哈......”

    薄绍言竟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很放肆,仿佛带着一丝讥讽和嘲弄。

    笑完,就听他说道:“真是没有想到,你现在竟然对墨厉城这么死心塌地了!”

    池安夏抿了抿嘴角,便认真地说道:“那当然,他现在是我的丈夫,我两个孩子的父亲,我当然会对他死心塌地。”

    薄绍言紧跟着问道:“那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你,墨厉城不值得爱呢?”

    这次他不是刚才那种开玩笑的语气,而是十分认真严肃的。

    池安夏心上一怔,就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薄绍言没有着急回答她,而是不紧不慢地端起手边酒杯,慢慢摇晃起来。

    看着那杯子里摇曳的褐红色液体,池安夏越发的心里没底了。

    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干什么,她现在还不知道。  就薄绍言仰首喝了一口红酒后,才开口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告诉你,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墨厉城尝到子公司全都被收购,资产也迅速破产的滋味的!到时候,你还会对他这么死心塌地吗

    ?”

    “薄绍言,你真的是回来报复墨厉城的!”

    说话间,池安夏心情一下复杂起来,有震惊,有错愕,还有不解。

    她赶紧补充道:“难道你不知道,你和墨厉城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吗?你这样做,会让邵先生多难过?”

    薄绍言听她说完,却丝毫不在乎地回应她:“亲兄弟,不是更要明算账吗?”

    当年墨厉城说让薄氏集团频临破产就破产,就想过亲兄弟了吗?

    当年墨厉城说抢走他的新婚妻子就抢走,就想过亲兄弟了吗?

    这笔账他一直记得,只是直到现在他才有能力算!

    看着薄绍言现在这样,池安夏竟然觉得一阵阵的心疼,像是被什么狠戳了下。

    她想了想,便哑着嗓音劝说道:“邵言,你何必这样?你报复他,他报复你,这样什么时候才是头?更何况你现在也岁数不小了,你也是时候找属于你的幸福了,就不要再这样相互报复了,好不好?”

    “你觉得我这种男人,会有幸福吗?”

    薄绍言立刻反问道,说话的语气竟然忽地低沉了下去。

    说完,他就拿起手边的餐具,开始吃起东西来,首先选的是开胃菜。

    看他吃起东西来,池安夏只好也拿起餐具,一边说道:“我相信你能的。”

    换来的却是薄绍言的冷笑,紧跟着说道:“哼!我的幸福早就已经不可能了,如果我还有幸福可言,那就是要建立在墨厉城的不幸之上。”

    他边说边用叉子插了一口蔬菜沙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起来。

    然而池安夏看着他将沙拉吃进去,心里却蓦然一沉。

    那个蔬菜沙拉里,她已经提前吩咐过主厨,要在里面加了花生酱。  如果薄绍言真的也和墨厉城一样,遗传了对花生过敏,那他今天肯定也会急性发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