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花生不能吃,年糕也爱不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着话,她就为几个孩子每个人的碗里都盛了一块蒸年糕。

    盛完年糕,池安夏便笑着说:“快吃吧,尝尝干妈做的年糕,很好吃呢。”

    可是她话音已经落下,却见几个孩子一个都不敢动手的。

    就等着墨厉城冷沉着脸拿起筷子来,他们才敢动。

    宋骏看在眼里,便笑着说道:“呵呵,我家这两个熊孩子什么时候学会懂规矩了?”

    以前在家,这两个孩子在家才不管家长吃不吃,饿了就马上上桌大吃,没想到子煜和小雅到了墨厉城家里竟然这么懂事了。

    就见宋子煜朝他递了个眼神,就说:“老爸,吃饭的时候少说话。”

    说完,子煜就赶紧低下头,就咬了一大口年糕吃了起来。

    小雅早已经吃得津津有味了,还吧唧小嘴。

    这可惹得宋骏更忍俊不禁了。

    看来以后他得要常送两个孩子来了,既有饭吃,还能学规矩。

    大概他还不知道这几个孩子刚刚在楼上已经被墨厉城给ko了一顿。

    如此想着,宋骏便对安夏说道:“安夏,看来孩子们很喜欢你做年糕,要是以后孩子们天天都能吃到就好了。”

    “当然没有问题,子煜和小雅想什么时候来吃,就什么时候来吃吧!”

    池安夏看孩子们吃的都很香,便微笑着说道。

    墨厉城听了,眼角斜了一眼,就自己细嚼慢咽地吃自己的饭。

    他吃饭向来吃相优雅,也不喜欢说话,就连辰辰和月月都被他带的吃饭少说话了。

    不过让宋骏家的这两个毛孩子来经常家里吃饭,他都还没有发表意见呢。

    就听宋骏已经十分感激地说道:“那太好了,正好孩子们也可以过年一块玩,厉城,你说对吧?”

    这也是辰辰和月月,还有小雅最高兴的,三个小家伙已经快手舞足蹈了。

    墨厉城正在夹菜的动作一顿,偏过头来便说:“那你先交伙食费吧!”

    这多年的老朋友了,他可是早看出宋骏的心思了。

    就见宋骏立刻笑着说道:“不会吧?就每天吃你两顿饭,你也要我交伙食费吗?”

    池安夏都觉得墨厉城这方面有点抠门了,朋友之间哪有算的那么清楚地?

    就算刚才几个孩子确实把房间玩得很乱套也不至于这么计较。

    不等墨厉城开口,她就给他的碗里加了一块年糕。

    池安夏紧跟着说道:“你也快吃年糕吧,赶紧把你的嘴黏住,看你还说得出来说?”墨厉城漆眸立刻眯起来,就好像看怪物一样嫌弃地看着碗里的那块年糕。

    “我从来不吃这种又甜又腻的东西,快点夹走吧。”

    说着,墨厉城便将那块年糕夹起来,就要放到月月的碗里去。

    池安夏见他不吃,便小声嘀咕道:“花生不能吃,年糕也不爱吃,白费我那么辛苦。”

    墨厉城听了,夹着年糕的筷子停在半空中,顿了下,又缩回来。

    然后默默地放进嘴里就咬了一小口。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了,就是为了不让这个小女人失望。

    幸好这种甜食不是他过敏的东西,要是含花生之类的,估计他就别想过年了。

    不过他吃进嘴里面才发现,原来一点也不难吃,还香香糯糯,很有口感。

    池安夏看在眼里,便问道:“是不是很好吃?”

    墨厉城吃完那一块,才扭头说道:“嗯,还可以。”

    池安夏紧跟就说:“既然好吃,那就多吃一点吧。”

    说着,她就又夹了一筷子年糕,然后亲手递到墨厉城的嘴边。

    两个人四目相对,眼神里都带着温馨甜蜜的味道,都要看化了彼此是的。

    宋骏看见这对小夫妻如今这么恩爱,心里不由得感慨,墨厉城坚持这么多年是对了。

    再看自己这单不单身没两样的生活着实差很多,尤其是孩子们很受委屈。

    可为了两个孩子以后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也得继续努力工作。

    要是当年,他没有让妍熙那么走了,估计......

    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8点多才结束,然后孩子们又去外面玩了一会烟花。

    因为孩子们玩得很开心,所以最后玩到10点多,宋骏才带着儿子女儿离开海滨别墅。

    等宋骏带着孩子们离开,辰辰和月月也就困了。

    不等墨厉城惩罚,两个小机灵鬼早早就回房间睡觉了。

    反而池安夏却睡不着,直到晚上11点都还没有一点困意。

    墨厉城已经洗完澡换好睡袍,走进房间里就见她还站在阳台上看着远方的景色发呆。

    雪纺的睡裙将小女人娇小的身材勾勒的更加玲珑有致,齐肩的发丝往耳后微拢,尽显小女人的妖娆妩媚,还依稀可见她当年的清丽脱俗。

    可是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这个小女人莫非站在窗台前在数星星?

    墨厉城轻声走过去,从后面搂住她的腰身,沉声问道:“怎么还不睡?”

    池安夏听见男人性感低沉的嗓音响在耳际,这才回过神来。

    她一回头便说道:“厉城,我有点睡不着,你可以陪我聊聊吗?”

    墨厉城以为她只是偶尔失眠,便低头在她耳边说道:“可以,你想跟我聊什么?”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薄绍言一回来,你就这么敌对他?”

    话音落下,池安夏的小手扣在男人放在腰间的大手上,整个后背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这是她对他的完全信任,也希望他也可以跟自己完全忠诚,无保留。

    如果两个人一直都有隔阂,恐怕她和他还会回到6年前。

    6年的分离,是她的伤,她的痛。

    听见她这样的问题,墨厉城整个人一怔,没有立刻开口回应。

    池安夏也感觉他抱着自己的手臂也僵住了,便知道这个问题他不想谈。  可是现在的问题她必须知道:“厉城,我不希望你回避这个问题,你和我是夫妻,所以我希望所有的事情我都能跟你一起分担,如果你跟我说清楚,也许......我会跟你站在一条战线上,一起敌对外来的所

    有侵犯。”  墨厉城听她这样语速缓缓的说完,阴沉的脸色也微微缓和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