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真的?你没有骗我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现在不及时手术的话,恐怕连最后一线希望都没有了。

    如此想着,肖若白赶紧扭头就大声说道:“快准备,马上手术!”

    朴警官跟着就一愣,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医生现场手术的。

    就算手术,得要手术室和手术台呀!

    可是眼下偌大一个地宫,别说是卫生合格的手术室了,就连手术台都没有。

    还好他眼疾手快,立刻看向地宫中央的那个长餐桌,过去就将上面的东西全弄掉了。

    几个警员立马跟肖若白配合着,将邵锦川从地上抬起来就送了过去。

    肖若白把自己随身带来的医药箱打开,带上医用手套和口罩,就地准备手术......

    而池安夏跟着保镖把墨雪初和墨厉城送出地宫,才见秦成旭从墓园外面跑过来。

    秦成旭看见眼前的情况也吓了一大跳。

    平时他就胆小,看见墓地里的情景,吓得他都不敢睁眼看。

    正好遇见池安夏跟墨厉城从里面出来,他就赶紧上前问道:“墨,怎么回事?你们都受伤了吗?要不要我帮忙?”

    墨厉城漆眸立刻凌厉地扫过去,便说道:“不用了,你只会越帮越忙!”

    秦成旭被他一噎,便跟着说道:“谁说我没用?起码mc每个收购案都是我经手的。”

    墨厉城转头就说:“你没事就回去看看何小姐,你把她稳住就是你最大的功劳!”

    说完,墨厉城就不想跟他再废话,捂着胸口就从他身前走了过去。

    池安夏听墨厉城的口气,心里却有些意外。

    感情秦成旭这么快跟何幼宜和好,还是因为墨厉城的委命呢。

    不过眼下她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只得赶紧送墨雪初跟墨厉城去医院。

    秦成旭也只好跟着他们出了薄氏墓园,坐上车就赶紧往仁信医院的方向开......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墨厉城倒是身体没什么大碍,墨雪初需要休养几天就能出院。

    而墨雪初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锦川在哪?我要去看他!”

    说着,她就不管自己的身体就要从病床上下来。

    就算手上还扎着输液的针头,她也一下给拔了下来。

    池安夏赶紧过来拦住她,并劝道:“妈妈,您现在还不能动,您快躺下!”

    墨雪初依旧难过地说道:“不行,我不能让他一个人留在那里,我得去陪他!”

    池安夏拉着她的胳膊,一边劝道:“您别担心,邵先生已经进了重症监护室,你现在还暂时不能去看他。”

    墨雪初不相信,扭头就问道:“真的?你没有骗我吧?”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邵锦川有一天会为了她而死。

    如果邵锦川真的死了,那她活下去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池安夏赶紧说道:“我真的没骗您,邵先生却是已经送进医院了。”

    墨雪初听了,这才有些放心,然后又问道:“那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池安夏眼睫垂下,低声说道:“三哥说,邵先生短时间内还脱离不了生命危险。”

    她没有骗她,是邵锦川伤势很重,而且在地宫里做的手术,还得担心术后感染。

    不过肖若白的医术高超,能将人起死回生的本领就连朴警官都敬佩。

    只不过这个手术可是让肖若白一连站了5个小时,累得都起不来了。

    可墨雪初却一下子又跟着担心起来,“那我更应该去看看他!”

    说着她就从病床上下来,没穿鞋子就要往外跑。

    可是由于她下床有些猛,加上血压不稳,脚下一晃就差点摔倒。

    池安夏赶紧扶住她,便劝道:“妈,您别着急,等您养好身体再过去看邵先生吧。”

    话音刚落下,就听见病房外面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我刚刚去看过了,邵先生一切安好,您还是回病床上躺着吧。”

    池安夏一抬头,就看见墨厉城迈着沉稳淡定的步伐从病房门口走了进来。

    而且这个男人已经换上了一身素色的病号服,外套着一件黑色的睡袍。

    虽然看上去依旧高大健壮,可是也掩盖不住他现在也是个病号。

    池安夏看见这男人自己都还是个病号就已经在外面瞎晃悠了,就来气了。

    于是她立刻教训的口吻说道:“老公,肖院长还没有同意让你下床走动吧?”

    墨厉城走过来,说道:“我是因为在病房里待不住,出去转转,正好就转到那了。”

    其实他哪是待不住,而是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无聊,池安夏又不过去陪他。

    说着,墨厉城已经走到池安夏身边,就帮她把墨雪初扶到了病床上。

    池安夏听他这么说,也就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偷偷地瞪了他一眼。

    墨厉城见了,立刻沉声问道:“老婆是有什么悄悄话想要对我说吗?”

    池安夏扶着婆婆躺好,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墨雪初说:“那你们两个都先出去吧,然后把若白给我叫过来,我要亲口问问他具体情况。”

    墨厉城听了便跟着说道:“好,那我和安夏先出去,一会儿就让若白过来。”

    说着,他就拉起池安夏的胳膊,就要跟她一起出去。

    池安夏只要跟婆婆说了声:“妈妈,那我们先出去了。”

    墨雪初点点头,看着他们走了出去,心里却揪了起来。

    她着实放不下心邵锦川,也不知道一时间该怎么跟墨厉城开口说他们的关系。

    不过通过这件事,估计墨厉城已经很清楚邵锦川就是他的亲生父亲了。

    墨厉城跟池安夏刚走出病房,正好看见裴义走过来要跟他报告。

    池安夏一怔,便扭头说道:“裴哥找你有事,我正好去叫三哥。”

    却见墨厉城拉着她的手说道:“先别去,一起听听裴义报告。”

    说着,男人温热的大手就拉着她的小手直接进了自己特v的病房。  裴义紧跟在后面进来,躬身报告道:“boss,薄氏墓园的整个地宫很快就被警方控制,里面的一干人等全抓了起来,周管家和薄美茹直接送到殡仪馆了。不过有个人倒现在却消失了,我们的人没有找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