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我都不会再轻易放开......
    :

    池安夏听见这样的话,不由得心里暖暖的。

    这个男人说起情话来,要比6年前好听多了,也让人有些感动。

    可就在她心里温暖的时候,却听见墨厉城又低沉着嗓音说道:“还有,妈妈那边,她明天不来的话,你也不用去酒店见她了。”

    池安夏猛地意识到,这个男人可能是已经早知道她去盛庭酒店见墨雪初的事了。

    但是为了不让他们母子闹的关系僵了,她也不想说今天下午的事。

    现在听他这样说,她也只有点头应声:“好吧,我听你的。”

    墨厉城低垂着漆黑的眼眸,看着她手腕上的伤处,便说道:“你等我,我去找纱布和消毒水,帮你好好处理下伤口。”

    池安夏还想说不用了,就被他怼了回来:“要是不好好处理的话,很容易感染。”

    她也只好把自己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起身离开房间。

    没过一会儿,墨厉城已经脱掉西装外套,只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衣和深色的西裤,领带也已经扯掉,衬衣的领口和袖口都松了两粒扣子,显得休闲轻松很多。

    而且他的手上也多了一个医药箱,进门就直接朝床边走过来。

    池安夏已经从床上起身坐起来。

    就见墨厉城走到她的面前,将药箱放在床头,然后从里面拿出消毒水和纱布之类。

    找到要用的所有东西,却见墨厉城握住她的那只手,就直接在她身前蹲下去。

    而且是缓缓地蹲下去,单膝跪在床边的地毯上。

    这一下让池安夏心上猛地一怔。

    这简直就像是男人在给女人求婚的姿势!

    可这么高大挺拔的大男人却忽然在自己面前蹲下去,让她意外又激动。

    只不过,墨厉城是用修长而骨戒分明的手指,帮她把手腕上的那块创可贴揭下来。

    虽然他手指上的动作已经够轻了,可是揭到那块已经跟伤口结痂黏在一起的地方,还是让她疼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听到小女人的嘤咛声,墨厉城手上的动作也跟着一顿。

    可是这个创可贴不揭下来,那就不能给她仔细检查伤口,并消毒包扎了。

    于是墨厉城抬起头,看着她便说道:“接下来,还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听他这么说,池安夏点点头,就赶紧用力咬起牙根来。

    看着男人在自己身前如此认真的模样,她甚至都有些错觉。

    毕竟墨厉城现在就蹲在她眼前,还能清晰地看见他发质很硬的短发下五官立体精致的俊脸,尤其是浓黑有型的剑眉下,鼻梁高挺,半阖的眼眸睫毛根根分明。

    这样的墨厉城,恐怕是她这些年来第一次这么安静地欣赏他。

    真的足够让她这一辈子都铭记在心里。

    应该说,关于这个男人的每一个记忆,都应该永远记住。

    而在酒店里被墨雪初训斥的委屈的心酸,这一秒好像全部都消失了。

    可是池安夏这片刻的走神,还是因为手腕上传来的疼痛而马上清醒。

    就见墨厉城好看的手指已经拿起镊子,开始用消毒棉轻轻地在她的伤口上擦拭。

    虽然消毒水刺激伤口的疼比刚才还要疼,可是比起心里的感动还是觉得没什么。

    就见墨厉城接下来很快就帮她消毒好伤口,上药,然后用纱布给她包扎。

    整个过程他手上的动作都很轻快,又非常仔细。

    墨厉城给她把手腕的伤包扎好,却没有立刻从站起身来,而是语速缓缓地叮嘱道:“伤口24小时之内不要沾水,不要用力,更不要再被碰到,否则伤口会二次崩开,隔一天我再给你换药。”

    池安夏听着他磁性而低沉的声音,仿佛像是钢琴低音部分一字一句都落在心尖上。

    如果墨厉城曾经没有弃医从商,说不定现在是一个比肖若白还要厉害的医生。

    等他说完,便要从地上站起身,却不料,一起身便整个人就倾了过来。

    池安夏的心跳猛地落了一拍,抬手就抓住他的大手。

    墨厉城只是刚刚跪的腿麻,才一下没有站稳。

    他也并没有摔倒,顺势就伸手直接撑在她身侧的床沿。

    这一下,两个人就挨得更近,就连呼吸间都有对方的气息。

    就连墨厉城漆黑无底的眼眸,仿佛一下子句在她眼前瞬间清澈明亮了。

    池安夏不由得有点小激动地叫他出的名字:“墨厉城......”

    墨厉城自上而下地看着她,从鼻子里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嗯。”

    就听见她激动地说道:“无论将来遇到什么事情,只要你还握住我的手,我都不会再轻易放开......你的手。”

    闻言,墨厉城心里也仿佛被她的激动感染了,漆眸蓦地深邃地如最深的海。

    沉默一下,才听到他的回答:“好,我一辈子都拉着你的手。”

    说完,他低头就在她红润的唇瓣上印了一个吻。

    这个吻竟好像抹了蜜一样的甜,一下甜到心里。

    池安夏情不自禁地浑身软了下去。

    刚好墨厉城也俯下身来,将这个吻加长,变深。

    却在这时,房间的门口处突然传来两声闷闷的“砰”声。

    听见声响,正在床上亲吻的墨厉城和池安夏赶忙扭头看过去。

    就见辰辰和月月竟然全趴在房间的门口,两个小家伙身上还都穿已经换好了印着卡通图案的小睡衣,一只小熊一只小兔子。

    这一下,两个小家伙要多囧就有多囧!

    墨厉城看着这两个不请自来的小家伙,俊脸一沉,便起身厉声训斥道:“你们两个不去睡觉,跑进来要干什么?”

    月月赶紧从哥哥身上爬起来,就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们来看妈咪吃了没?”

    辰辰也从地上爬起来回答:“爹地,我们有点睡不着,才来找妈咪。”

    听着这两个小家伙连理由都找的不一样,池安夏更加哭笑不得。

    还被孩子们看见自己和墨厉城在床上亲热,羞地赶紧把脸转过去。  墨厉城迈下床,他一边整理身上有些凌乱的衬衣,一边迈着长腿就朝门口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