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闭嘴!立刻给我滚出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混蛋!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墨雪初一下子就激动起来,被这一刺激,忽然觉得头有些晕,差点就摔倒。

    幸亏身边有墨厉城及时扶住她,才没有让她摔倒。

    这也更让墨厉城好奇自己的身世。

    妈妈嘴里这个不可说的人物究竟是谁,又为什么要一直隐瞒他到现在?

    就听周伯继续说道:“我能让你们一家团聚,你还不高兴吗?要知道错过这......”

    “闭嘴!”

    不等墨雪初开口,墨厉城便呵斥道:“我压根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想见他!”

    他边说边赶紧扶着墨雪初在角落里坐下来,让她休息。

    就算他再好奇那个人是谁,也不想让妈妈受刺激。

    周伯笑了笑,便说道:“现在不是你们说了算的!那个人最晚明天早上就会到这,到时候你们一家人见了面,我好送你们上路,今天你们就老老实实地在这里等着好了!”

    墨厉城扶着妈妈坐下来,便回头呵斥道:“闭嘴!立刻给我滚出去!”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母子两个就等着明天怎么受死吧!”

    说完,周伯便朝身后做了一个手势,便让人把他推了出去。

    紧跟着那几个黑衣人也走了出去。

    接下来整个地宫里又是一片死寂,没有一点生气。

    墨厉城看着母亲脸色泛白,便蹲低身子让她靠在自己臂弯安静陪着她。

    在这样又冷又暗的地宫,恐怕他和母亲真的不可能再出的去了。

    但是现在最后的时刻,他能做的也只有安静地陪着母亲。

    不过唯一让墨厉城心里牵挂的还是池安夏,还有辰辰和月月两个宝贝。

    如果这次他真的逃不出去,也只能希望池安夏和孩子们以后的生活能平静幸福......

    裴义带着众保镖们一直等到了天快暗下来,才看见几辆警车和豪车赶到。

    朴警官带着几个警员在前,肖若白和秦成旭紧跟其后。

    让裴义意外的是,池安夏竟然也赶到了。

    等她下车就马上赶过来就问:“究竟发生什么事?墨厉城在哪?”

    裴义正在跟跟朴警官交代着:“boss就是在这附近失踪的......”

    “失踪了?”

    池安夏听了,立刻紧张起来。

    肖若白看向池安夏,赶紧上前问道:“二嫂别担心,现在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

    可是这怎么能让池安夏能不担心,明明说的出差又怎么会失踪?

    要不是她紧跟着肖若白和秦成旭的车来,都不知道出了大事。

    秦成旭也诧异地问道:“可是厉城哥没事干嘛来这种地方?”

    这种这么冷的天,玩也不至于来这种偏远的地方呀!

    谁知道晚上还下不下雪?

    冷冽的风儿一吹,他就赶紧裹紧了身上的风衣。

    估计他还没有看见一直躲在车里不敢下车的方思慧。

    池安夏也猛然地意识到,这里好像离着薄氏的墓园很近。

    上次奶奶的葬礼,她就是来这里亲眼看着奶奶下葬的,当时墨厉城和薄绍言都在场。

    可是今天墨厉城也没有理由忽然来这里,除非是来见薄家背后的那个幕后黑手。

    这样一想,池安夏忽然感到一阵后怕!

    想到此,她赶紧拉着肖若白问道:“三哥,厉城来这是来见什么人的是吗?”

    肖若白无奈地摊摊手,回答道:“这我也不清楚,听裴义说,好像是来找墨姨的。”

    说着,他转头看向还在保镖车里坐着的那个女人的身影,便用手指着说道:“那个女人可能也清楚事情的经过。”

    顺着肖若白的手望过去,池安夏第一眼就看见车里坐着的方思慧。

    而且这个时候,方思慧已经冻得整个人都哆嗦成团了。

    只不过方思慧看着外面的眼神没有一丝担心的情绪,反倒有些幸灾乐祸。

    池安夏惊讶这个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有这种表情,心里就一下惊醒起来。

    她走过去就将车门拉开,肖若白和秦成旭也跟了过去。

    车门一开,她立刻说道:“方秘书,请你出来下!”

    方思慧抬起头,很不情愿地走出来问道:“你想问我什么?”

    说着,她就双臂抱紧身体,仰着头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池安夏。

    池安夏直接问道:“你应该知道,我婆婆为什么来会这里吧?”

    方思慧将头别过去,就说道:“我刚刚都已经告诉警察了,我现在不想说了!”

    说着,她就要重新回到车里避寒,可她刚转身就被池安夏立刻揪住了衣服。

    方思慧生气地就扭过头来,为自己辩解:“池安夏,你是在怀疑我吗?你该不会以为是我骗董事长来这里,然后又把总裁骗到着的吧?”

    她这么大的反应,反倒让人有些惊讶和怀疑起来。

    肖若白紧跟在后面问道:“方秘书,你别急,我们也只是想要知道二哥去哪了。”

    秦成旭也质疑道:“你是最后一个见到墨姨的人,所以你脱不了嫌疑。”

    这么一问,方思慧脸上的表情就有点尴尬起来。

    她赶紧说道:“我说了,是因为董事长昨天收到一个短信才决定来这的,而且......而且董事长是来这里约会的,我怎么好意思多问。”

    秦成旭紧跟着疑问道:“什么墨姨来这里约会?不可能吧!”

    肖若白也想不通:“墨姨会跟什么人约会?难道是何董?”

    秦成旭却说:“别开玩笑,墨姨就算跟何董约会也肯定是去高级又有情趣的地方。”

    “等等!我想起来了!”肖若白忽然想起一件事,立刻说道。

    “你想起什么来了?”秦成旭赶紧问道。

    “这里离翠山最近,该不会是墨姨来翠山会所见邵先生吧?”肖若白立刻说道。

    “那怎么可能?”秦成旭一脸鄙夷,马上说道:“那不过是厉城哥以前的猜测,何况6年之前不就否定了吗?现在重点不是墨姨来跟什么人约会,而是究竟被什么人劫持了!”

    池安夏没有心思听这两个人分析,心里只想着什么时候能有墨厉城的消息。  就见裴义跟朴警官交代完,她立刻上前问道:“裴哥,究竟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