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BOSS,薄绍言已经回北城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何幼宜满脸窘迫,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了。

    墨雪初走进病房里便看见墨厉城和池安夏,还有宋骏和两个小萌宝都在。

    看见墨雪初并没有大恙,所有人才安心。

    只不过刚从重症监护室里回来,她显然没有什么精力陪大家说活。

    池安夏赶紧扶着墨雪初上病床,小护士就过去小心翼翼地帮她把点滴重新扎好。

    肖若白开口替她说道:“墨姨累了,大家就先回去,等墨姨身体好一点再过来看望她吧。”

    宋骏只好点点头说道:“那好吧,等周末我有时间了,再来看墨姨,墨姨保重。”

    秦成旭在病房门口,跟着说道:“对,周末等墨姨出院,我们庆祝一下。”

    两个小萌宝不舍的走,池安夏拉着他们说道:“你们也来跟奶奶再见。”

    月月走过去,很乖巧的说道:“奶奶,再见,下次我们再来看你。”

    辰辰走过去就像个小大人一样跟墨雪初说道:“奶奶,你得要赶紧好起来,你不要忘了,你可是答应我们,以后要接送我们上下学的。”

    听见两个孙子孙女说的话,墨雪初笑着应声道:“好、好,奶奶记得。”

    话音落下,却听墨厉城说:“既然这样,那我就给您安排两个保镖让您随时差遣。”

    其实他是不放心墨雪初再随意走动,万一又遇上什么居心不良的人就不好了。

    墨雪初脸色立刻冷下来,可是又不好说什么。

    只要有肖若白答应她,以后可以随时进重症监护室就行。

    等一屋子的人都走了以后,墨雪初才落得清净。

    接下来的几天里,墨雪初只要有空就去楼下的重症监护室。

    即便是邵锦川还没有醒过来,可是只要近距离地看着他,她心里就很满足。

    墨雪初都有种冲动,恨不得24小时都不离开,就想他一醒过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她。

    即便是她自己现在的身体也才刚刚好一些,可是还是每天坚持守着邵锦川。

    而且为了让他早点醒过来,她还一直在他病床边陪她说话。

    “锦川,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我才刚刚16岁......”

    “我有一次跟你去郊外写生,我就偷偷在你画夹里塞了情书,你有没有看过?”

    “那你还记不记得,那一次我们被大雪堵在翠山上,我说我发烧了,你就一直抱着我给我取暖,其实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我就知道你心里也有我......”

    说起年轻时候的往事,墨雪初就忍不住眼睛里闪过泪光。

    可她又强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就是担心他醒过来会看到她哭。

    果然还没有等她把话说完,邵锦川像是听到了一样,嘴角忽然动了动。

    她赶紧抓住他的手,问道:“锦川,你是醒了吗?你快看看我,我是雪初!”

    却见邵锦川的眼睛睁开一点点缝隙,声音也像是蚊蝇般孱弱地呢喃一声:“雪初......”

    “锦川,我在这,我就在!”

    她激动地将邵锦川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差点哭出来。

    这样的画面落在重症监护室外等候的墨厉城眼里,都忍不住心里有些感慨。

    如果邵锦川真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哪怕妈妈永远不说,他也就不问。

    池安夏陪他站在外面,轻声问道:“老公,现在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吧?”

    墨厉城精致立体的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让人猜不出是他的心情。

    就听他沉声说道:“应该可以肯定,就等若白拿样本做亲子鉴定了。”

    池安夏忽然长叹一声,然后说道:“看来我当初真是太傻了,只听奶奶那样说,就相信我跟你是叔侄女关系,却没有想到原来原来事情竟然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多了。”

    如果当初她听墨厉城的,不要随便相信任何人,只要相信他,那就不至于分开6年。

    可是谁让她那个时候爱的不够深,也爱的不够坚定呢?

    墨厉城扭过头来就说道:“现在不要说那些,以后要陪着我一辈子,明白吗?”

    池安夏听他这教训的口气里,却觉得还有种包容和容易的味道,便想笑。

    不过接下来的时间应该交给婆婆和邵先生好好团聚了。

    她伸手拉住墨厉城的大手便说:“好了,我们也赶紧回家吧。”

    墨厉城点点头,跟她拉着手就离开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前,从vip通道出了医院。

    却见裴义已经等在等在宾利车前,等墨厉城走过来立刻躬身称呼了声:“boss。”

    墨厉城漆眸一深,转身跟池安夏说道:“老婆,你先上车吧。”

    说着,他就亲自将后车门拉开,让她先上车。

    池安夏怔了下,就点头说道:“好,我在车上等你。”

    最近不知道裴义都忙什么,但是她可以肯定墨厉城还是没有停下来调查薄家。

    等她坐上车将车门关上,就隐隐约约听见裴义报告:“boss,薄绍言已经回北城了......”

    听到“薄绍言”三个字,池安夏心上猛地挣了一下。

    但是接下来裴义具体说了什么,她就听不清了。

    她只能看到车外站着的墨厉城脸色有些不好看,猜测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一下让池安夏就惊醒起来,这次薄绍言回北城难不成是回来报复墨厉城的?

    可是薄美茹又不是墨厉城害死的,周伯更是自杀的,就连邵锦川受伤也算不到墨厉城身上。

    不等池安夏想明白,就见裴义已经报告完,墨厉城也拉开另一侧车门上了车。

    裴义却没有跟着上车,而是转身去开后面的保镖车。

    池安夏想问清楚,却听墨厉城声线也沉冷地吩咐:“开车。”

    专职司机立刻应声,就将车子缓缓驶离了医院的大门。

    她只好先先试探性地问道:“老公,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如果邵先生是你的亲生父亲,那就是说,你跟薄绍言现在也应该是亲兄弟的关系吧?”  说完,她就发现墨厉城的脸色更加阴沉,让她心上一下没了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