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爷爷还有最后一个心愿
    说完,墨厉城便搂着她从叶老的专属病房里走了出来。

    池安夏今天心情复杂,的确需要冷静下。

    叶寒琛见他们都离开,就要去送送,身后传来叶老有些孱弱的声音:“寒琛......”

    叶寒琛这才打消这个念头,回过头来尊敬地问道:“爷爷,您还有什么事?”

    就见叶鸿天躺在病床上,语气沉沉地说道:“爷爷也没有多少日子活了,以后你得要把咱们叶家撑起来......”

    叶寒琛立刻打断他:“您不要胡思乱想,爷爷一定能长寿百岁!”

    他很难想象,以后叶家没有爷爷了,会便成什么样。

    但这样的话安慰别人还行,叶老却已经听得耳朵要起茧子了。

    他都已经快90岁了,头发和胡子都全白了。

    这个肺病又是顽疾,一年比一年发作的厉害。

    加上这次二儿子勾结外人对叶家的打击,他这块老朽木现在能喘口气就不错了。

    就算肖若白的医术再高明,老爷子心里也有数,怕是以后的日子已经不长了。

    只是看着眼前唯一的长孙,叶老心里有牵挂:“寒琛,听爷爷把话说完,爷爷还有最后一个心愿,你必须帮爷爷完成......”

    说着,叶老就又要咳嗽起来。

    叶寒琛心里难受地问道:“爷爷,您说,我一定能回帮您完成。”

    就见叶鸿天勉强打起精神,继续说道:“爷爷临终前,想要看你结婚成家。”

    这样的要求一下子就能叶寒琛不知所措,根本没想过怎么回答。

    结婚的事,他不是没有想过。

    7年前她想过,可是恋爱两年的女朋友却抛弃他,嫁给了二叔。

    前不久也想过,可是池安夏现在已经跟墨厉城又有复合的迹象。

    以后的人生,他完全没有想要结婚的打算。

    可是眼下,这却是爷爷最后一个心愿,他不得不勉强答应:“好,我一定会让爷爷亲自给我主持婚礼,亲眼看到我结婚成家,所以在那之前,爷爷一定得要保重身体!”

    说完,叶寒琛不由得心里有些沮丧,他现在该跟谁去结婚?

    叶老叶子听见长孙答应自己,有些昏花的老眼不由得潮湿起来。

    病房里那样感人的场面,肖若白是看不到,可是他能听到。

    这爷孙两个的对话,让他莫名心里有些反酸。

    该死的,谁让他非按什么窃听器?

    现在弄得他心情也不好受了!

    他心里不由得暗骂:叶寒琛,你个笨蛋!

    真的没有人可娶,那个苏澜心不是现成的吗?

    倒是他,单身32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想要娶回家的女人。

    肖若白郁闷就将耳朵上的特制耳机摘下来,随手就往办公桌下面的抽屉里一扔。

    不过,他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必须赶紧处理了,那就是还关在停尸房的那个女人......

    池安夏跟着墨厉城离开医院后,心情也一直没有平静下来。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被叶家连着骗了6年,从来没有怀疑过。

    就算叶老爷子已经表示了要捐出半数家产到yun基金做慈善,还说了当年让薄家落败的真正黑手,可她心里还是过不去那个坎。

    她不在乎叶家那些钱,而是接受不了信任了6年的人竟然根本不值得信任。

    这让她心里很郁闷又很难过。

    墨厉城坐在身边,也感觉到小女人今天情绪有些复杂。

    他一扭头便看见安夏正低着头,耳边有几缕散落的发丝,半遮着清丽白皙的脸颊。

    而且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还能清晰地看见她低垂的眼睫根根分明,在下眼帘下投下一小片暗影,眼睫微微眨动,就好像是一双蝴蝶的翅膀在他的心间闪动。

    他不自禁起伸出手将她膝上的手抓住,关心道:“安夏,你真的觉得还好吗?”

    今天是他要带她去医院的,早就预料到这样的结果让她一时间接受不了。

    池安夏心上一怔,没有想到被男人温热的大手一下抓住。

    可是这一次,她出奇地没有想要抽回手。

    “还好,我就是觉得,忽然知道叶家原来......可能是我太容易相信别人,所以从来没有怀疑过,没有想到......”

    说到这,池安夏说话的语气明显低落了一些。

    墨厉城扣住她的手,沉声安慰道:“你不要自责,其实我也没有完全想到。”

    如果他早就怀疑叶家的话,也不至于让安夏在6年前的婚礼上就离开。

    如果他早就怀疑幕后黑手早就预谋好一切,他也不至于跟她分离6年。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阴险算计,令人防不胜防。

    说话间,他握着她的手更紧了几分,像是怕又是去。

    池安夏这一次出奇地没有把手抽回去,莫名感觉两颗心要比之前近了许多。

    就见她眼睫低垂地说道:“可是我这些年一直都认为你才是报复薄家的罪魁祸首,也因此厌恨你了这些年,却没有想过原来一切都是别人策划好的,是我以前太傻了,也没有把人想的那么坏过。”

    “没关系,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墨厉城磁性的嗓音缓缓说道。

    “墨厉城......”

    池安夏听了,立刻抬起清澈的眼眸看向他。

    这算是安慰,还算是告白?

    他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喜欢的是薄家仅剩的一笔30亿的慈善基金?

    可是她不明白——“可是你之前不是也想着报复薄家,所以才跟我结婚的吗?”  墨厉城浓黑而长的剑眉蓦然一皱,目光也随时犀利、严肃地问道:“安夏,你真的一直都这么觉得吗?我承认自己以前是有报复薄家的心思,可是如果不是你的出现,薄家现在应该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

    “......”池安夏有些惊诧。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可能改变我的决定,让最后岌岌可危的薄氏最后活下来;我若不是因为寻找你,这6年来我也不会放下事业,满世界的寻找!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现在更不可能跟叶鸿天那只

    老狐狸达成合作,揪出最后的那个幕后黑手!池安夏......”  “......”池安夏听他叫自己的名字,心上猛地一怔。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