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连你也护着这个女人?
    墨雪初可是她一向敬重仰慕的婆婆,今天刚见面却这样对她。

    不管外面人说什么,竟然连婆婆也这样说!

    池安夏立刻从地上站起身,为自己辩驳道:“您为什么这样说?我和叶少只是普通朋友,从来没有......”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秦成旭从外面走进来问道:“墨姨,发生什么事了?”

    墨雪初转过脸去就说道:“马上把厉城叫过来,我要他们今天就断绝关系!”

    闻言,秦成旭错愕地不止一点半点。

    “妈......”

    池安夏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墨雪初立刻打断:“你不要叫我妈妈,你没有资格!”

    秦成旭赶紧走上前,想要劝劝:“墨姨,您可能哪里有误会,不如再考虑下吧!”

    “不用考虑了,不管怎么样,这个‘薄夏’不配给我们墨家当儿媳妇!”墨雪初想起刚才方思慧说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而且还

    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墨姨,可是今天厉城哥在公司有重要的工作,脱不开身。”秦成旭想尽量挽救。

    “连你也护着这个女人?”墨雪初生气地质问道。

    “不是的,墨姨,我只是觉得厉城哥和安夏的感情一直忐忑,您这样再强加干预只会让他们的感情越来越艰难,何况您以前

    不是很喜欢安夏,也很愿意看到厉城哥和安夏在一起的吗?”

    秦成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想要替墨厉城维护池安夏。

    可是这样却让墨雪初心里更加郁闷和气恼。

    她直接从沙发上站起生来,就生气地说道:“那是以前我没有人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现在我既然已经认清了,那只要我又

    一口气在,就不会允许这种女人做我们墨家的儿媳妇!”

    说完,墨雪初就气呼呼地从沙发前离开,直接上楼休息了。

    看见婆婆就这样发了一顿脾气后离开,池安夏心里很不好受。

    她不知道婆婆今天为什么刚一见面就这样指责自己,就连想反驳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秦成旭见她难过,便转身说道:“安夏,可能墨姨是误会了什么,不如我现在先送你回去,以后再慢慢跟墨姨好好解释吧。

    ”

    池安夏点点头,声音地落地回答:“好吧,眼下只有这样。”

    说着,她就跟着秦成旭离开酒店别墅。

    等在门外的方思慧见他们出来,冷冷地瞥了一眼,便转身进去了。

    她走到那一片摔得粉碎的瓷片前,却猛地一眼看见有片碎片上竟然沾着点点血迹。

    那点点的猩红让她觉得刺眼,不用想也是池安夏不小心留在那里的。

    方思慧立刻打电话吩咐专职管家道:“马上进来两个人,把客厅这里收拾干净!”

    池安夏坐在秦成旭的车里,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腕被瓷片锐角的那里比刚才还要疼了。

    她抬起手看了一眼,才看见那一个伤口并不大,可是还在往外慢慢渗着红色的血珠,而且还将那一侧的衣裙染红了一小片

    。

    她赶紧将右手腕紧紧握起来,以免伤口再继续出血。

    秦成旭扭头看过来,正好看见,便关心道:“要不要现在先送你去医院处理下?”

    池安夏深呼吸一口气,便回答:“不用了,只是一个小伤口,我回去自己处理下就好了。”

    “好吧,你自己能处理就好。”

    秦成旭见她这么说,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转回头继续开车。

    关于墨雪初今天忽然性情大变,他也很纳闷,更是担心墨厉城知道后会责怪他。

    却不料池安夏竟然主动开口说道:“这件事,你先不要跟墨厉城提,他年底工作很忙就不要分心了,等婆婆气消了,我会再

    跟婆婆好好谈谈的。”

    秦成旭不由得感慨道:“你的性格可真的是很好,要是何幼宜能有你一般就好了。”

    何幼宜那种脾气,别说是碰伤一点,就是衣服被弄脏一点都会大发脾气。

    更是没有人敢给她委屈受,就算委屈一点点,她都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就连她爸爸何志祥都是从来都把她当成手心的宝贝一样捧着。

    听见秦成旭这么说,池安夏心里却更难过。

    可是池安夏却分不清她是为了自己难过,还是为了秦成旭和何幼宜难过。

    她不禁随口问了句:“你和她分手,就是因为何小姐的性格吗?”

    提到何幼宜,秦成旭就立刻皱起眉头就抱怨起来了:“对呀,这些年来何幼宜的脾气都是那样,任性、自私又刁蛮成性,我

    实在是改变不了她了,还不如趁现在还没有结婚就早点分开的好。”

    说完,秦成旭便看着车子前面等着的红灯,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池安夏也看的出来,这个故作潇洒的男人其实一点也不轻松。

    但是她也更为自己现在的感情感到担忧:“这世界上每天分开的伴侣有那么多,分开的理由也各不相同,可是你们既然没有

    别的外因压力,为什么还要选择分开呢?更何况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何幼宜,以前你就知道她的性格是这样的,如果改变了,

    你觉得还是独一无二的何大小姐吗?”

    “你说的有点道理,不任性刁蛮就不是何幼宜了!”

    秦成旭也同意,但是却违心地说道:“可能是因为我和她认识的时间太长了,毕竟也有7、8年了,所以彼此厌倦了。”

    听他这么说,池安夏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现在的状况。

    也许真的得等墨雪初气消了。

    等池安夏回到海边别墅,就见已经是晚饭时间。

    辰辰和月月已经坐在餐厅里,等着爹地和妈咪一起回来吃饭。

    终于看见池安夏回来了,月月赶紧上前去跟她说:“妈咪,你快点去洗手吃饭吧。”

    辰辰也跳下餐椅,跟着跑过来说:“妈咪,今天晚上有你最喜欢的大龙虾!”

    池安夏看着乖巧又懂事的两个孩子,心里觉得安慰不少。

    但是她还得赶紧回房间去处理手腕上的伤口,抬起没有受伤的左手摸这月月又嫩又滑的小脸蛋,便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