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看来我今天来的有点晚!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乔心暖身子猛地僵住,看着眼前男人白净又精致的俊脸一下入迷。

    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原因,她竟然感觉这男人还挺帅。

    而且肖若白的接吻技巧很棒。

    被他亲吻着的感觉出奇的美好,美好的好像心里开满了花,水里游来游去的鱼。

    如果不是因为她突然打了一个酒咯,破坏了这美好的气氛,估计她还想继续吻下去。

    肖若白亲完,就抬起头来低声说道:“放心吧,那点酒根本让我醉不了。”

    乔心暖一怔,抬起半醉微醺的眼眸不解地看着他。

    这个男人不是酒量很不好吗?

    要不然怎么不记得她和他早就在一个月之前见过呢?

    肖若白缓缓说道:“因为我今天提前吃了解酒药,所以多少酒都喝不醉。”

    乔心暖立刻问道:“呃......你喝了解酒药?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呀,上车吧。”

    说完,他就转身走到驾驶位的车门前,伸手拉开车门。

    乔心暖看着他潇洒地坐了进去,自己还怔在车外。

    她舔了舔刚才被吻过的唇瓣,好像还残留着余温。

    尤其是那白酒清冽的酒气,让她一下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可恶!他还以为这个男人是喝醉了才亲她,原来是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亲的。

    就听肖若白坐在车里,刷下车窗来喊道:“还等什么?快点上车吧。”

    乔心暖这才回过神来,转身拉开车门在坐了上去。

    肖若白已经发动车子,紧跟着就熟练而又优雅地将车驶离停车场。

    乔心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转眸就看见男人立体而精致的侧脸,心跳有点加速。

    她看着他认真专注地开车,开口说道:“我发现,你的确有让女人心动的资本,可是......”

    肖若白以为她还是在说醉话,边开车边回应道:“可是什么?”

    就听乔心暖打了个酒咯,便继续说道:“没有可是,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要是没有第一次她跟他不太愉快的接触,可能现在她会跟高兴跟他认识。

    可是现在她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下,她好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她只有嘴上提醒自己:“你这种男人不适合我,我得要离你越远越好,最好以后再也不见......对!从今以后,我们就不要见面了。”

    听着这丫头这样说,肖若白开车都无法专注起来。

    一扭头,他就看见她绯红的小脸,便问道:“为什么?我哪里不让你喜欢?”

    乔心暖半眯着眼睛看着他,车外的霓虹折射进车里,映在男人的俊脸上忽明忽暗。

    她有点看不清他,可是却清楚自己的心:“因为我下周就要离开这里了。”

    听她这么说,肖若白不由得将车速忽然减缓下来。

    他立刻问道:“你要去哪里?”

    乔心暖却答非所问:“还是上次的公交站牌那。”

    肖若白还以为又是这丫头想要耍他,便笑着说道:“为什么又是那,什么时候才能让我送你回家?”

    却听乔心暖说道:“我的家不是这个城市的,所以你没有机会送我回家。”

    肖若白怔了下,随即又问道:“那你总该给我个联系方式吧?”

    乔心暖摇摇头,便说:“下次有缘再见的话,我就给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下次见面你就告诉我!”

    这个会吊人胃口的坏丫头,还真是让肖若白越来越喜欢了。

    越是喜欢,他越是期待下一次见面会尽快到了。

    然而现在,上次16路的公交站牌已经近在眼前......

    与此同时,仁信医院的特v病房里却是另一番场景。

    邵锦川终于醒过来,现在已经转到这间病房里,每天一醒过来就能看见墨雪初。

    墨雪初正端着一杯牛奶,坐在他的病床边陪他说话:“你快喝了牛奶,就睡觉吧。”

    看着她依旧年轻的容颜,邵锦川却摇摇头说:“我不想睡,我还没有看够你。”

    这样简单的话语,却一下让墨雪初心里甜地像吃了蜜。

    以前年轻时,她都没有听他说过这么好听的话。

    于是她立刻笑着说:“我有什么好看的?都已经老了,再看也没有以前好看。”

    “不,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以前那么好看,我一辈子都看不够。”

    邵锦川说着就抓住她的手,将她手里的牛奶接过去放在桌上,然后仔细地端详着她。

    墨雪初的样子像极了自己多年前画的一幅画,应该说他是照着她的样子画出来的。

    可以前他只能透过自己的画,看到她的影子,用回忆的方式祭奠他和她的爱情。

    他还一直以为,那可能就是他这辈子的宿命。

    可是谁又能料想到,现在竟然能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的雪初。

    墨雪初看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么深情,不由得心里甜得发腻,赶紧说道:“等你以后出院了,我会让你天天看的,你现在还是赶紧喝了牛奶睡觉吧。”

    人都一把岁数了,还要玩个中年浪漫,人生第二春,她可没想过。

    邵锦川只好应声道:“那好吧,我把牛奶喝了,但是你不能走。”

    墨雪初心上一怔,便说道:“我不走,我会看着你睡着,总行了吧?”

    邵锦川这才将牛奶喝下去,然后在病床上躺好,准备睡觉。

    而且他睡就睡吧,两只手还一直舍不得放开她的手。

    一想到以后被他天天腻着,墨雪初心里就有点不知所措。

    而且她现在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墨厉城说。

    可是就算她现在不说,那她也迟早得说,邵锦川是他的父亲。

    如果邵锦川出院的话,她更是希望今天的农历春节能够一家人一起过。

    然而就在邵锦川刚刚闭上眼睛没多会儿,病房的门却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紧跟着就听见一串男人略沉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墨雪初跟着心上一惊,迅速扭头看过去。

    就见一身黑色大衣围着厚实微博的男人径直走了进来,打招呼道:“看来我今天来的有点晚!”  这一下就让墨雪初心里紧张起来,邵锦川也立马张开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