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我愿意一辈子都照顾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薄绍言径直走到池安夏身旁,便又说道:“要我说,叶老今天别说要亲眼看着长孙成婚,将来还要看着曾孙辈长大成人,难道不是吗?”

    众人看见是薄绍言,不由得小声嘀咕起来:“是言少呀,好几年都不见了呢!”

    “叶少,万少都在场,又来了言少,看来原来的北城四少今天要聚首了!”

    “言少肯定是来捧叶家的场的,这北城四少也就只剩这三位了!”

    “言少身边的女人,不就是以前的薄家少奶奶吗?”

    “呵呵呵,要是墨总再来了,今天叶家这出大戏可好看了!”

    “这么看来,这池家大小姐生出来的两个小孩,说不定是言少的呢。”

    听着周围的宾客又传来各种议论声,都让池安夏感觉一下子就浑身不自在起来。

    她就知道自己只要跟薄绍言站在一起,以前的那种流言蜚语又会缠上自己。

    这要是以前就算了,反正她一个小平民,也不在乎上流社会怎么看她。

    但是现在不同了,她可听不了这些人乱说话。

    尤其是还扯上自己的孩子。

    肖若白赶忙问道:“安夏,要不要我现在把二哥叫过来?”

    不等池安夏做出回应,就听薄绍言立刻呵斥道:“今天是叶家大喜的日子,不要让本少爷听见任何让我不高兴的声音!”

    他这狂妄的语气一出口,四周小声嘀咕的声音立刻全消失了。

    这一下,耳根要多清静就就有多清净。

    池安夏不由得朝薄绍言投过去感谢的目光。

    有薄绍言这样的人镇场子,叶老爷子当然也很高兴。

    就在这时,婚礼主持司仪已经站上台,演讲道:“各位嘉宾,婚礼马上就要开始!”

    这下才让原本围过来的那些宾客纷纷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才敢小声议论。

    池安夏也回原来的位置去找两个孩子,就见辰辰已经陪着月月去吃东西了。

    还好刚才那样的场面,两个孩子没有在跟前,要不然不知道怎么想。

    肖若白眼看着婚礼快开始,便跟她说:“二嫂,我去找找人。”

    说完,他就赶紧离开宴会大厅去找乔心暖了。

    池安夏便赶紧去叫辰辰和月月,提醒他们叶叔叔就要出来了。

    而薄绍言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池安夏,随着她的身影正好看见两个漂亮的小家伙。

    身后就立刻有人报告道:“薄总,那两个孩子就是池安夏跟墨厉城的孩子,现在已经5岁半,原来姓薄,现在已经都改姓墨......”

    听到这里,薄绍言立刻抬起手来,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

    在这种场合跟他报告这种事,那不是故意让他心情不爽的吗?

    要不是墨厉城当年横插一脚,他跟池安夏生的孩子也该这么大了!

    这时,婚礼进行曲开始在大厅里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跟着转向红地毯的另一端。

    就见三个叶家的孙小姐变成漂亮的小花童,先走到红毯上。

    紧跟着一身白色西式礼服的叶寒琛,挽着今天漂亮端庄的新娘走了出来。

    看见今天格外挺拔俊美的叶寒琛,在场的男男女女都震惊了。

    叶少今天竟然亦如当年俊美非凡,风度翩翩,叫在场任何一女人都想要尖叫。

    一身白衣将叶寒琛清秀俊美的容颜衬托的更加出众,五官精致地就像是只有画上下来的人,眉眼细长,唇红齿白,气质绝冷而高贵。

    可是再看叶少身边的新娘,众人却都纷纷想要立刻上前把新娘的头纱揭开看清楚。

    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才,有资格嫁给当年被誉为北城第一美男的叶少?

    这样的情况叶寒琛早就有所预料,所以一点也没有在意。

    他在意的是苏澜心现在的心情,更担心她会承受不住那些人的眼光和舆论。

    于是叶寒琛每走一步都是配合着苏澜心的步伐。

    她慢他也慢,她停下,他也停下。

    就连苏澜心紧张地手在抖,他都能感觉得到。

    就在她走到中间忽然停下来,叶寒琛便抬手抓住她的手要继续走。

    只是看见池安夏也站在宾客席上看过来,叶寒琛心上微微怔了一下。

    就见辰辰和月月两个小萌宝还朝他挥着小手,惊喜地快要跳过来。

    而池安夏却沉静地站在那,目光带着淡淡的喜悦看着他。

    可是婚礼才刚刚开始,容不得他在这里继续停留,挽着苏澜心的手便继续走了下去。

    主持司仪才开始宣读一段婚礼流程的演讲,更多人关心的新娘究竟是谁。

    然而等到揭开头纱的环节,却一下让所有人都错愕了。

    新娘竟然是原来叶家的二少奶奶!

    这样的大新闻可是足够让北城上流社会谈论好几年的了。

    叶寒琛却紧紧抓着苏澜心的手,深情款款地说:“澜心,我愿意一辈子都照顾你!”

    苏澜心也激动地早已经泪流满面,声音哽咽地说道:“寒琛,我......我也愿意......一辈子珍惜你!爱你!”

    没有什么比这样简单的誓词更打动人心的了。

    原本想要看笑话的那些宾客都无语了。

    台上一对新人在互换戒指,然后紧紧抱在一起,亲吻。

    而池安夏看着这样的画面,眼底也跟着一下湿润起来。

    她忽然感慨自己的两次婚礼,因为两次都很失败,所以他早已经对结婚恐惧了。

    可是没有想到,今天参加叶寒琛和苏澜心的婚礼,她竟然感动地想哭。

    两个小萌宝就守在她身边,看见妈咪心情激动便大眼瞪小眼起来。

    月月扭头跟哥哥说:“我也好想参加爹地和妈咪的婚礼。”

    “月月,你是不是傻了?”

    辰辰摸着妹妹的小额头,就说道:“我们出生之前,爹地和妈咪就结过婚了。”

    月月嘟着小嘴,就郁闷地说:“真是的,那我们就不能参加爹地妈咪的婚礼了。”

    辰辰立刻灵机一动,赶紧说道:“别着急,我们没有参加,但是可以让爹地再给妈咪办一回呀!”  月月拉着哥哥的手,就高兴起来了:“哥哥说得对!哥哥说得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