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那你还回来勾引厉城干什么?
    听见那一声久违的“妈妈”,墨雪初这才抬起头看过来。

    当她看见温婉又清丽脱俗的池安夏竟然站在眼前,竟然有几秒钟的没回过神来。

    虽然眼前的女人很眼熟,可是气质和衣着却明明要比以前提升的好几个档次。

    墨雪初在心里都不由得怀疑,面前的女人真的是池安夏?

    可就在她怔楞的这几秒钟里,方思慧替她发话了:“请薄小姐注意用词,妈妈那个词不是任何人都能随便称呼我们董事长的

    !”

    闻言,池安夏心里蓦然有些发凉。

    要是以前,婆婆大人还是很通情达理又好相处的。

    可是没想到这才刚见面,便觉得婆媳间生分了不少。

    却见墨雪初坐在沙发上,立刻扭头吩咐道:“你先出去。”

    方思慧有些错愕,但还是赶紧点头应声:“是,董事长。”

    说完,方思慧还不忘直勾勾地瞪了一眼池安夏。

    那眼神好像是在警告她,不要跟墨雪初套近乎。

    瞪完这一眼,方思慧才迈开步子离开墨雪初身边,绕过那一大片茶渍就走出去了。

    听着那高跟鞋声走远,池安夏心里更加紧张起来。

    她只好低着头战战兢兢地开口道:“您好,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墨雪初上下打量她一眼,然后厉声说道:“你说呢?没有看见那里需要收拾吗?”

    池安夏心上一怔,目光立刻放在身前那一大片摔碎的瓷杯和参茶水渍上。

    她下意识地就以为,是婆婆想要让她把那里全都收拾起来。

    虽然酒店别墅里有专职的管家和服务员,但是面对婆婆这样的要求她也只好照做。

    于是池安夏往前走了两步,便迅速蹲下身子,伸手就开始捡地上的瓷杯碎片。

    墨雪初看在眼里,心里的火气可是却一点也没有消下去,坐在沙发上便厉声问道:“听说你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有这回事吗?”

    池安夏一边捡瓷杯碎片,一边低着头回答:“是的,两个孩子现在很健康。”

    她刚回打完,墨雪初就又问:“那你和叶家孙少爷走得近也是真的吗?”

    她低着头接着回答:“是,我和叶少是朋友......”

    可听她这样说,墨雪初就更生气了。

    看来外面传言的那些还真是一点也没假!

    不等池安夏说完,墨雪初就生气地喊道:“那你还回来勾引厉城干什么?”

    说着话,她就拿起茶几上的瓷杯托就向池安夏砸了过去。

    幸好池安夏身子偏了一点,否则瓷杯托就会直接杂种她的头。

    就听“啪”地一声,同质地的瓷杯托立马摔碎在她身边的地板上。

    一片溅起的瓷片,却刚好从她伸出去的手腕上划了过去。

    池安夏心上猛地一惊,怔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

    而在别墅外面的方思慧听到里面的讯骂声,还有瓷器摔碎的声音,却心里有些得意。

    秦成旭听见这样的动静却立刻紧张起来,赶紧走过来想要进去看个究竟。

    他昨天只是答应了墨雪初找到“薄夏”,并且带她过来。

    可如果今天他不能把池安夏全须全影地给带回去,那墨厉城肯定不会放过他。

    结果秦成旭刚走了没几步,就见方思慧站到他身前,说道:“秦律师最好别进去!”

    秦成旭一怔,便不解地问道:“方助理,你不让我进去是什么意思?”

    方思慧微微笑了笑,便语气圆滑地说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她在教训下面的人时,不希望别的人进去打扰。”

    “下面的人?”

    秦成旭在嘴里回味了一下这个字眼。

    然后他立刻反驳道:“你这个词用的很不恰当,你应该知道薄夏究竟是什么身份。”

    方思慧却依旧挡在他的面前,说道:“不管里面的人是薄夏还是池安夏,现在董事长已经发话,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去,所以

    还是请秦律师还是在外面等候比较好。”

    秦成旭见她现在如此坚决的阻挡自己,就有些郁闷。

    墨雪初的命令,他当然没有办法反驳。

    可是如果不是墨雪初的意思,而是这个方助理自己的意思,那他就没必要遵守了。

    如此想着,秦成旭伸手将方思慧的一只手腕抓住,就问道:“你还是不让开对吗?”

    “你、你要干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方思慧心上猛地一怔。

    秦成旭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腕,拉到自己的身前就厉声说道:“方助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有什么心思?劝你赶紧

    打消你心里那些龌龊的小心思,省得将来得不偿失!”

    听他这样说,方思慧的脸色从白转到红,又从红转到白。

    她瞪着眼睛,有些惊恐地说道:“你不要乱说话,我也是按照董事长的意思办事!”

    “是吗?你完全是按照墨姨的意思办事吗?”

    秦成旭扯扯嘴角,看着她这张精致漂亮到有些假的脸蛋,语气冷冷地说道:“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每次看着厉城哥的眼

    神,是什么心思?就你这种女人,还想要取代池安夏成为墨太太?劝你,别做梦了!而且我也实话告诉你,就算这世界上没有

    池安夏,我厉城哥是永远都不会对你这种女人动心思!”

    方思慧听了,反倒心里一下放松,微笑着说道:“秦律师,我可没有这种心思。”

    “不管你有什么心思,还是什么目的,现在给我让开!”

    说着,秦成旭用力一甩手,就将方思慧给甩到一边去,迈开腿直接走了进去。

    而别墅的客厅里,池安夏也很快感觉到右手腕被割了一条伤口。

    可能伤口并不太深,所以也没有流出什么血,她也就没有出声。

    而墨雪初更是没有看见,依旧生气地训斥着:“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女人,以前你名声扫地,我还觉得你可怜被人冤枉,

    所以心疼可怜你!可是现在看来,你明明就是水性杨花的贱女人,更不配做我们墨家的儿媳妇!”

    池安夏听着她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评价自己,心里既诧异又不可置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