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别告诉他人是在棺材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怎么能叫池安夏淡定地等下去?

    她一分一秒都不想等!

    可是看到两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在一边玩耍,她又必须沉住气。

    于是池安夏想了一下,便立刻说道:“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就过去。”

    裴义却赶忙说道:“不行,这里很危险,您不能过来,请您还是尽快回别墅安心等消息,我已经通知警方还有boss的几个朋友马上赶过来的。”

    池安夏听他这么说,心里一下有了主意,便说道:“好,我等你消息。”

    好不容易挂上电话,裴义却感觉更头疼了。

    他和保镖们已经在附近都已经找过,可是是眼下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这里又是远离城镇的郊外,方圆几十里都是山林和田地,都不知道还要怎么找。

    看着天就快要黑下来,气温也越来越低,要是再找不到boss那就更困难了。

    他只能等着警方的人,还有肖若白和秦成旭赶过来一起想办法了......

    墨厉城已经被几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带到了一个神秘幽暗的地方。

    他的脸上被戴上黑色的眼罩,看不清前面的路。

    身上的手机早已经被人搜走了,就他随身的那支签字笔都被人拿走了。

    估计这些人也早就知道了,他的那支签字笔就是他的防身武器,可以杀人无形。

    等到了地宫的最下一层,墨厉城脸上的的黑色眼罩才被人摘掉。

    墨厉城刚一睁开眼睛就感觉这里又黑又冷。

    他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清周围只有墙壁,却没有一扇窗户。

    这一下让他想起来,叶梁栋曾经在警局的审讯室里说过,被带到过一个神秘地宫。

    根据他的知觉,这里可能就是叶梁栋说过的那个地宫,而这个地宫的建筑面积和规模绝对不是北城一般的豪门能建造的。

    而且建造这样一个规模庞大的地宫,恐怕也不只是用来关人那么简单吧?

    可墨厉城被带到这里等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到地宫的主人。

    而看管他的那几个黑衣人全都不说话,一个一个像是行尸走肉。

    这样一个四周封闭的地宫里,安静地就像是活地狱般,让人后脊发凉。

    时间过去不知道多久后,才听见地宫的入口处传来阵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随后便听见那个沙哑而熟悉的嗓音传来:“墨厉城,你还是终于找来了。”

    墨厉城转过身去,果真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坐着轮椅被人推了进来。

    因为光线有些暗,走进来的人也戴着很深的帽子遮住脸,所以根本看不清清来人的长相,更分不清是男是女。

    只有一双皮肤松弛的手放在轮椅的扶手上,让人一眼可以判断这个人一定上了年纪。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就是一直以来都威胁他和母亲人身安全的人。

    也就是他一直寻找了很久的那个幕后黑手!

    墨厉城俊脸一沉,便反问道:“这不是你处心积虑地把我带这来的吗?”

    “你说得对,我跟你是迟早都会见面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面。”

    神秘人走到背光的地方停下来,嗓音沙哑地说道。

    墨厉城才不想跟他多废话,直接问道:“我妈妈在哪?你放了她,我留下来。”

    “哈哈哈......”

    神秘人竟然冷笑了起来。

    在这样四周封闭的地宫里,这样的笑声着实很诡异,又有些慎人。

    按照叶梁栋的说法就是,这就好像是魔鬼一样的笑声。

    墨厉城高大的身影站的直直的,根本不惧现在的形势,反而很镇定自如。

    就见神秘人笑完,就又开口说道:“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跟我谈条件的余地吗?你和你母亲现在就是案板上的鱼肉,接下来只能任由我宰割。”

    墨厉城心里猛地一沉,漆眸也立刻阴鸷冷厉起来。

    看来这个人根本没有让他和妈妈离开的意思!

    接下来就听这个神秘人说道:“不过既然你已经进来了,那就让你母子见见吧。”

    说着,神秘人便拍了拍手,身后的下人立刻走上前按了一下暗处的机关。

    墨厉城身边的一面墙就立刻“轰”地一声慢慢退了下去。

    紧跟着就见那面墙的后面居然还有一个隔间,依旧是四面都是石墙。

    只是不同的是,那里面竟然摆放着一具金丝楠木的棺材,上面还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墨厉城笔直的身影一怔,便立刻问道:“人呢?”

    别告诉他人是在棺材里!

    那应该是装死人的,妈妈怎么能在里面?

    可就算是活人,躺在棺材里估计也会活活憋死。

    就听身后传来沙哑的嗓音说道:“就在里面。”

    闻言,墨厉城也顾不得其他,迈开大步就走到棺材前去抬手就用力推开。

    还好金丝楠木的棺材盖并没有钉死,被他猛地一推就打开了。

    而墨雪初此时此刻就安详地躺在里面,身上的衣着还是昨天离开别墅是的那一身。

    墨厉城立刻伏在棺材口,大声呼唤道:“妈妈,醒醒,我是厉城!妈妈......”

    可是他大喊了几声,也不见墨雪初有丝毫的动静。

    而且墨雪初的脸色明显比以往惨白。

    墨厉城下意识地将手指放在她的鼻子,就发现只有微弱的鼻息。

    这一下就让他心里猛地意识不妙起来,手指紧跟着放到墨雪初脖颈的动脉试探。

    身后却传来沙哑的嗓音道:“原来你也有不淡定的时候,放心,你母亲只是重了迷药。”

    墨厉城这才松了口气,回头便沉声问道:“你把我们弄到这来,究竟有什么目的?”

    那个神秘人却笑着说道:“不着急,等墨雪初醒过来,我们一起解决。”

    说着,神秘人抬手示意了下身后的人。

    立刻就有人走到棺材前,拿出一个小药瓶来就放在墨雪初的鼻子下面。

    果真就见墨雪初平静的睡颜上很快有了反应,皱着眉心嘤咛一声:“嗯......”  墨厉城赶紧将她从棺材里扶起来,边问道:“妈妈,您醒了,感觉那里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