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留给那个家伙当礼物吧!
    池洋心上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往身后一看。

    果真刚才池安夏和那个中年男宾客的身影全都不见了。

    慌乱间,池洋竟然忘了自己要逃的事。

    池安夏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宾客一起拉下水,用力地在冰冷的海水里挣扎。

    虽然她也会一些游泳,可是在这冰冷刺骨的海水里,她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而且刚才跳海的那个宾客跳下来就后悔了。

    这么冷的海水,就算游泳健将跳下来也不可能从这游回岸上去。

    就见游艇上不知道什么人朝下面扔了一个救生圈,便朝下面大喊:“快抓住!”

    却不料那个中年男人朝池安夏狠狠踩了一脚,就为了抢那个救生圈赶紧上去。

    被狠狠踩了一脚的池安夏却瞬间让海水淹没了头顶。

    池安夏身子又冷又僵,尤其是两条胳膊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她在心底想要呐喊墨厉城,想要喊辰辰和月月,可是嗓子里什么也喊不出来。

    而且一张嘴,咸咸的海水就倒灌进嘴里来,冲的她头脑一时间又晕又懵,紧跟着她整个人就向着漆黑的海底沉下去。

    这无形中就和自己之前做的那个梦重合起来,只不过这次不是别人推的。

    可是同样是自己被迫坠海,现在也同样是慢慢沉入海底。

    隔着冰冷的海水,她仿佛还能看得见游艇上的人离自己原来越远。

    游艇是在快速往公海的方向开,如果再没有人发现她,那她只有被落得越来越远。

    就在她最绝望的那一刻,从游艇上忽然跳下来两个身影,径直朝她这边游了过来。

    墨厉城也是听到外面甲板上的慌乱声,跑出来看发生什么情况的。

    只看见那个被救上来的宾客浑身又冷又湿的,却没有池安夏的身影。

    这下可是让墨厉城心里史无前例的惊慌起来。

    他立马抓住一个人就大声问:“有没有看见我太太?她现在人在哪?”

    那个人哆哆嗦嗦地地说不出话来,好像不知道他问的是谁是的。

    原本跟着池安夏的工作人员赶紧过来喊道:“boss,太太刚刚也掉下去了,不过已经有人去救了!”

    闻言,墨厉城就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敲了一下,心跳也蓦地落了一大拍。

    这个时间要是停下游艇,很可能会被后面的船只追上,游艇上200多人的性命就不保。

    可是如果不命令游艇停下来,那池安夏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

    如此想着,墨厉城也顾不上其他,大步走到船尾就要脱掉上衣外套跳下去。

    却不料他刚要往下跳,宋骏就赶紧拉住他的胳膊劝道:“厉城别跳,你这要是跳下去,游艇上的所有人就都没有主心骨了!

    ”

    墨厉城不是没想过,但现在他眼前只有快要沉入海底的池安夏。

    不等肖若白说完,他挣开钳制就迅速跳了下去。

    宋骏心上猛地一怔。

    如果当年他要是有这样的勇气,恐怕宋妍熙也不会离开他了。

    可是此时此刻,游艇上所有的秩序还要维持,宋骏只有转身命令道:“命令船长,马上把游艇停下来!马上派船员下去救人

    !”

    这一下就更本来就慌乱不堪的游艇上,填上更多的惊悚恐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都是对船上每一个人的煎熬。

    这个平安夜,根本一点都不平安!

    说什么上帝,什么圣诞老人,就连神佛菩萨都未必能保佑的了。

    池安夏也以为自己只有30岁的生命也就就此结束,和自己爱的人彻底永别。

    但是却没有想到的是,她下沉到很深很深的海里时,一只手忽然抓住她的手。

    那就好像是最后一棵稻草,生命里最后一点希望,叫她下意识地紧紧抓住。

    眼睛朦朦胧胧地睁开时,却发现眼前竟然是池洋那张娃娃脸。

    难道是她看错了吗?

    这个混蛋居然是来救她的吗?

    可是越来越迷糊的意识,她只能随着抓住她手的那道力就朝着海平面游上去。

    其实池洋本来也没有想救她,而是在她刚掉下来那会儿扔给她一个救生圈,心想着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只是没想到丢给她的那个救生圈,居然被那个中年男人给抢走了。

    眼看着她就要沉入海底,池洋心里就犹豫了。

    这个名义上的姐姐,哪里像是被沈乐薇说的把妈妈和姐姐赶出家门的坏女人?

    而且看见池安夏还为那些可怜无辜的孩子征集善款,是在是一个善良又热心的好人。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池洋从深海里将池安夏救起来朝着游艇往回游时,就见墨厉城迎面就给了他一拳。

    正好那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瞬间殷红的鼻血就往下淌了下来。

    池洋赶紧抬手捂住自己的鼻子。

    墨厉城就在这时,从他手上抢走池安夏就往游艇游回去了。

    而紧跟着下来的船员直接将池洋绑了起来,才带回游艇上。

    池安夏已经彻底昏迷,根本不知道是谁把自己救回游艇的。

    等墨厉城抱着她上了游艇甲板,甲板上的所有人都跟着松了一口气。

    肖若白也早已经预备好毛毯,见他们上来就赶紧过来给披上,并叮嘱道:“马上进船舱!”

    墨厉城也已经感觉到她的身体冰凉地没有一丝温度,就抱着她直接往船舱跑。

    要知道他现在在又冷又深的海水里游一圈,浑身也已经没力气了。

    刚好就见裴义满头是汗地从下面的厨房里跑上来,看见墨厉城和池安夏浑身净湿,赶忙问道:“boss,我只是把炸弹的报

    警功能破坏了,可是炸弹定时功能不能停下来,现在还剩下5分钟,我们怎么处理?”

    这下所有人的视线都从看向裴义手里那枚构思精巧的定时炸弹。

    闻言,肖若白都想直接骂裴义木头脑袋:怎么处理?直接扔了呗!

    就见墨厉城脸色微沉,厉喝一声:“留给那个家伙当礼物吧!”

    说完,他就赶紧抱着池安夏下了船舱,进房间去保暖。

    而在船舱里面一直等着消息的叶寒琛,刚一出房间便看见墨厉城抱着池安夏从他面前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