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你真的已经想清楚了吗?
    谁知何幼宜却冷过脸来说:“我什么感受你管得着吗?让开,我今天没空接受采访,我还得赶着回美国!”

    说完,何幼宜便转身就朝着港口不远处的那辆粉红色玛莎拉蒂走过去了。

    这何大小姐什么脾气,一帮记者是有所耳闻的,谁也不敢再上前。

    这倒是和墨厉城脾气差不多,只管护着孩子不被媒体曝光。

    这帮媒体记者见到墨大总裁自然敬而远之,谁也不敢上前贸然采访。

    当池安夏走下游艇,却有记者堵住她采访道:“请问,您是不是就是薄夏女士?”

    池安夏有些错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好跟记者点点头。

    那个记者见她回应,就赶紧追问:“那请问,薄夏女士,这次yun慈善基金会举办的平安之夜慈善宴会为什么会选在‘辰月

    号’游艇上?”

    另一个记者紧跟着也向她提问:“请问薄女士,您和墨厉城先生是什么关系?”

    随之眼看着越来越多的记者为了过来,想要采访她这个举办方的负责人。

    看着眼前的形式,池安夏只好回答:“抱歉,这些问题我不方便回答。”

    可是这样说可满足不了那些记者,反而要采访的人越来越多。

    一时间,池安夏都有些寸步难离。

    月月看见妈咪被堵住,赶紧提醒墨厉城:“爹地,妈咪过不来了!”

    墨厉城转身看见被记者围堵住的池安夏,就将孩子们交给保镖,自己大步走过去。

    池安夏也是没有想到,自己正在苦于面对这些记者时,一条结实有力的臂膀猛地就将她圈进了怀里。

    随之便听见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说道:“关于这次辰月号发现定时炸弹的事件,我们mc集团和yun慈善基金事后会联合召

    开一个新闻记者会,到时候所有问题都会一次性解决,现在全都给我让开!”

    墨厉城如此霸气的回应,不仅让媒体记者们感到震惊,就连池安夏也很意外。

    要知道以墨厉城以往的做派,根本不会回应这些记者的采访。

    他接受媒体专访,都不知道要提前预约半年是不是能排的上?

    这次竟然为了这个游艇定时炸弹事件,要联合发新闻记者会。

    还有个不知趣的记者还敢上前提问:“那请问,墨总和薄夏女士是什么关系?”

    就见墨厉城立刻严词厉声地呵斥:“你是眼瞎,看不到吗?这是我的太太,以后再让我看见有人骚扰我太太,两条腿力气打

    断!”

    说完,墨厉城便霸气地楼着池安夏离开了现场。

    黑衣保镖们迅速将记者们全都挡开,一副生人勿近的冷酷气场。

    池安夏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厉城,刚才我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应付。”

    墨厉城却将手撑在车门上,看着她沉声说道:“那些记者本来就很讨厌,你以后完全不用理会,接下来我得要去处理一点私

    事,你带着孩子们回家好好休息吧。”

    池安夏听到那句“回家”,竟有点失神。

    反应一下才明白,他说的家就是海滨别墅。

    于是池安夏点点头应声道:“那好吧,你晚上也早点回来。”

    听着她温柔的语气看着自己说这样的话,墨厉城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显露出一丝温柔。

    他微微点点头便嘱咐两个小萌宝道:“乖!跟妈咪回去后乖乖听话,听到了没有。”

    两个萌宝眨巴着精明的大眼睛就回答道:“好的,爹地,爹地也要听妈咪的话哦。”

    就见墨厉城俊脸微沉,立刻说道:“知道了,爹地晚上也会早点回家。”

    这也算是间接地回应了池安夏那句话,让人心上一暖。

    说完,就见墨厉城搂着她的腰身,一低头便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辰辰和月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将四只黑溜溜的小眼睛一下睁的溜圆。

    爹地和妈咪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他们两个怎么都不知道?

    就见爹地亲完妈咪就将妈咪送上了宾利车的后座,辰辰和月月这才赶紧上车。

    墨厉城将后车门亲手关上,看着宾利车驶离自己的视线,才放心地转身。

    肖若白和叶寒琛已经在旁边等着他,还有裴义拎着想死狗一样的池洋。

    因为昨晚上从海里把他捞上来也没人管,这一晚上已经得了重感冒。

    可是直到现在,池洋都还没有开口说,池安夏是他就回来的......

    叶寒琛下了游艇第一件事,就是去医院找苏澜心求证。

    病房里,苏澜心正在收拾出院的东西,见到叶寒琛的那一秒都有些错愕。

    要知道网络上才昨天凌晨爆出“辰月号”发现定时炸弹,她心里就一直担心着。

    叶寒琛看着已经换上颜色素雅的衣裙的苏澜心,也是怔楞了一下。

    他其实是还没有想好该跟苏澜心说什么,尤其是看见她,心里早就准备好的问题竟然一时间问不出口了。

    就见苏澜心反而有点激动,又有些紧张地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叶寒琛却开口说道:“我是来接老爷子出院的,顺便也接你回叶家。”

    苏澜心心里有些失望,将视线别开便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以后不想回叶家了。”

    闻言,叶寒琛心上猛地一怔,下意识地就将心里的问题问出口:“这么说,你已经决定跟我二叔离婚吗?”

    苏澜心眉眼低低,转过身去点点头继续收拾东西,将女儿的画更是小心放进包里。

    叶寒琛看在眼里,又问道:“你真的已经想清楚了吗?”

    他一下想起来,肖若白刚下游艇那会儿跟自己说的话。

    如果苏澜心真想选择离婚带着孩子们离开叶家,他以后再见她都不可能了。

    虽然以前他对她很冷漠,可是每天回到家能看见她,心里还是满足的。

    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她和孩子们,他的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就见苏澜心将女儿的话收拾好,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对,我想清楚了,与其坚持这么不幸福的婚姻,还不如带着孩

    子们去过另一种生活,只要二少同意签字离婚,我马上就撤销对他的家暴诉讼,如果他不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