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我什么都不要,就想要你别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人的嗓音低沉而磁性,微微带着沙哑,在豪华的后车厢里缓缓响起:“只要薄家背后想要我和妈妈去死的那个人还没有死,恩怨就一天不会消除,你看到的有游艇定时炸弹事件就是例子,还有你没有看到

    ,也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就更多了。”

    “......”

    池安夏的心也也跟着沉重,像是一有什么东西在心湖里慢慢往下沉。

    想起墨厉城从少年期就经理过的遭遇,她不禁默默心疼着。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她这么近距离地谈心。

    “而且你现在也看到了,墨家和薄家的恩怨已经牵扯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恐怕又会到不可收拾的局面,所以我必须尽快跟薄家背后的那个人彻底了断!”

    “这个我知道,可是那一个人并不代表薄家所有人,不是吗?”

    “安夏,不管薄家背后究竟有几个人,可是现在你是必须要和我站在一起的!”

    说话间,墨厉城语气坚决,眼眸漆黑如墨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像是要将她看透。

    可池安夏听他这么说,心里就更矛盾了。

    她认识的薄家不是那样的。

    起码她认识的薄云擎是个慈祥又温和的慈善家,不知道做过多少善事。

    就算薄家真的有十恶不赦的人存在,她也很难跟整个薄家的所有人联系到一起。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又是她最亲密的丈夫,孩子们的亲生父亲,让她必须站队。

    原来6年前没有解决的问题,就算她逃避了6年,现在也依旧得要再次面对。

    眼下她只能艰难地做出决定:“厉城,请再给我两天的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墨厉城看着她难以抉择的表情,心疼地将她搂在怀里,低沉着嗓音回应道:“好,你慢慢考虑,妈妈那边我会周旋的,我只要你永远在我身边。”

    说完,他伸手就池安夏搂在怀里,低头便在她的唇上印了一个吻。

    如果当年不是意外遇到这个小女人,也许薄家和墨家的恩怨早了结了。

    但是现在有了她,更有了孩子们,那他能做到的只有尽量包容这一切......

    与此同时,何幼宜也被秦成旭和肖若白刚刚送回了酒店房间。

    把之前无力的东西吐光之后,何幼宜感觉再吐就就要吐胆汁了,难受死了。

    她以前喝酒无论喝多少都没有出现过现在这种状况。

    就连秦成旭在一边看着都为她着急。

    肖若白也只是简单给她做了一些检查,然后拿出湿纸巾仔细擦拭起手指来。

    秦城赶紧过来着急地问道:“老三,她到底现在什么情况?”

    肖若白边擦手边问道:“应该没什么大碍,具体情况得让她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他也是初步怀疑,何幼宜可能是早期妊娠有关系,可是现在也没有管业工具检测。

    秦成旭简直要跟他急了:“什么叫没什么大碍?你没看她今天吐得很厉害吗?”

    肖若白见他还这么关心何幼宜,便扯了扯嘴角说道:“听你这么一说,还到真的挺严重,为了安全起见,今天晚上就辛苦你一下,好好照着她,万一有什么意外你再及时给我打电话。”

    说完,肖若白便收拾东西要走人。

    秦成旭赶紧问道:“你先别走呀,她都这样了,得怎么照顾她呀?”

    肖若白考虑一下,便回身说道:“那就少给她喝点水,也少吃点东西吧。”

    说完,他就拎起医药箱麻利地就要离开这间房间。

    秦成旭见他就这么走了,还想追出去。

    可何幼宜趴在床上,忽然叫出声音:“喂,别走,呕......”

    又是一阵干呕声,紧张的秦成旭就又立马跑了回来关心她:“幼宜,你怎么样了?”

    兴许是吐得已经神志不清了,何幼宜才一下拉着他的手说:“你不要走,我好难受......”

    秦成旭赶紧应声:“好,我不走,你现在不舒服,要不要我去给你找点醒酒药?”

    说这话,他心里还得骂上一句:该死的臭老三,临走也不留下点解酒药!

    其实是肖若白担心何幼宜真的怀孕了,所以才没有开任何药物。

    可是这下却让秦成旭棘手了,想走也走不了。

    何幼宜也拉着他的衣服不松手,难受地嘟囔:“我不要吃药,呕......”

    现在她只剩下干呕,能吐出来的东西只有酸水。

    而且每次吐完,都刺激的眼泪汪汪,让人看着很可怜。

    尤其是现在何幼宜整个人趴在床边,用力扯着他的衣服,怎么看都像是在跟他认错。

    秦成旭只要留下来,坐在床边伸手边帮她轻轻拍背便说道:“好了,好了,我不走了,今天晚上会留下来陪着你,总可以吧?”

    说着,他忽然想起来秦成旭走之前说要给她少喝点水,少吃点东西。

    然后他扶着她就接着问:“幼宜,你要不要喝点水?再吃点东西?”

    何幼宜抬起身便哭着看着他说:“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现在就想你抱抱我。”

    秦成旭听了,心上一疼,俯身就将她抱在怀里,也不管她身上已经吐得乱七八糟。

    这种情况,也让他一下想起来6年前何幼宜高烧昏迷的那一次。

    那一次他以为她快死了,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也是那一次开始,他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一辈子都好好守护她。

    然而6年过去,时过境迁,她还是以前的刁蛮公主,他却早就忘记了自己最初的心。

    就像池安夏那天跟他说的一样,他认识何幼宜的哪天开始,不就知道她的性格吗?

    此时此刻,秦成旭看着抱着怀里的何幼宜,竟有些后悔自己分手的决定。

    而且何幼宜被他抱着,仿佛也没有刚才那么想吐了。

    接下来她就安安静静地就在男人的怀里睡着了。

    可是接下来却对秦成旭来说不轻松了!

    他得要帮何幼宜换下吐脏的衣物,还得要时不时给她喂点水喝,以免她吐得脱水了。

    而且何幼宜这一晚睡得也不舒坦,偶尔胃里反酸就会趴到床边吐一下。  秦成旭一直照顾着,一直到后半夜他才困得实在不行,才在床的另一边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