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混蛋,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完,墨厉城转身就朝着刚下来的座驾走过去,拉开车门就坐上了车。

    裴义听了,一秒钟也不敢耽搁,立刻指挥所有保镖全上车,另外把方思慧带上。

    如果真的是董事长出了事情,他们这些保镖可不够赔命的!

    一时间,墨厉城的顶级宾利迅速驶离mc国际大厦,随行的6辆保镖车也立刻跟上,以最快的速度开往翠山。

    然而因为这两天下雪的原因,去往翠山的路却并好走。

    等墨厉城的保镖车队到达翠山脚下,只看见连绵的雪景,还有冰封的河面。

    就连上翠山的小路都已经雪厚厚的积雪掩盖住。

    尤其是这么冷的风雪天,只有寥寥几个来游玩赏雪的游客。

    最后车子实在开不上去了,只好在路边全都停下来。

    墨厉城走下车就立马披上呢料大衣,众保镖也立刻下车保护左右。

    裴义也紧跟着下车来,报告道:“boss,董事长的手机号的确已经打不通了。”

    墨厉城没有说话,但是浑身冷森的气场就已经让所有人不敢靠太近了。

    看着眼前连绵的雪景,墨厉城不由心里疑问:这样恶略的情况下,妈妈怎么会在昨晚突然来这?

    裴义立刻让方思慧下车来指认:“方秘书,你们究竟是在什么地方遇到劫匪的?”

    方思慧看着眼前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更加迷糊了。

    她也只能支支吾吾地讲:“好像是这附近......”

    尤其是被夹着雪糁的冷风一吹,她就立刻浑身打起哆嗦来。

    而且昨天她跟墨雪初到达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天很黑了,哪里分得清具体是哪。

    就见墨厉城高大冷矜的身影忽然转过身来,便冷沉着声线问她:“你给我仔细想清楚,昨天晚上究竟在哪里遇上劫匪的!”

    方思慧用手捂着嘴巴边哈气边说道:“总裁,很抱歉,我真的有点记不太清了。”

    四周处了山和河水,就是绵延无尽的白色雪景,她可真想不起来。

    她就记得昨天车子开着开着,忽然被人拦住车。

    紧跟着就有几个人把她和司机都拉下车去了,还有人警告她不许报警,否则就撕票。

    吓得她现在当时就哭了,想打电话才发现这里根本没信号。

    那几个人把酒店的专车开走以后,她和司机只能在路边等农用车才回得市区。

    刚好那个农用车还是拉活猪去屠宰场的,一路上跟一群臭烘烘的猪坐在后车斗里。

    现在回想起来,方思慧就感觉昨天晚上简直经历了世界上最悲催的事。

    墨厉城见这女人蠢得连话都说不清楚,都怀疑她哈佛商学院硕士毕业是假冒的。

    但眼下他只有尽快找到墨雪初,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而且前面就已经离邵锦川名下的翠山会所不远。

    现在唯一的线索,恐怕就是去翠山会所找邵锦川问清楚了。

    于是墨厉城回身便沉声吩咐:“所有人,步行去山顶的会所。”

    话音落下,所有保镖跟着一起应声:“是,boss。”

    裴义也立刻指定一个人拉着方思慧跟着上山。

    就在所有人刚都要爬山时,墨厉城随身的手机却忽然响起了振铃声。

    墨厉城立刻停下脚步,拿出手机来查看,就见上面的号码竟然又是隐藏号。

    他一下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现在却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电话一接通,手机听筒里就立刻传来的沙哑难听却又熟悉的嗓音:“墨厉城,你现在该不会是正在找你的母亲吧?我劝你,不要那么费劲了!”

    “该死!是你,你现在在哪?”

    墨厉城一边讲着电话,一边转身望向四周茫茫的雪景。

    可是他除了能看见满山的雪景,根本看不到那个幕后黑手的影子。

    那个幕后黑手却好像长了一双无影无形的眼睛,随时都能看到他的动向,可怕至极!

    电话里又传来那个沙哑难辨的嗓音:“你不要问我在哪,你在哪里我很清楚。”

    墨厉城心上猛地一沉,立刻意识到母亲很有可能就在这个人手里。

    “混蛋,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哈哈哈......”

    对方却忽然笑起来,带着嘲讽的意味。

    紧跟着便听见那个沙哑的嗓音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爽,可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墨雪初现在就在我这里,你想要见她,那接下来按我说的做,否则后果你可以想象得到!”

    墨厉城硬压着心里巨大的愤怒,咬出一个字:“说!”

    便听见对方语速极缓地说道:“很简单,不许带保镖,不许带武器,更不能带定位系统,你自己开着车离开翠山,然后我就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样的要求无疑就是想让墨厉城一个人去送死。

    身边的裴义也跟着紧张起来。

    就听墨厉城顿了一下,凉薄的唇瓣终于开口道:“好,我答应你。”

    话音落下,手机听筒里立刻响起被挂断的忙音。

    可是接下来却让墨厉城忽然沉默起来,漆黑的眸底像是无尽的黑洞,幽深而冷厉。

    看来这一次终究是他和那个幕后黑手最后的对决,谁死谁亡皆有可能!

    拿着手机的手一落下,裴义便立刻上前说道:“boss,您吩咐。”

    墨厉城立刻低沉着嗓音吩咐道:“所有人原地等候命令,我自己去。”

    这可让裴义紧张起来,赶忙说道:“boss,您一个人去救董事长会很危险!”

    却见墨厉城薄唇紧抿,抬起手就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转身就坐上了宾利的驾驶室,就将车子开了出去......

    池安夏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洗漱换完衣服便去了仁信医院。

    除了来探望小峰和几个孩子,她也安排了商场的人过来送御寒衣物和一些儿童玩具。

    另外明天助理helen到达北城后,就可以帮已经康复的孩子安排新的福利院暂住。

    等池安夏到了病房的时候,刚好就看见医生在给小峰打吊瓶。

    小峰明显比刚来医院的时候配合很多,而且身体状况也恢复不少。  池安夏心里很高兴,一进门便微笑着说道:“大家好,阿姨来看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