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 难不成要带进棺材里吗?
    池安夏听见沈乐薇在那自言自语,心里更害怕了。

    她将小脸贴在他的胸口,听见他胸腔里有力的心跳声,便说道:“厉城,我们出去好不好?我不想在这呆着了。”

    墨厉城见从这个女人身上已经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话,便说道:“好,我们出去。”

    说完,他转身就搂着惊慌不安的池安夏就从停尸房里走了出去。

    裴义就在门外面守着,而肖若白早就已经走人了。

    见boss从里面走出来就恭敬地问道:“boss,那个女人怎么处理?”

    墨厉城见怀里的小女人还有点惊魂未定,于是开口说道:“继续关这吧。”

    裴义赶忙点头应声:“是,boss。”

    话音落下,身后停尸房的门“砰”地一声又重重关上了。

    里面立刻响起女人的尖叫声:“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呆在这,啊......放我出去,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

    那叫声渗人的估计晚上都没有保安敢下来巡逻了。

    池安夏心里虽然还有些害怕,但是也看清了一些事。

    原来最近一连发生的状况,都跟沈乐薇还有幕后的那个人有关。

    如果不是因为一直有墨厉城给她帮助,也许现在她和孩子们都不能平安。

    如此想着,池安夏情不自禁地将抱着墨厉城的手臂就又紧了几分。

    墨厉城也感觉到她今天有点不一样。

    大手搂着她的肩膀,让她抱得更舒服点。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如果可以还能回到以前那样,该有多好?

    直到坐上电梯,听不见沈乐薇的叫声,池安夏心里才好受一些。

    便听见男人嗓音低沉,又带着一丝微哑地说道:“已经没事了。”

    池安夏赶紧将手臂松开,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刚才是有点害怕,所以才......”

    墨厉城知道她要说什么,低头看着她微红的小脸,便说道:“我知道,以后害怕就抱紧我,只要有我在,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听见他的声音,池安夏莫名想到6年前,他也是一样的语气。

    那个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找到了一辈子可以依靠的人。

    现在回想起来,她都还觉得心里又出现了这种感觉。

    可是她又为自己产生这种感觉,而更担心自己会不会还想6年前一样依赖他。

    但墨厉城没有给她想通的时间,带着她坐着电梯直接到了18层的一间特v专属病房前。

    池安夏不由得好奇,他要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

    等到了病房门口,看见病房里闪过叶寒琛的身影,她才明白这里是叶老的病房。

    叶寒琛一个不经意的回眸,也看见池安夏和墨厉城已经一起到了病房外。

    看见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叶寒琛心上蓦地一沉。

    但是他还是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语气平淡地招呼了一声:“你们来了。”

    看见几日不见的叶少,池安夏微笑着回应:“是呀,叶老身体还好吧?”

    叶寒琛便回答道:“很好,他老人家正在里面等你们,请进吧。”

    听见这话,倒是让池安夏很意外。

    难道叶老早就知道自己和墨厉城要来的?

    就见墨厉城一脸平静,搂着池安夏的肩膀就直接走进了病房里。

    果真,这间专属病房里,叶老爷子正襟危坐在病床上,老脸深沉地看着面前电脑上放出来的监控视频的镜头。

    刚刚他就是在这里看到停尸房里的所有监控画面的,也清楚了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时间发生的事,都让他反思人生的了。

    就听安夏进来就招呼了一声:“叶老,您好。”

    叶鸿天这才回过神来,点头应声:“好,坐下吧。”

    而肖若白就坐在病床边上的沙发椅上,一直陪老爷子看监控。

    见他们进来,他才起身打招呼:“二哥,二嫂,感觉怎么样?”

    池安夏还有些心惊胆战,于是木木地点点头。

    墨厉城没有说话,直接走到病床前,才开口说道:“叶老,你刚才也应该看到了,那只幕后黑手可是差点就断送了你们叶家的前程,还想要置您于死地!”

    就见叶鸿天脸色深沉的厉害,脸上的皱纹都好像比以前更深了是的。

    他或者么大岁数来,都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置他于死地。

    要知道他的前半生,一直都是在想着怎么算计别人,从来没有人算计过他。

    可是这几天来他亲身经历的这一些事情,他老人家才感觉到人生可悲。

    沉默良久,叶鸿天才开口说道:“这次多谢谢墨总和肖院长,不过你们为什么要帮我们叶家?我老了,有点想不明白。”

    不愧是商场老狐狸,临了还是觉得别人帮他是想占他的便宜。

    难道他们就从不惦记叶家的那些家底?

    这一点,一直陪着爷爷在一起的叶寒琛心里当然明白。

    要不是肖若白和墨厉城帮助叶家度过危机,恐怕现在叶家已经是乱成一锅粥了。  于是等爷爷说完,也寒琛便补充道:“墨总、肖院长,请见谅,我爷爷是因为担心才这样说,其实他老人家私底下已经跟我说了,希望以后能跟墨总在生意场上好好合作,也希望跟您和肖院长这样的人

    做朋友。”

    这番话让池安夏听得云里雾里不太明白,不过既然叶家有意和解那再好不过。

    只是墨厉城此刻却冷沉起俊脸来,也不说话,叫人不好揣测。

    肖若白见气氛尴尬,便笑着说道:“既然要做朋友,那当然得谈成相待,是吧?二哥!”

    墨厉城这才接话道:“我希望叶老能亲口说出来,当年伸进薄家的幕后黑手是谁。”

    却见叶鸿天脸色忽地难看,眉心皱的更加厉害。

    叶寒琛也一时难以猜出爷爷的心思。

    为什么道现在还不说?

    难不成要带进棺材里吗?

    就见肖若白从沙发椅上站起身,说道:“我想起来,我一会儿还有个重要的手术要做,我得要赶紧去准备你们继续聊吧。”

    说着,肖若白便将病床前的笔记本电脑收起来,然后抱着电脑起身离开。  越过墨厉城的身边时,他还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