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我的新娘只能是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呃......”

    池安夏转过身去,便回答:“奶奶还要再住几天院吧。”

    月月有点失落地说道:“那是不是奶奶就不能陪我们过年了?”

    池安夏摸摸女儿光滑的头发,安慰道:“放心,奶奶肯定会跟我们一起过年的。”

    辰辰却跑到小雅身边就说:“小雅,我们今天玩个好玩的游戏吧!”

    小雅扭头看见辰辰,就笑着问:“好呀,你说我们玩什么?”

    月月也很感兴趣,转过身去就听哥哥说:“你跟我上路去就知道了。”

    小雅还没有开口,月月就立刻插过小嘴去:“哥哥,你要跟小雅妹妹玩什么?我也要参加!”

    辰辰聪明的小脑袋转了转,便说:“当然好了,这个游戏,大家一起玩才有意思!”

    池安夏看着三个可爱的孩子,微笑着说道:“那你们去玩吧,妈咪去准备做年糕。”

    辰辰和月月点点头,就拉着小雅上楼去,就去他们的房间里玩了。

    而宋子煜这个大孩子只好无奈地拿着手机平板跟着上楼了。

    池安夏见孩子们上楼,就转身进了厨房。

    管家已经提前给她预备好做年糕的食材,还问:“太太,需不需要帮忙?”

    池安夏微笑着说:“不用了,我每年过年都给孩子们做,所以很熟练的。”

    其实她会做年糕,也是从小看着妈妈沈恩慈做,自己也就会做了。

    可是她却不知道,几个孩子竟然在楼上究竟玩什么游戏。

    她一边在厨房里忙着做蒸年糕,心里却想的事很多。

    她心里知道,墨厉城肯定是不想让自己接触薄绍言,所以对她保密。

    就连背着墨厉城问裴义,裴义也是一副“太太,恕难奉告”的态度,也问不出来。

    难不成是墨厉城担心,薄绍言这次回来会对她有企图吗?

    可是她已经先后两次见过薄绍言了,薄绍言也没有对她做什么。

    肯定是墨厉城这次想多了,因为薄家的愿意故意敌视薄绍言。

    池安夏想得出神,手指却不小心碰到刚烧开水的水壶上。

    “嘶!”

    疼得她立刻倒吸一口气。

    她把手指迅速缩回来,就见一根手指已经被烫红了。

    幸好墨厉城不在这里,要不然被他看见又会让她以后家务活不许碰了。

    沉管家也没有看到,池安夏赶紧先用冷水冲了冲,然后才上楼去找烫伤药......

    几个孩子却在房间里正在商量着玩什么,就宋子煜自己坐在一旁的小沙发里万手游。

    他是对小孩子玩的游戏一点也不感兴趣,只要三个小屁孩没有闹出事就不用管。

    小雅也很好奇,跟着问道:“辰辰快点说,我们到底玩什么游戏?”

    辰辰很一本正经地说道:“今天我们来玩新郎新娘的游戏,我当新郎,你当新娘,月月当伴娘,子煜哥哥当伴郎!”

    宋子煜对这种过家家的游戏更不感兴趣,斜了一眼便说:“无聊。”

    小雅倒是很喜欢,拉着他的手就说:“哥哥陪我们玩吧。”

    宋子煜摇摇脑袋就回绝:“我才不要,还是我看你玩好了。”

    小雅只好说:“那一会儿哥哥给我们拍照,总行吧?”

    这个小要求,宋子煜倒还是能接受的。

    月月却跟辰辰撒娇说:“哥哥,我不要当伴娘,我当新娘好不好?”

    辰辰拉着小雅的小手说:“不行,小雅才是今天的新娘,下次月月再当好了。”

    小雅却谦让地说道:“没关系,月月要当新娘,我就让给她。”

    辰辰立刻摇摇小脑袋,就说:“我的新娘只能是你!”

    月月听哥哥这么说就有点不高兴了,小嘴也跟着撅起来。

    小雅拉着月月的小手,就说:“月月不要难过,下次你做新娘,我给你做伴娘。”

    这下月月才开心一点,晃着小手就说:“好呀,好呀,下次我们换一换。”

    小雅笑着说道:“可是新娘得要化妆,月月帮我画好不好?”

    月月跟着就答应:“没问题,我帮你画!”

    不过化妆得需要化妆品,她得需要去妈咪的梳妆台那“借”几样。

    说完,月月转身就跑出房间就去妈咪的房间,正好赶上池安夏上楼来找烫伤药。

    池安夏一边吹着烫伤的手指,一边走进房间,就见月月正在自己梳妆台那找东西。

    她走上前便问道:“月月,你在找什么?要不要妈咪帮你找?”

    “妈咪......”

    月月听了吓得小心脏就快跳出来了。

    她转身就把口红的眉笔往背后一藏,便笑着说:“没有,妈咪,我就是照照镜子。”

    要是被妈咪知道自己偷拿东西了,肯定会好好教育她一顿,所以不能被发现。

    池安夏倒是没注意到,反正那些化妆品摆在那很少用,基本就是摆设。

    她还笑着说道:“呵呵,真是越大越知道臭美了,照完镜子去玩吧。”

    月月也没有注意到妈咪烫伤的手,赶紧应声:“好的,妈咪。”

    说玩,月月就带着妈咪的口红和眉笔就跑了出去。

    见女儿出去,池安夏才走到床头的储物柜里找烫伤药。

    还好她的手指烫的不太严重,只要抹点药半天就能好了。

    至于孩子们在房间里玩什么,她倒还是很放心的,于是抹完药便下楼去了。

    直到晚上快改吃晚饭的时候,才见墨厉城的宾利回到别墅来,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宋骏的宝马车。

    池安夏见他们进来,便迎上去打招呼:“你们回来了?刚好晚饭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墨厉城本来阴沉的俊脸看见她,脸色就瞬间柔和起来,点头应了声,“好”。

    宋骏依旧还是往常那么亲切温和地打招呼:“安夏,今天麻让你看孩子了。”

    池安夏赶紧笑着说:“宋哥客气了,上次不是你也帮我们照看孩子了吗?正好,今天晚上就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再走吧。”

    宋骏微微笑笑,便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好带孩子们回去就不用做饭。”  他倒是想,就算回去,家里也是冷屋冷灶、剩饭剩菜的,不如在这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