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是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邵锦川一回眸就正好看见墨雪初泛着水光的眼睛,彼此互望,带着多少不舍。

    他和她彼此心里都清楚,也许这一别,说不定以后就再也见不到。

    墨雪初更是不舍,她还有好多话想要问他。

    可是这更加刺激了周伯,立刻大喊道:“谁都别想走,全都给我捆起来!”

    墨雪初转身就朝周伯大声骂道:“混蛋,你一口一个大小姐,就没发现你的大小姐早就已经死了吗?”

    周伯心上猛地一惊,赶紧坐着轮椅上去喊道:“大小姐,大小姐......”

    却见薄美茹虽然还坐在轮椅上,但是头顶的点滴却停了,现在连鼻息都没有了。

    这一下就让周伯伤心欲绝起来,抱着薄美茹的尸体就大声痛哭起来。

    “大小姐,您怎么不等等我......就先走了?啊......”

    墨雪初也跟着猛地一怔,不可置信地看过去。

    她刚才只是想把周伯骂清醒了,没想到薄美茹还真的已经彻底挂了。

    邵锦川见了,心上一沉,赶紧拉着墨雪初说道:“趁现在,我们赶紧走。”

    说着他和墨厉城就赶紧带着墨雪初离开这里。

    三个黑衣人见他们要走,赶忙上前去拦,却已经来不及。

    周伯急了眼,扭头就大声喊道:“该死的,你们全都留下来给大小姐陪葬!”

    他这一激动,拿着枪就朝着最后面的墨雪初打了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至极,邵锦川却猛推了一把墨雪初,自己却被打中。

    墨雪初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忽然挡住自己,赶紧问道:“锦川,你怎么样了?”

    就见邵锦川眉心紧皱着最后叮嘱她一句:“雪初,别管我,你快走!”

    话音落下,就见男人高大的身影缓缓地从她眼前倒了下去。

    墨雪初意识到不好,大喊一声:“邵锦川!”

    墨厉城看着邵锦川挡在母亲身前的身影倒下去,心里还是第一次感激这个男人。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没时间去思考,回过身来就要拉着墨雪初赶紧离开。

    可是墨雪初却死死地抱住邵锦川哭喊着:“我不要丢下你,我要你跟我一起走,你快点给我起来!”

    邵锦川却跟她微笑着说:“雪初,我一直都想告诉你,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是你!”

    墨雪初眼泪横流,哭着回应道:“那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不在了,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邵锦川说完,就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不要离开我,锦川!求你别离开我,现在老天爷已经惩罚了我孤单了36年了,求你别再抛下我!呜呜......”

    墨雪初趴在邵锦川身上就失声大哭了起来,像是把这一生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哭声响彻整个地宫,叫人听了都心碎。

    她现在已经痛心到极点,她哪里舍得这么离开?

    墨厉城只好豁出去了,反身抱着妈妈就要将她从这里拖出去。

    可他一转身,却正好看见周伯正用枪指这边,就要开枪。

    情况危急,他迅速往墨雪初身前一挡,那一枪就打中了他的胸口。

    这下可是让墨雪初心痛地大叫起来:“厉城,厉城,不要......”

    墨厉城猛地往后一退,就倒在了邵锦川的身边。

    就在这时,地宫入口处却突然传来一声爆炸声。

    “轰”地一声,震耳欲聋。

    紧跟着外面就传来阵阵冲进来的脚步声。

    听到这一声爆炸声,周伯也猛地意识到自己大限已经到了。

    他转身看向轮椅上的薄美茹,伸手抱住她的尸体,最后告白道:“大小姐,我来陪您了,黄泉路上孤单您不孤单,下辈子我还做您最忠实的仆人......”

    说着,他就拿着手枪对准自己的嘴巴,就开了一枪。

    他死也要最后守着他的大小姐死!

    裴义和朴警官也迅速冲了进来,却见墨雪初却是已经伤心欲绝。

    墨雪初守着邵锦川和墨厉城大哭着:“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呜呜......”

    裴义跑过来,看见这样的情景,就以为是墨厉城和邵锦川都死了。

    朴厚仁带着的警察和保镖随后就赶过来,看见这地宫里的情景也猛地一怔。

    看来他们在外面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下面也是伤亡惨重。

    谁料,池安夏和肖若白也跟在后面跑了进来。

    看见墨厉城也躺在地上,还有婆婆大人在那里大哭,她心里就猛地难受起来。

    池安夏马上趴到墨厉城的身前就跟着哭起来:“墨厉城,你怎么能现在就抛下我就......你给我醒过来,你听到没有......”

    墨厉城一睁眼,就看见池安夏眼睛里的泪水正在打转,伤心地就要掉下来。

    肖若白也走过来,正蹲下身解着他的衣服就要给他检查。

    他干咳了一声,就捂着闷痛的心口说道:“该死,竟然就差一点!”

    刚刚的那一枪直离着他的心脏半寸的位置,要是再偏过来一点,他肯定就死了。

    而且他的手摸到地方刚好有个东西给挡了一下。

    听见他说话,池安夏立马停下来,擦擦眼泪。

    肖若白的手上的动作也是一僵。

    一旁站着的裴义和朴厚仁也跟着一怔,不由得都睁大眼睛看过来。

    就见墨厉城把挡在胸口的东西摸出来一看,竟然是他戴了30多年的那枚墨玉吊坠。

    而且那枚墨玉吊坠显然是已经被子弹震碎了,都碎成了好几块。

    墨厉城眨眨眼睛,赶紧说道:“若白,赶快看看邵先生!”

    肖若白跟池安夏都一愣。

    扭头就看见墨雪初哭得伤心欲绝:“你死了,我以后怎么办......”

    因为太过伤心的原因,加上两天都水米未进,墨雪初哭着哭着就晕了过去。

    池安夏立马扭身扶住她,就对肖若白说:“没事,我来照看婆婆就行。”

    肖若白赶忙说道:“好,二嫂先给墨姨掐着人中,裴义,你叫人把墨姨和二哥抬出去。”

    说着,他就赶紧给邵锦川检查脉搏和伤势。

    裴义应声,就赶紧叫保镖过来抬人。

    显然邵锦川的伤势很严重,那一枪正中心脏外侧的动脉,一下就失血过多。  肖若白用手试探他的脉搏和呼吸,心上就猛地一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