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他该不是昨晚上一夜未归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魔鬼?”

    听到这个词,朴厚仁就想笑。

    这个词不应该是形容叶二少更贴切吗?

    他立刻说道:“谁是魔鬼?买卖人口,非法交易,虐待儿童,你才是真正的魔鬼!”

    叶梁栋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为了保命,他赶紧交代:“你们快抓沈乐薇,那个女人就是魔鬼派来的,那个魔鬼比我可怕!”

    朴厚仁又问了一遍:“你不告诉我是谁想让你,我怎么能全力保护你?”

    就听叶梁栋一脸慌张地说道:“我不能说,那个魔鬼可能就在警局里!”

    说着,叶梁栋便像是被什么吓到是的,赶紧往桌角下面躲。

    他怕的就是那个黑手已经跟警局串通了,要不然沈乐薇又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警局里?

    想起沈乐薇给他喝了毒酒,他痛苦地死过去的那一刻,他就不由得胆战心惊。

    朴厚仁被他这么一说也觉得背后吹过一阵冷风。

    但是多年侦探经验的他,还是立刻镇定住。

    “那我就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保证你的安全,那就是把你送进监狱里关起来。”

    “不行!那个魔鬼肯定还能找到我!”

    “那你就告诉我,那个魔鬼究竟是谁,我们把他抓起来不就行了。”

    “你们这帮警察全都是蠢货,肯定抓不住他,反而还会害死我!”

    “蠢货?要不是我们这些蠢警察,你现在不早就死了吗?”

    听着里面的对话,墨厉城站在审讯室里,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

    这就是他和肖若白商量好的计划,只有威胁到叶梁栋的小命,才肯老实交代。

    可是眼下看来,这个叶梁栋不是不肯交代,那就是他也压根不清楚那个黑手的底细。

    肖若白站在旁边,不由得感慨道:“看来那个幕后黑手还挺擅长洗脑的,这个叶二少恐怕洗的最深了。”

    墨厉城漆眸冷了冷,便说道:“不急,再等一会儿。”

    话音落下,就听随身的手机响起一阵振铃声。

    他随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就见上面的来电显示是池安夏打来的。

    他迅速接起来,就听池安夏在电话里说道:“喂,老公,怎么还没有回来?”

    墨厉城冰山般冷酷的俊脸立刻柔和,声线也一下柔了八度:“不用等老公了,你和孩子们先睡吧,我这边加个夜班。”

    听他这毫不避讳的打电话,肖若白都感觉自己今天不用吃夜宵都已经饱了。

    真是很难想象,几乎一天24小时跟着他的裴义和那些保镖怎么过?

    不过正在墨厉城讲电话的那一刻,审讯室里却传来新情况。

    就听叶梁栋忽然开口说:“我只见过那个魔鬼一次,可是我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样。”

    朴厚仁听他忽然松口,赶紧问道:“你再想想,那个家伙是男是女?”

    叶梁栋才从地狱里爬了一圈回来,脑子里不算太清醒,但还是能回想起那次的场景。

    他边想边说:“好像是个男的,好像又是个女的,我那天真的没看清,因为他是让人把我弄晕以后才把我送到他那里的,那个地方又冷又黑,像个地宫......”

    朴警官赶紧催促道:“你想清楚了,难道从外形和说话声音也判断不了吗?”

    “警官,这个真不好说!”

    叶梁栋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继续说道:“那个家伙穿着黑斗篷,看不清脸,声音又是沙沙哑哑的,好像是故意弄得变声。”

    听见叶梁栋这么说,肖若白立刻反应过来。

    见墨厉城已经挂上电话,他扭头说道:“二哥,这个描述是不是那个幕后黑手?”

    墨厉城俊脸阴沉地看着审讯室里,微微点了点头。

    可是叶梁栋这个混蛋又说不清楚,他究竟是在哪里见的那个幕后黑手。

    而且幕后黑手和叶梁栋究竟都有过什么交易,又有什么预定,他还没有说清......

    挂上电话,池安夏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竟然已经快要凌晨12点。

    她不由得担心墨厉城今晚加班会到什么时候。

    可是她已经困得不行,抬手打了一个哈欠,便只好先上床去睡觉了。

    主卧的大床实在是太大,池安夏睡在上面连打好几个滚才能到床的另一边。

    直到睡到后半夜,她才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钻进她的被子里。

    她以为是墨厉城回来了,于是翻了个身,抱着钻进来的人就一起睡了。

    等第二天早上,池安夏一睁开眼睛,才发觉哪里不对劲。

    就见自己的被窝里竟然多了两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池安夏一扭头就看见一左一右两个小萌宝还睡的正香,小胳膊小腿全搭在她身上。

    看着辰辰和月月白里透粉的小脸蛋就在眼前,她都想伸手掐上一把。

    可是又一想,终于熬到周末了,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儿好了。

    于是她轻手轻脚把宝贝们的小胳膊小腿一个个都从身上拿下去,然后才起身。

    然而等她进了洗漱室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后,才猛然发现好像好像少了墨厉城的身影。

    男士洗漱用品还有刮胡刀、古龙须后水一样都没有动,旁边的衣帽间里也没有男人的身影。

    他该不是昨晚上一夜未归吧?

    想到此,她就赶紧出了房间,去问管家:“先生昨晚上没有回来吗?”

    白管家立刻恭敬地回答她:“太太,先生昨晚上回来的很晚,去别的房间休息的。”

    池安夏听了,便想到估计是因为墨厉城怕打搅她和两个孩子,所以才去别的房间的。

    可白管家转而又说道:“不过,墨董事长今天早上忽然来别墅了,您还是赶紧回房间收拾一下下楼见她吧。”

    闻言,池安夏心上猛地一惊。

    婆婆大人居然这么早就来了,她竟然才知道。

    想到此,她马上吩咐道:“那我赶紧进去洗漱换衣服,你先去帮我招待好婆婆。”

    说完,池安夏也不敢耽搁,麻利地转身回了房间里就去洗漱换衣服。

    至于婆婆大人今天这么早来干什么,她一下还没有想明白。  等她下楼的时候,就见墨雪初已经坐在沙发里等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