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这种女人能让我起什么反应?
    :

    也许是因为听见熟悉的声音,让她心里本来惧怕的情绪一下缓解不少。

    就见墨厉城往前走了两步,看见那个女人,便冷声问了句:“怎么成这样了?”

    那个女人已经被吓得蜷缩在角落里,浑身发抖,神情呆滞。

    她昨晚上可是跟这些死尸一起呆了一个晚上,吓都要吓得快得精神病了。  肖若白弹开两只手便装无辜地说道:“不关我的事啊,是你说的随便我怎么处理,我想呀,这个女人有奸诈又狡猾,说不定身上还带了什么脏病,于是我就想到不如把她带到这里来玩了,这里多好,又

    有这么多人陪着她,多刺激呀!是不是呀,美女?”

    女人浑身瑟瑟发抖,连连点头,又赶紧摇头。

    说是带她玩更刺激的,就是将她跟一群车祸横死的死尸呆一晚上。

    她要说不刺激,还指不定怎么玩她?

    于是她赶紧上前跪着哀求道:“求你,放我出去吧,让我做什么都行。”

    肖若白看着她,脸上立刻浮现出厌恶的神色,不悦地说道:“想让我放你出去也可以呀,只要你老老实实把我想知道的问题都回答出来,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女人见他松口,伸手抓住他的裤腿,点头说多啊:“我答应、我答应......”

    池安夏越听越觉得声音熟悉,这才敢从墨厉城的身后往前走了两步。

    就见墙角原来不是什么鬼怪,而是真的一个活生生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的面容也有点眼熟,虽然脸上的妆容已经哭花,身上除了贴身衣物就没穿什么,可是跪在冰凉的地板上苦苦哀求的画面更加让人觉得眼熟。

    这不就是6年前,被池欢俞唆使在酒里下药被抓住的沈乐薇吗?

    那天晚上沈乐薇也是这幅狼狈可怜样,跪在地上求情。

    只不过那个时候是个夏天的晚上。

    那个时候围在四周的是十几条发情的公狗,狂吠不止。

    当时的沈乐薇哭得可怜楚楚,叫人动容,身为女人的她都有些心软。

    甚至她还清晰的记得,当时墨厉城还特意提醒她——

    “你考虑好了吗?说不定你今天放过的不是一只听话的狗,而是一只白眼狼!”

    她当时还觉得忍心都有向善的一面,只要沈乐薇肯改,就可以给她个机会。

    真是没想到,沈乐薇居然时隔6年又以这种姿态出现在她面前。

    不知道是时空错了,还是这个女人还没长进?

    尤其是这么冷的地方,居然只让沈乐薇只穿着贴身内衣,还被两个大男人这么看着。

    处于人道主义,池安夏脱下身上的厚外套就要走过去给她披在肩上。

    却不料,她刚脱下外套,手就被墨厉城温热的大手抓住,冷冷地开口说道:“这种女人不值得你同情,别忘了,6年前你对她仁慈,她却反过来对你恨之入骨。”

    池安夏当然记得,她抬头看着男人冷酷的俊脸便说道:“放心,我没有同情她,我只是不想让你们两个大男人看着一个女人的身体,起什么不该有的反应。”

    话音落下,就见墨厉城漆黑如墨的眸底闪过一道寒光。

    “你觉得,这种女人能让我起什么反应?”

    墨厉城声线冷沉似冰,这种女人倒贴100个,他就踹飞100个。

    可是池安夏却眼睛转转,随后瞟向肖若白。

    那可是个来者不拒的家伙。

    肖若白正在双手插兜,笑着审问:“你昨晚上进叶老的病房,究竟要干什么?”

    沈乐薇跪在地上,抓着他的裤腿,可怜楚楚地说着:“院长,你听我说,我昨晚上,就是想要进去找那个老东西算账,呜呜......那个老东西玩了人家,就不管人家了,呜呜......”

    沈乐薇边哭着诉说,边将身前的汹涌澎湃紧紧贴住,又蹭又磨的。

    看这样子,就肖若白那种博爱精神,恐怕没有几分钟就被搞定了。

    见她暗示,墨厉城才放开她的手让她上前去,可是自己又不放心,于是就跟在后面。

    池安夏离着沈乐薇还有三步远就停下来,然后将手里的衣服往她身上一扔。

    可她刚把外套扔过去,就感觉自己的肩膀上蓦地一沉。

    原来是墨厉城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她披上了。

    又肥又大的黑色男士呢料大衣披在她的肩上,将她的身材衬得更加娇小。

    可是披着这件带着男人体温的大衣,却让池安夏心上不由得暖暖的。

    就连刚开始进来时的那种恐惧感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

    沈乐薇也没有想到,忽然有件女士外套扔在身上,不由得一愣。

    而且这件外套质地高档又暖和,做工非常讲究,一看就不是国际品牌的高级定制款。

    她赶紧抱住衣服,抬头看过来,眼睛立刻就睁圆了。

    “安夏......”

    站在眼前女人竟是池安夏!

    身后高大英俊的男人就是墨厉城,气场强大,叫人不敢直视。

    尤其是对上墨厉城那双深不见底的漆眸,沈乐薇就莫名地胆战心惊。

    “快点穿上!”

    池安夏命令式的语气看着她说道。

    沈乐薇的心情在此时一下子百感交集,没想到安夏现在还肯给她送外套。

    不过现在终于有衣服穿了,她赶紧从地上站起身,哆哆嗦嗦就把那件外套穿上了。

    随之便见墨厉城冷沉着俊脸转向肖若白,说道:“你先出去吧,我要亲口审问她。”

    肖若白也是一愣,他刚才问的好好的,干嘛让他突然走人?

    再说:“我要是出去的话,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

    就听墨厉城冷着脸又说:“你不出去才会有意外,另外出去以后叫裴义在们口把守,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

    肖若白还想说什么,就见墨厉城已经将脸转过去,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意思很明显,二哥说的任何人还包括他。

    真是过河就拆桥!

    不是他,还抓不住这个女人呢!

    他扭头看了眼穿好外套的女人,就说道:“老实交代,要不然下次送你去火葬场!”

    沈乐薇听他这一说,吓得浑身就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  说完,肖若白才转身离开了停尸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