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你究竟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肖若白看在眼里都无奈了,估计天王老子来了,这两人还得继续闹别扭。

    肖若白只好上前劝道:“好了,我们还是赶紧送何小姐去休息吧。”

    说着,他就先帮忙扶住吐得头重脚轻的何幼宜先站稳。

    秦成旭已经是服气了,心又疼又气,只好也跟着一起把她扶出来。

    就见池安夏像是想起什么,转身就说道:“三哥,何小姐好像是有情况了。”

    肖若白不愧是精明的医生,听她这么说就马上心领神会,便说道:“明白。”

    说完,他便拉着秦成旭一起去送何幼宜回酒店去休息了。

    那个分公司的副经理也被保镖给压下去,估计今晚上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接下来,池安夏跟墨厉城回了刚刚的会场大厅,就见里面已经很多人在做游戏了。

    然而越是看着眼前的景象热闹异常,墨厉城心里也越担忧,不知道那个幕后黑手究竟要什么时候出手。

    即便是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这次来个彻底了断,但是对方却还没有任何动静。

    墨雪初像是已经累了,正被方思慧搀扶着走过来,正好迎面碰上。

    方思慧看见这两个人如此亲密,心里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就听墨雪初抬头问了句:“你们刚才去哪了?”

    池安夏下意识地抓紧墨厉城的胳膊,示意他先别说。

    就听墨厉城沉声回答:“没什么,只是刚刚觉得有点闷,就出来一会儿。”

    墨雪初看向池安夏,便说道:“那你们继续玩吧,我先回酒店休息,记住我说过的话,要尽快考虑清楚。”

    墨厉城便说道:“妈妈放心,那件事我们会尽快给你答复。”

    池安夏也赶紧附和:“是,妈妈请慢走。”

    墨雪初这才点点头从他们面前离开。

    方思慧还不忘跟墨厉城说一声:“总裁,再见。”

    可墨厉城连抬眼皮不带抬的,她只好赶紧跟上墨雪初。

    看着婆婆离开的身影,池安夏的心里一点也不觉得轻松。

    就见裴义正从会场上走进来,小声报告道:“boss,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状况。”

    墨厉城漆眸凌厉,低沉着嗓音吩咐道:“知道了,吩咐下去,仍旧不能掉以轻心。”

    裴义赶紧点头应声,然后就转身走到一旁去通知今天所有参与安保工作的人员。

    池安夏自然不知道裴义一直紧张的是什么还以为只是维持正常的保卫工作。

    她想要找机会跟墨厉城好好商量一下关于孩子们改不改姓的问题。

    可等裴义离开不久,墨厉城随身的手机却忽然响起一阵振铃声。

    他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便抬头说道:“等一下,我去接一个电话。”

    池安夏和宋骏只好看着他转身拿着电话离开会场,去外面接听。

    电话是肖若白打来的,语气有点气恼:“二哥不用等了,一定是池洋那个小子耍了我们,那个幕后黑手可能今晚上不会出现了。”

    闻言,墨厉城便立刻问道:“你确定池洋是在耍诈吗?”

    肖若白紧跟着说道:“是呀,医院那边来电话,说池洋已经把沈乐薇带走了。”

    墨厉城听了,棱角分明的俊脸立刻阴沉。

    那个臭小子竟然敢耍诈!

    而且还很高明地用了一个调虎离山!

    墨厉城沉声说道:“他带走那个女人也好。”

    肖若白不解:“这怎么讲?那我们以后还拿什么控制池洋?”

    墨厉城拿着手机直接说道:“不用控制,只需要监视,那个女人身上的毒瘾短时间内不会克服,会很快跟那个幕后黑手联系,我们只要监视着他们联系的方式,就能追查到那个黑手。”

    肖若白听他已经有安排了,便同意道:“那好吧,你那边安排好就行了。”

    等墨厉城打完电话,一转身,便看见小女人的身影正站在身后。

    恐怕他刚刚讲电话的内容,她也全听得一清二楚。

    就见池安夏正睁圆了清澈明亮的小鹿眸看着他,目光带着一丝疑惑。

    墨厉城不想让她误会,于是马上解释道:“没什么事,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

    说着,他便走过来搂着她的腰身就要离开会场。

    池安夏眼睫眨了眨,将目光收回来。

    她刚刚亲耳听见,墨厉城在电话里提到了池洋。

    不管他究竟有什么计划,她真的不希望这个男人对自己隐瞒。

    即便是有不可抗拒的危难,她也希望能跟他一起支撑着走下去。

    就好像上一次在“辰月号”游艇上一样——

    不管背后的操控一切的那个人究竟有多么强大,她只想跟他在一起面对!

    等坐上车,池安夏终于抑制不住心里的想法,问道:“你究竟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墨厉城她搂住她的肩膀沉声说道:“安夏,这件事我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担心。”

    池安夏却执拗地说道:“不行!我们既然是夫妻,那就必须互相忠诚和信任,共同承担一切,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有任何事情隐瞒着我。”

    墨厉城漆眸深邃地看着她的眼睛,拧着眉心说道:“那好吧,我们回去路上说。”

    他也感觉得到,现在对于安夏来说,不是简单三两句话就能让她置身事外了。

    于是再回来的路上,他便将今天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她。

    可是这样的话题对于墨厉城来说,却是十分沉重的。

    男人英俊的脸在车外的昏黄的光影里半明半暗,整张脸的轮廓显得更加立刻而深刻。

    尤其是墨厉城最后还是将话题转到墨家和薄家两代恩怨上,叫人心里更沉重。  “你现在也知道了,墨家和薄家早就水火不容,自从我和妈妈离开薄家以后就一直被薄家人追杀、暗算,所以妈妈这些年来对薄家深恶痛绝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你希望她能接纳你,还是最好把辰辰和

    月月的姓氏改过来。”

    “可那些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又和孩子们有什么关系?”池安夏还想要反驳。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